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交流失当”

原文:Miscommunication? You need to make a decision!
作者:Kevin Desprez
翻譯:王承佶

《如何处理“交流失当”》

在某种情况下,即使牌手实际上没有违规,但仍然可能使得一盘游戏受到严重地影响。最普遍的一种情况便是:在缺乏足够的交流情况下,牌手对于当前游戏状态产生了争议,但双方同时又都没违反IPG的“违反交流原则”

 

下意识的反应:倒回

 

当碰到这些情况到时候,裁判会倾向于将游戏状态倒回至双方牌手能够认同的上一个时刻。但我必须坦白地说:然无卵。

举个我执法过的GP时发生的案例:

  • 主动牌手用两个3/3生物进攻。非主动牌手还有20点生命值,他沉默地摆弄着自己的生物。接着,他把两个自己的2/2放到了一个3/3面前,然而看着主动牌手。
  • 主动牌手问;“你就这样阻挡,对吗?”非主动牌手没有回答。但根据主动牌手的叙述,非主动牌手当时微微地点了下头。
  • 主动牌手觉得这个“点头”视为同意,便对被那个被阻挡了的3/3施放了变巨术 Giant Growth
  • 此时非主动牌手说:“等等,我还在想该怎么阻挡。”

尽管看起来非主动牌手此时很像是在说谎,我们还是先将作弊的可能性排除在外,因为这个不是我们这次讨论的关键。(如果“有嫌疑”是你的第一直觉反应,赞一个!非主动牌手确实是太可疑了!)

那么我们来看看如果倒回到上一个双方牌手都能够认同的时刻会是什么样子:非主动牌手仍在决定如何宣告阻挡者。倒回意味着取消施放变巨术,并将其移回主动牌手手上。

然而这就意味着让非主动牌手在阻挡前就获取了额外的信息,此时他会有以下几种选择:

  • 用和之前同样的阻挡方式,然后自己的生物都死了。
  • 只用1个2/2单独阻挡,或者2个2/2分开阻挡。但看起来更糟糕。
  • 既然知道对手有这招,且血量充足。那就干脆不阻挡。然后在之后的游戏中时刻提防着这张已知的变巨术。

这次倒回获得了什么成果?

  • 我们对游戏进程修复得更多还是干扰得更多?
  • 哪位牌手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沟通交流?
  • 倒回后,哪位牌手获利最大?

显然,主动牌手尽了最大努力去交流,在倒回之后,主动牌手相当于额外展示了一张手牌,给了非主动牌手关键的策略信息。

依据我在《论倒回的原则与方法》一文中提到的标准,这是一个完全不能令人满意的倒回。

 

你需要作出决定!

前文提到的案例是非常普遍的,绝大多数时候,用倒回来“补救”交流问题都会导致类似的结局。当然客观地说,仅仅用一个独立案例来得出这个结论略显偏颇,也可能有一些适用倒回的情景,我们会在稍后再谈。

但是,在那种情景下,大部分牌手都会选择不叫裁判:交流不当为他们带来的影响非常小,小到他们自己就解决了。所以当你被叫过去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意味着这个交流不当的影响挺大的,至少双方没办法达成共识。

来看看一个在最近的GP布拉格上的案例

  • 主动牌手(AP)施放了卓茉卡的指命 Dromoka’s Command,选择在自己的首领阿娜芬札Anafenza, the Foremost上放置+1/+1指示物,并与非主动牌手(NAP)的一个面朝下的生物互斗。
  • NAP把那个面朝下的生物翻开,是一个家园卫护人Den Protector,并将坟墓场中的岩浆喷散Magma Spray回手。
  • 接着AP拿了一个用来表示指示物的骰子,将其向阿娜芬札放去(双方对于骰子是否接触到阿娜芬札有争议),NAP将家园卫护人放入坟墓场。
  • 然后NAP施放岩浆喷散意图击杀阿娜芬札。此时AP施放终极代价 Ultimate Price消灭家园卫护人,并指出既然他从未将卓茉卡指命置入坟墓场,那么这个咒语并未结算。

这里有很多问题

  • AP取骰子的动作是否意味着卓茉卡指命结算了?
  • NAP将家园卫护人送入了坟墓场的事实说明了什么?
  • 卓茉卡指命停留在桌子中间的事实是否能证明其仍然在堆叠上?

 

在脑海中模拟倒回

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卓茉卡指命结算了么?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双方牌手最后有共识的时刻是岩浆喷散移回NAP手牌的时刻。此时卓茉卡的指命还在堆叠上。

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们选择倒回,那么这和判定卓茉卡指命还在堆叠上是一个意思,即AP视角下的游戏状态。

因此如果决定倒回,你事实上是做了一个偏向AP的判罚:让AP以他希望得到的状态进行游戏。所以,这样的倒回只会让其中一个牌手获得更多的利益。

其实重要的并不是“倒回让某一个牌手获益”,而是裁判往往认为用“倒回”来处理交流问题是一个公平的方式。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再没有想清楚到底是“谁”要为“交流问题”承担责任之前,就轻易选择“倒回”,实际上就是和丢骰子决定按照哪种方式来处理一样。

 

做出决定

回到指命的问题,两位牌手的说法其实都不足以证明什么:

  • 卓茉卡的指命直到完整结算前都会留在堆叠上,然而留在堆叠上并不意味着还可以被响应。
    另外要注意牌手几乎不会把咒语放在正确的位置。所以咒语在哪里这点,也并非是一个你可以依赖的判断方法。
  • AP拿一个骰子并将其拿向阿娜芬札是有一点点信号。
  • NAP将生物置入坟墓场也是另外一种信号。

