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Alex Yeung 發表的全部文章

马思扬引发的讨论

老马前两天在群里发的案例,引发了一系列的延伸讨论,并且存在着多种不同意见。对此,阿狸发邮件询问了KD,KD很快就进行了回复,并且他也认为这是一个有趣案例。现在翻译出来给大家看。

注:为了提问方便以及问出后面的引申问题,原案例中的牌张在阿狸讲述给KD的版本中有所修改,但答案是共通的。

注2:对于“倒回”这个议题,KD写过很多具有指导意义的文章,大部分“倒回”主题的文章都出自KD之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意见是有权威性的。

以下是双方邮件正文,邮件中不清晰之处KD在Blog上有所纠正,因此会参考blog的内容进行翻译。

===================================================

标题:A backup situation look for your advice
发件人:Alex
收件人: Kevin Desprez
时 间: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 下午3:11

Hi Kevin

我是Alex
最近有一个关于GRV的案例在我们的社群里炒得火热。我想征询你的建议。

案例:

Nelo场上有2个未横置的海岛和4个未横置的山脉。在Alex的回合中,Alex施放了一个生物咒语。Nelo横置了2块山脉和一块海岛,施放了[恶意破坏]反击 Alex施放的生物咒语。Alex 思考了10秒左右,施放[迸增//迸裂]中[迸增]的那一半,选择复制[恶意破坏]并反击原本的[恶意破坏]。随后,Alex发现Nelo没有为他的咒语支付2点蓝色法术力,于是呼叫了裁判。调查之后,排除了作弊的可能性。违规被界定为“游戏行动失误~违反游戏规则”。
====================
[恶意破坏] {1}{U}{U}
瞬间
反击目标咒语。
刺探1。
—————————
[迸增//迸裂] {U/R}{U/R}//{X}{U}{U}{R}{R}
瞬间//瞬间
复制目标总法术力费用等于或小于4的瞬间或法术咒语。你可以为该复制品选择新的目标。//迸裂对任意一个目标造成X点伤害。目标牌手抓X张牌。
—————————
[电离化] {1}{U}{R}
瞬间
反击目标咒语。电离化对该咒语的操控者造成2点伤害。
=====================

我有几个问题:
1)你会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还是会将[恶意破坏]倒回到Nelo手中?
2)如果Nelo手牌中有[电离化], 你会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还是会将[恶意破坏]倒回到Nelo手中?
3)如果Nelo响应[迸增]施放了[电离化],你会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还是会将[恶意破坏]倒回到Nelo手中?

同时,我想问问,当你在考虑倒回(与否)时,会将哪些信息纳入考量。比如非公开的信息?总生命?当前的游戏场面?

附上我对于这个案例自己的想法。
1)我会选择保留现状,因为Nelo已经通过自己的错误获取了额外信息,然后Alex也基于当下的场面(Nelo有一个未横置的海岛和两个未横置的山脉)做出了决定。
2)我会选择倒回,因为保持现状会使情况很糟。Nelo会说好吧,然后用“额外的蓝色”施放另一个反击咒语。而如果[电离化]将造成致命伤害就更糟糕了。
3)我会选择倒回,即使已经暴露了很多额外信息,但如果让Nelo使用额外的蓝色法术力施放他本无法施放的咒语似乎是很差的结果。

在你以前的文章里,你提出过,完美的倒回除了修正错误之外,会使牌手们做出与倒回之前完全相同的选择。我认为,在3)中,即使倒回后Nelo选择不施放[恶意破坏],似乎也是更好的结果。那么,在2)中,除了应该把未知信息也纳入考量之外,应该是一样的?

期待你的回复。

Best
Alex

 

===================================================

标题:Re: A backup situation look for your advice
发件人:Kevin Desprez
收件人:Alex
时间: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 中午11:38

这是一个复杂的案例。很多重要信息已经被暴露了,IPG中,对于何时应该倒回,何时不该的指示也很少。

从直觉来说,我们很容易想到,让Nelo横置第二点蓝色法术力就可以修正这个错误,但IPG不支持我们这么做:”若属于其他情况,则可以考虑进行完整倒回,或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

1)你会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还是会将[恶意破坏]倒回到Nelo手中?

我相信一个好的倒回应该修复游戏状况,而不是对它造成更大的损害。不仅需要考虑当下产生的后果,也要考虑对长远游戏产生的后果。

从当下的后果来说,伤害并不小。一个额外的咒语(迸增)被暴露了。如果我们做完整倒回,那么Nelo在重新决定是否要使用[恶意破坏]的时候,他拥有了更全面的信息。
从长远的后果来说,伤害也不小:本不该被暴露的[迸增]已经被暴露了,[恶意破坏]也被暴露了。[迸增//迸裂]是一张具有典型意义的牌,Nelo现在已经知道Alex的手牌中有这张牌了。如果我们倒回,Nelo会在剩下的整局游戏中,都绕开这张牌(永远留费不让它结算,或迫使Alex在施放它时永远不敢不留费,等等。)基于这些,可能会使游戏的走向截然不同。
这些考量都使我们倾向于不倒回。

也许一个好的解决方法是,通过分别私下询问两位牌手,尝试更多的理解他们对当前局势的看法,以及对这个错误会造成的影响的看法。询问几个关于游戏未来的问题,你将能够确认,他们认为倒回会对当前游戏有益或有害(避免直接询问“你觉得应该倒回吗”,因为牌手不应该决定修正方案,但裁判应该收集所有的相关因素。)

总之,除非所有牌手都认为倒回对游戏更有益,否则我不愿意做出倒回的决定。

2)如果Nelo手牌中有[电离化], 你会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还是会将[恶意破坏]倒回到Nelo手中?

