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誓约IPG及MTR更新

原文:OGW Policy Changes
作者:Toby Elliott
翻譯:Alex Yeung
校对:许兆本

《守护者誓约IPG及MTR更新》

=================================================

新版IPG(英文)

新版MTR(英文)

=================================================

大家都喜欢听故事吧?那我就先来讲个故事。

在2006年的时候,违规处理方针(IPG)里有一条违规叫“未能展示”。这条的存在,是为了用来处理“当牌手需要展示牌而他忘记这么做”的情况,例如多密雷德(Domri Rade)。(虽然那时候这货还没出现,哎,我就这么举个例子)。这条同时也用来处理变身(morph)的问题。这类的问题都会导致“一盘负”的判罚。

问题是,这类违规所指的情况非常有限,不值得在IPG里花那么多篇幅来专门讲这个,所以我们把它移到了“违反游戏规则” (GRV)里面,作为一个升级判罚的特殊理由。

这是个错误的决定,而且这个错误持续了很多年。因为在“游戏行动失误”这个类别里面,已经有一个违规是会被判“一盘负”的了,那个就是“额外抓牌”(DEC)。(有些人可能已经知道为什么我要讲这个了。)

为啥我们选择把“未能展示”直接归类进“GRV”(而不是“DEC”)?因为“未能展示”没有让牌手抓牌。光看名字就知道了嘛。不会有人问说:“这两个违规背后的逻辑看起来好像哦,把它们分成两块看起来怪怪的。”

白驹过隙,2015年我们对“DEC”有了新的调整,它的判罚不再是“一盘负”了。这是尝试很成功,这个调整也广受好评。有人会问:“我们还有一大堆其他情况,也可以用同一种方式来修正啊。为什么不把那些情况也归进去,然后用列举的方式说明各种不同的情况呢?”

其实这样是行不通的。大家会被里面各种各样的内容搞得晕头转向。再者,从根本上来讲,大部分这些“其他情况”都没有抓额外的牌,我们又怎么能归类进“DEC”呢?因为当时我们把“未能展示”归进去“GRV”的时候,并没打算把这部分包含进去。而且,不管我们怎么列举都没有办法说清楚,因为这些情况和“DEC”根本不属于同一类。

我们知道这类情况背后都有着非常类似的原则。我们也知道这类错误都面对同样的问题:我们不能用已经公开了的信息来修正这类错误。那如果我们在定义违规的时候从背后的原则入手,而非从游戏机制入手,会怎样呢?

女士们先生们!我隆重地大家介绍“Hidden Card Error 非公开牌张失误”(暂译)。

从技术上来说,“非公开牌张失误”没有改动很多内容。你在过去几个月里面大部分的判罚,都还是会产生同样的结果。但它是个巨大的整合。“额外抓牌”、“未能展示”、“ 游戏开始时不当抓牌”都已经被包含在内。哦,还有我们也把“变身”的问题也算了进去。

那么现在,当你遇到牌手违规,且无法用“公开信息”来修正的这个违规时。你让违规的牌手展示对手需要知道的全部信息,然后由对手来决定如何修正。忘记替多密雷德(Domri Rade)展示了?让对手看你的手牌,然后选择一张洗回去。执行占卜1的时候不小心看了2张?让对手看那2张牌,然后由他选择1张洗回去,你占卜剩下的那张。第一次调度后依然抓了7张牌?给对手看你的手牌,然后由他洗1张回去。你也可以选择再调度一次来不让对手看你的手牌。(本来调度后应该是6张,你抓了7张。你可以选择给对手看手牌,然后让他选择1张洗回去牌库。或者你直接再调度一次,到5张)

把它变成一个以原则为基准的违规后,好处是你可以很直观的修正这些错误了。如果你发现自己尝试修正的时候,感觉不太对劲,再确认一下。可能你就会发现自己漏把一些东西算进去了。(如果你这样做了,但是还是发现怪怪的,我很乐意听一下你的这个情况。)。有人会觉以这样的修正,太重了!但是,要知道,过去可是“一盘负“啊!所以这类问题的修正,就应该是这么的“重”!

