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颅内植入 Cranial Insertion

关于颅内植入
很久以前……
颅内植入是现存时间最长的万智牌规则专栏,自2015年三月起每周一更新。多年来它由一组作者每周轮番撰写,并由众多译者翻译成逾十余种语言版本。

这个专栏的目的是帮助万智牌玩家读者——告诉你适用于每个人的游戏规则,从最普通的家庭游戏到大师们的专业赛对局,除此之外,还有竞赛规则和政策知识。为了让这些内容更易记忆,作者们会选择适当的(有时候会不适当)搞笑风格来写作。

从2012年三月起,颅内植入搬到了独立网站,也就是你现在的位置!

作者:
Carsten Haese是俄亥俄托莱多地区的2级裁判,目前游荡在中西部地区,在此工作和生活。

James Bennett是来自堪萨斯的3级裁判,他做了很多程序方面的贡献,并且去到过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地方。

Callum是来自加拿大的2级裁判,他还没给过我简介。

Nathan Long是定居在科罗拉多杜兰戈的2级裁判,正好在荒芜之地南边一点。他可以追溯到谦卑写着“生物失去所有异能。所有生物是1/1”的时代。

前(常驻)作者:
Eli Shiffrin是网站的奠基人和管理者,在十年写作之后光荣退休。

Thijs van Ommen,Eli最初创建颅内植入的饭罪团伙成员——一个来自荷兰的规则大师,他证明了为了理解游戏的全部你不一定要成为裁判。他现在奔向了诗和远方。

*Brian Paskoff
*Aaron Stevenson
*Diane Colley
*Ted Dickinson
*Tom Fowler

【颅内植入】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大家好欢迎回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在北半球三月的逝去为我们带来了春天的脚步,再一次让这个温暖的季节和南半球的寒冷区别开来(并无他意。显然如果你在阅读颅内植入,你就是最棒的)。给他们留点地,他们随时都可能到。

……

随只都搂口能

……

好吧,可能需要修修了。与此同时如果你脑海中蹦出任何规则问题,不要忘了给我们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足够短的问题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的到回答,并且在将来的文章中看见你的问题。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春天来了

【颅内植入】时间旅行就此开始

 


我认为这里有一位拖延者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昨天我还在跟我一个朋友说我已经习惯了一月份,但是实际上现在已经快三月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认真地想了想,唯一的解释就是:我的时间被偷走了!

 

我设了些机关,但是好像并不能阻止这些小偷,所以这样下去我们可能没多少时间。所以,抓紧时间请将你的问题发送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这样我能赶紧处理本周的问题。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时间旅行就此开始

【颅内植入】神器师之球

 

  这个有点烫。

 

现在正是一年最好的时节!各大棒球联赛的春季训练营正在陆续开幕,各路球员本周会陆续报道,这也意味着另一项我喜爱的游戏就快回来了。在此之前,我们有一邮箱万智牌规则问题等待回答,如果你对于扔个弧线球有任何问题,欢迎使用“Email Us”按钮,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神器师之球

【颅内植入】农民起义啦!

我实在搞不清,到底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的那件事才使得邻居们如此激愤。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反抗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这不仅是因为乙太之乱的发售。很显然,邻里们已经受够了我们这么多年调戏,终于揭竿而起要讲我们驱逐。他们拿着草叉,镰刀,斧头,和其它农具(这看起来很奇怪,因为他们不是农民。他们从哪弄来的这些?)在我们门前作响,要求我们出去。不幸的是,我们的门很坚固(因为我们有一只灵俑/猴子。当然了,门差点坏了),而且我们觉得如果再有一两个小时的话,他们就会累的走掉。但是,与此同时,因为我们哪也没去,所以可以趁机回答一些规则问题!

 

记住,如果你有任何规则问题,欢迎联系我们。我们可能会在将来的文章中使用你的问题。如果你有短问题可以用少于140字回答,你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或者如果你有任何长于140字的问题,你可以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农民起义啦!