表面上,Nelo是否能再施放一个反击咒语,似乎能够扭转我们的决定。
然而,手牌信息,在调查牌手是否存在作弊可能性时,是一个重要的考量点,但在我们要考虑是否应该倒回时,则不应被考虑。IPG指出:“虽然违反游戏规则通常是归咎于其中一位牌手,但此类情况通常是公开地发生,且双方牌手都应留意游戏中所发生的事情。处理者应尝试去“修复”这些失误,但很重要的是:不论这些失误对游戏有多少影响,处理方式都必须一致。”

试图根据牌手的手牌内容做出裁定,违背了这一原则。

虽然,裁判可以决定是否倒回,这种状况已经会造成判罚不一致。但即使结论不同,过程也应该相似(来保持没有偏见),将手牌信息纳入考量,会使你变成一个算命先生,预测游戏状态是一件很艰难的事(这也是我建议对牌手进行分别询问,避免因自己的猜测犯下错误的原因。)

总之,Nelo手上有没有[电离化],不会使我改变决定。如果手牌信息能够左右你的决定,那就说明,你不是基于评估如何修复游戏而给出判罚,而是基于评估谁将“赢得”判罚而给出判罚。这种想法是危险的,因为这容易产生偏颇,也因为在更复杂的情况下,你的决策树会过大从而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举例来说,如果Nelo的手里有[预先考虑],你该如何考量?他也许能用[预先考虑]找出一张[迸增],而你并不知道他牌库顶的三张牌是什么。)

3)如果Nelo响应[迸增]施放了[电离化],你会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还是会将[恶意破坏]倒回到Nelo手中?

在这个案例中,这依然不会使我改变保持现状不做修正的决定(除非双方牌手都在私下交流时,使我意识到,他们明确认为倒回对游戏更有益。)但总的来说,被暴露的额外信息越多,我会倒回的可能性越小。非公开信息是游戏中的核心要素,这一点不可违背。

4)当你在考虑倒回(与否)时,会将哪些信息纳入考量。比如非公开的信息?总生命?当前的游戏场面?

在调查牌手是否作弊时,这些都是值得被考量的关键信息,但在决定是否应该倒回时,将这些信息纳入考量是非常危险的。

最后,关于你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1)我会选择保留现状,因为Nelo已经通过自己的错误获取了额外信息,然后Alex也基于当下的场面(Nelo有一个未横置的海岛和两个未横置的山脉)做出了决定。

==》非常正确

2)我会选择倒回,因为保持现状会使情况很糟。Nelo会说好吧,然后用“额外的蓝色”施放另一个反击咒语。而如果[电离化]将造成致命伤害就更糟糕了。

==》这里存在着一些具有误导性的元素。你已经通过调查得出结论Nelo没有作弊,而两位牌手都认为这是正确的游戏状态,并基于这个状态做出了决定。这些决定是以结果为导向的。有趣的是,通常随着被暴露的额外信息增加,我们会对倒回的决定越发谨慎,但你做了相反的事。

3)我会选择倒回,即使已经暴露了很多额外信息,但如果让Nelo使用额外的蓝色法术力施放他本无法施放的咒语似乎是很差的结果。

==》同2)我同意那样会是个很差的结果。但在很多的“违反游戏规则”案例中,只要没有即刻指出,游戏都会陷入很糟糕的情境中。问题在于,倒回之后会使事情更糟糕还是略为不糟糕那么一些,如果我无法确切认定倒回能让事情变好,那么我会宁可保持现状。重复刚才的观点,如果牌手们认为倒回更好,那么就更好。我们作为裁判的目的是保证牌手顺利进行游戏,而牌手们才是决定游戏走向的人,他们知道如何使一盘游戏通往最精彩的方向。

谢谢让我知道你的想法:)

PS:你是否介意我在说文解档栏目里公布这次讨论?这个问题很有趣:)

Kevin.

 

===================================================

标题:Re: A backup situation look for your advice
发件人:Alex
收件人: Kevin Desprez
时 间: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 晚上7:01

感谢Kevin的回复!

并不会介意在你的文章中分享这次讨论。

你觉得“让牌手横置正确的法术力”这一处理方式应该被加入IPG的“部分修正”中吗?我知道我们不能强制牌手横置法术力。但当牌手施放咒语时,他们本身的意图就是正确的付费,当他们付费时,他们就应该这么做。否则会很奇怪。

这可能会导致“哦,我看错地了,我不想这么干。”但我还是想知道这是否值得被加入“部分修正”当中。

Alex

 

===================================================

标题:Re: A backup situation look for your advice
发件人:Kevin Desprez
收件人:Alex
时间: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 中午12:06

这是一个曾经讨论过的话题。

主要问题是,当牌手有正确的费可以支付,和没有正确的费可以支付时,判罚会不同。

而且,如果牌手没有一点蓝可以付,但却有一个[五彩星],就会更奇怪:他应该启动[五彩星]的异能来付费吗?如果玩家少付了一点红,但手里有个[猿猴精怪向导]呢?

如果牌手的唯一一点蓝也是他的唯一一点白,但他从开始就决定施放[流放之径]怎么办?

基本上,在95%的情况下,牌手只需要重新施放咒语,就能够正确付费。而剩下的5%,就是非常令人头痛的状况了。

Kevin.

===================================================

标题:Re: A backup situation look for your advice
发件人:Kevin Desprez
收件人:Alex
时间: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 中午12:06

我把这次讨论发布在了:

Backing up, Hidden information and Long-term plans

感谢你,张翼,以及马思扬的讨论,使本文得以起草。

Kev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