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HCE的秘密角落

原文:Revisiting the Hidden Corners of HCE
作者:Toby Elliott
翻譯:申成皓

《再访HCE的秘密角落》

在守护者誓约的IPG更新后,我发布了一篇短文来讲述如何用“非公开牌张失误”的违规定义来解决一些牌张的问题。那么现在是时候回顾一下这些牌了,看看在方针更新后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之前我说过,当你在用HCE的方法解决问题,但却觉得十分愚蠢时,那就给GRV的判罚。这句话可能会让你感到很疑惑,但是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么说。我这么说是因为很多这样的情况确实属于GRV(例如在牌张进手之前有其他错误发生),然而大家并没有意识到确实应该这样处理。我支付{白}{白}{白}施放卜卦 Divination,结算后抓了两张牌。修正的方案不是让对手挑选我手里的两张牌洗回牌库。所以我还是坚持我之前说的那句话,但是这次我会说得更明确一些:如果用HCE来处理看起来很愚蠢,那么请仔细考虑是否之前还有其他的错误导致了现在的情况。从好的方面讲,新规则的发布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许多很疯狂的事情发生,希望这些怪事儿不要带来更多的麻烦了~

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接下来就要去看看那些秘密角落了,小心,巨龙来啦!

黑暗亲信

Dark

首先,提醒大家的是我们这里是在讨论结算黑暗亲信的触发式异能。它的异能真的很容易被遗忘。

这里有不少改动。你明确声明了Bob(亲信)的触发,从牌库顶拿起了牌,直接放进手中。啊!现在,你需要向我展示你的手牌,由我来决定哪张牌是刚才我应该看到却没有看到的。嘿嘿,就是那张!掉血吧!

翻拣鬼怪

Rumming

很长一段时间,这张牌几乎在不停敲打我们的脑门。作为费用弃掉的那张牌让问题变得复杂了起来,我们之前甚至想让这种情况成为特例。这真的很麻烦,因为那张牌可能会被移除……然后让你继续弃牌?唉……

我们真正想达成的目标是,防止牌手从他们错误的行为中获得更多的选择。比起先弃后抓,先抓后弃的优越性在于我能够弃掉我抓上来的那张牌。这是不应该的……我们也应当避免这么做。

现在的修正方式就很简单了。展示手牌,让对手来选择“你刚才抓的那张牌”。把它放在一边,让牌手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再把这张牌放进手牌。

师范占卜陀螺

Sensei

这家伙衍生的问题简直是一团糟,因为它被夹在HCE(对手看不到),GRV(起动异能),以及LEC(信息)之间。而且,它在原IPG里面的例子是个最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东西。然而,根据目前的规则以及所延伸的原则来说,把它放在 额外看牌 更为妥当。修正这些错误不需要由对手参与。

编者:这里说的是以前在LEC里面的例子,这个例子因为太糟糕,所以给移除了。例子如下:
牌手起动已经不在战场上的师范占卜陀螺,并在失误被发现之前看了三张牌

窥视禁忌之牌

之前关于这一点的说明也没有错,但是那时还没有非常完备的结论。这也让我们在处理类似的违规时没有恰当的依据。这便促使了新违规 —— 再调度失误的形成,这样我们便可以独立地处理游戏开始前产生的问题,而不依赖于一般的HCE。

新的修正方案不会对牌手能做什么造成影响。他们只是会再调度,不会让手里出现更多的牌。所以如果我调度到六,然后看了牌库顶牌,继续调度,那么我接下来只能抓四张牌了。

变身

Break

自从上次我写了一些关于变身的内容以后,我真的不想看到牌手乱动自己的变身生物了。然而现在的修正方式就很明确了。牌手的手牌中有了多出的牌,所以他将展示自己的手牌,并根据对手的选择将牌放回原处。

这里没有严格说明将改牌牌面朝下放回,但是我想每个人都会觉得这是常识,不必多说。(编者按:就是面朝下放回)

魔异盒

Box

麻烦的事情还多着呢(什么?你一次性面朝下放逐了两张牌?),新的HCE违规好像不能对此做什么。幸运的是,定义里说“该违规仅适用于仅有一位牌手知道牌张信息的情况下。”,而在这里,没有人知道这些牌的信息!(注:这只是用词上的意外,而不是我们刻意为这张牌设计的用语。)

这意味着这个违规属于GRV,还是很麻烦的事情。我建议随机选择一张牌洗回牌库。但是如果你只是以给了警告的判罚而告终,我也不会怪你哒!

森林图书馆

Library

我们依然坚信我们从来没有印过这张牌,真的!(修正方式没有改变)

译者按:用HCE的一些方法帮助解决。可以问一问牌手愿意支付多少生命,然后让对手选择比相应数量多出的牌洗回牌库。

差不多说完了,这次的版本比上一次的稍短一些,这真不错。现在,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考虑接下来的文章了:“另一块HCE秘密角落。” 祈祷这个篇目不会太长吧。

1 關於 “再访HCE的秘密角落” 的評論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