作为裁判,你此时有这些选项

  • 判定卓茉卡的指命已经结算,岩浆喷散在堆叠上。
  • 判定卓茉卡的指命还在堆叠尚未结算,而岩浆喷散视为响应指命而施放。
  • 判定卓茉卡的指命还在堆叠未结算,将岩浆喷散移回被动牌手的手上。

选项1是让NAP获益的判罚,而选项2和3是让AP获益的判罚(对NAP来说,选项2太残酷了)。

在布拉格,我最终的判罚是让NAP获益,原因是

  • AP做了一个暗示卓茉卡指命已经结算的动作,让我排除了NAP动作太快的可能性。
  • AP只关注到了岩浆喷散施放后不清晰的游戏状态。他本可以选择“响应岩浆喷散回手”或者“在拿骰子之前”之类的时间点来施放终极代价。。。总而言之,AP有数次更早施放终极代价的机会,AP在这么晚的时间点才施放终极代价,让我怀疑他是否刚刚才意识到他可以保住自己的阿娜芬札。
  • NAP向我解释不让指命结算就施放岩浆喷散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和变巨术 Giant Growth 不一样,他完全不必要在卓茉卡指命结算之前去施放岩浆喷散。
    当然,牌手是有可能犯下策略性错误的,但这不是我们这里讨论的范畴。

 

倒回:谨慎处理!

就像之前所说,我们并不是完全不能倒回。简单来说,你需要先评估一下当前情况:如果对它进行修复,最好的情况下,它可以被修复到什么样的情况。然后根据这评估来决定是否倒回。让我们来看一个在2015年GP马德里上的案例

主动牌手(AP)用一个攻城车 Ramroller (4/3)和一个盟会归真师 Conclave Naturalists (4/4)进攻。非主动牌手(NAP)用两个生物双挡4/4。之后AP对4/3施放了众人之力Might of the masses

这是当时的对话(我向双方确认了):

  • NAP表示很惊讶:“施放给4/3?”
  • AP:“是的。”
  • NAP:“你确定?”
  • AP:“是的。”

于是他们开始结算战斗伤害

  • NAP:“那么我中6,你的生物死了。”
  • AP说:“不,你中4,你的两个生物死了。”

译注:这里的问题是AP以为被双挡的是4/3

NAP声称他口头表示了阻挡的是4/4,AP表示他什么都没听到。并且他们都不是来自母语是英语的国家(想象小平和阿狸对局并使用中文交流)。

当时,我到桌边时,场面看上去是这样的(上面是NAP,下面是AP):
Board-NAP-e1443616568274
Board-AP-e1443616670758

既然混乱是在于哪个生物被双挡了,为了倒回,你需要将游戏退回到“宣告阻挡者步骤”NAP决定阻挡者之后,AP获得优先权时。这意味着允许AP将众人之力施放在被双挡得生物上。同时这意味着这个倒回是让AP受益的。

在调查中,我发现用来双挡的生物看上去是在4/3前面。我要求NAP解释这一点的时候,他表示AP重新摆放了进攻生物的位置来施放众人之力。重新摆放之前的样子如下:
Situation-when-blockers-were-declared-e1443616774465

AP同意了这个说法。

我评估这个情景,得出了以下结论:

  • 策略性地来说,双挡4/4比双挡4/3更有意义。特别是攻城车有着一个负面异能。
    当然这只是可能。NAP也可能为了防范+3/+1(加防御力的咒语),而去选择阻挡4/3(保证能兑死一个生物)。这不是我们这里讨论的范畴。
  • 双方牌手都同意宣告阻挡者时生物摆放的位置。这样的位置可能导致产生潜在的歧义。
  • 除开是否“4/4被双挡”这件事,双方牌手都基本同意互相的说法。

我相信NAP是真的去双挡4/4。但AP没有解读到这个信息,因为它把4/4从2个阻挡生物前移开,然后施放了“众人之力”。同时根据双方在战斗伤害结算时的对话,我相信AP是在被双挡的生物上施放了众人之力,只是双方对于哪个是被双挡的生物有不同意见。

那么既然双方都可能有别的事情(施放别的咒语)要做,我的判定是4/4被双挡,而众人之力已经被宣告施放但还没有被选择目标。

随后AP将目标指定为4/4,游戏继续。

是的,这是倒回。然而这个倒回是在对情景进行彻底分析后的结论,而不是作为默认的决定。(编者按:就像前文说的,很多裁判把倒回视为处理“违反交流原则”的不二法则。)

有趣的是这个倒回从结果上看很像是一个部分修正(译者:完整的倒回是倒回到众人之力施放前)。只是现在,双方牌手都可以按照新的情况,来制定新的策略和执行新的动作。(编者:例如,响应众人之力施放别的咒语

就这一点来说,我强调一次,是根据我在《论倒回的原则与方法》一文中提到的内容来做的。

(编者:作者提了《论倒回的原则与方法》两次,你还不去看!我只能呵呵你了!)

 

牢记于心!

  • 用倒回来处理”交流失当”永远不是对双方都公平的。这会让其中一方受益!
  • 如果看起来,某个牌手对于“交流失当”的产生负有更多的责任,你的判罚不太应该让他受益。
  • 如果你决定进行倒回,那么请按照倒回“游戏规则错误”的方式来进行倒回!Kevin Desprez

2 thoughts on “如何处理“交流失当””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