我想强调的一点:不能透过公开信息修正的,而需要用这种方式修正的,应该是这个违规的本身。违规发生后,再执行的动作则不适用这种方式来修正。例如:我用RRR施放了卜卦(Divination),然后抓了牌。违规是错误支付费用,而不是后面的抓牌,所以属于一般的GRV。同样地,牌手如果在对手的同意下,而执行了这个违规的动作(一般指的是抓牌),那么这个依然是属于GRV。正如我之前说的,运作上来说和之前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希望大家都能理解这些个改动。如果我们找到改进的空间,我们还会继续进行微调。但是,我相信大致的改动就这样了。如果你有什么想法,也请你告诉我们哦~

可能发现在这次整合之后,IPG里面出现了一些缺失的编号(例如IPG 2.4不见了)。┑( ̄Д  ̄)┍  我是故意的(不要因为这个发邮件来告诉我T_T)!我计划是当我们都确认过没有东西漏掉后,就会在下个版本一次过重新调整编号。我不想让Brian的团队来回的倒弄考卷的号码。(Brian Schenck,美国3级裁判,裁判考试的主要负责人。)

这次还有一些其他的更动值得讲一下(当然,还有例常性的调整一些用词)。另一个值得大家留意的是:现在比赛刚开始发现一张牌在地上(或者其他地方,反正就是能找到)这类情况会进行降级处理。要调查出在牌手洗完牌交给对手后发生了什么,和为什么地上有张牌,有时候挺难的。谁把牌弄掉了?什么时候弄掉了?现在,(如果你相信这个不是故意的行为)你可以把这张牌洗进牌库,然后让游戏继续进行。

译者按:这里讲的是我们无法确定这张牌是不是“对局开始就在牌库里面”的情况。那种给对手的遗忘轮夹走了,给对手操控忘记还,自己放逐了放在一边忘记洗进去。这些情况,你都是可以确认,牌在对局开始前就不在牌库里面。这还是使用以往的方式来处理。也就是“一盘负”。最后,请记住,依然是主审才有权力降级。

我们还填了一些GRV的漏洞。你现在可以用简易倒回来修正那些忘记改变区域的违规,这些情况中大部分是忘记处理好那些死了的生物。另外,我们决定放弃去为“什么情况下两边牌手都会获得GRV判罚”给出定义。如果你认为两边牌手同样都需要为某个违规负责(例如替代效应),那么他们就会被同时判罚GRV。

比赛规则(MTR)也有一小部分的改动(就是你!荒野Wastes)。另外,我也请大家要额外注意一个虽然小但是很重要的改动,因为这段多年来一直被当成是某个误解的来源:“[MTR4.1] DCI的理念是,对游戏规则有更深刻的理解,对当前游戏状态之间之互动有更清晰的觉察,以及在战术计划方面更为优越的牌手自然应在比赛中占有优势。” 许多人会援引这段来为“钻规则牛角尖”的行为进行辩护,而这恰恰违背了我们的初衷。熟悉规则的牌手确实能在比赛中占有优势,因为这能让牌手有更多的决策选择:你能考虑到一些别的牌手想不到的方法。现在我们修正了这句话,使得它的意思更贴近我们想要表达的意思。当然啦,熟悉规则有时候也不一定是都是好事。懂得越多,就想得越多;想得越多,就越难抉择。

一如以往,我要感谢给予反馈和建议的人。特别感谢Jeff Morrow给予我的建议和指导,同样还有感谢Sean Hunt, David de la Iglesia, Will Anderson, George Gavrilita(宋忠荣), Lyle Waldman。还有全部4级裁判,他们和这些纠缠了一阵子了。

走,去打牌吧~(原文:Enjoy the new cards!)

One thought on “守护者誓约IPG及MTR更新”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