【颅内植入】情人节测验

  

情人节快乐!(译:然而。。。汪汪汪。。。。)

 

 

大家好,欢迎回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明天就是情人节,我们准备了一份特殊的有爱的情人节礼物:一期测验!我们知道读者们都想测试下自己的水平,很荣幸为您提供如此机会。

 

如果你有任何规则问题,请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一如既往的,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复你,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

 

现在,闲言少叙,测试开始。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情人节测验

【颅内植入】如此反抗

 

当我看到燃烧的头颅标志时,我应该怀疑才对。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很抱歉这里依然乱糟糟的——最近家政市场出奇紧俏,至少我们这是这样的。我上篇文章提到的公司曾给过一个不错的报价,但是他们上周来的时候带了一个火焰喷射器和一名牧师(译注:这里的梗接上一篇Callum Milne写的颅内植入。前情提要:之前还是圣诞节,节日过后房屋乱糟糟。Callum的房间需要清理。而问了几家公司都觉得过于脏乱。有一家公司说烧掉重建可能更省时间),所以我们只好将他们送走——如果弄不好,我们的保险公司可绝不会赔付这样的意外。

虽然我最近在马不停蹄的找家政清洁服务,但是目前情况一片惨淡。最近来看我有点熬不住了,甚至想把之前那个公司请回来。回答一些万智牌规则问题可能有助于我大脑清静一下,所以让我们来发掘一下这个古老的收件箱,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一如既往,如果您有任何规则问题急需答案,请将它们发送至此地,或者推特给我们@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给你答案,而且你的问题会出现在之后的文章中。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如此反抗

【颅内植入】领事问题

 

 

章人大使总是在领事休息区磨来磨去。

 

 

乙太之乱发售了,第一个正式是用这个系列卡牌的一周已经过去,我们……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些牌表现出众,因为这篇文章是提前写好的,我也不知道第一场正式的比赛结果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执政院处于下风,乱匠们开始反抗;而且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知道卡拉德许的居民会如何了。与此同时,我很高兴来回答一些你的规则问题——无论是否关于乙太之乱系列——今天的颅内植入即将呈现。

 

不要忘了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们回答的规则问题,不论你是否支持执政院,你都可以通过“Email Us”按钮,将它们发送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你的问题会得到解答,并可能出现在今后的文章中。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领事问题

【颅内植入】该醒醒闹革命了

他们不会强迫我们
他们不再羞辱我们
他们不再控制我们
我们是胜者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上周末是乙太之乱的售前现开,那应该是一个充满创意且随性而起的方式来反抗邪恶的执政院暴政。既然售前现开在案,现在是时候来看一下这个新系列里面有趣的规则互动了。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希望我们来回答,请将你的问题发送至moko@cranialinsrtion.com或者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如果执政院不拦截你的信息,你将会得到我们作者的回复,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今后的文章中让读者受益。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该醒醒闹革命了

【颅内植入】残羹剩饭

我在冰箱里发现还有块蛋糕。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对我们大部分来说,假期结束了,但是冰箱里依然充斥着节日的剩饭和小吃。大概每年我们都会准备太多的食物,这导致我们不得不连着吃一周冰冷的火鸡三明治,或者是发现还有一盒需要干掉的曲奇(我想,没人想浪费掉任何一块曲奇,对吧?)。所以本周,我们将翻空冰箱来腾出一些空间,因为下周,乙太之乱就要来了!Carsten解释会在这里为你讲解关于乙太之乱你想知道的一切,所以我们现在要清理下后台的日志(所以你今天可能会看到比以往老一些的卡牌,但是这没问题。我们正在做大清理)。

 

但是你在这里可不是为了吃些残羹剩饭的,你是来看万智牌规则问答的。如果你有任何规则问题,可以将它们发送给我们,我们可能会在今后的文章中使用!如果你的问题比较短,你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而较长的问题可以发送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残羹剩饭

【颅内植入】圣诞快乐

 

古鲁人不过这个节。

最近周围开始看起来像古鲁节庆了!你可能没意识到,但是Moko——我们的灵俑/黑猩猩/吉祥物/残酷督军——是彻头彻尾的属于古鲁,因为最近所有人都在用它最喜欢的工会颜色来装点周遭。当然,有的时候这些装饰在Moko通过压扁香蕉来“庆祝”节日之后显得不那么好辨认,但是颜色依然是红色和绿色,但是不一定还能看得清。

 

幸运的是,一些压扁的香蕉不会阻碍我们来为大家放送新的一期规则问题和解答!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想要让圣诞Moko给你答案的话,你可以给我们发送邮件,在全年中任何需要的时候,你都可以使用“Email Us”按钮,来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

繼續閱讀 【颅内植入】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