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系列规则与方针详解 — 多明纳里亚 (by David Elden)

 

每当一个新系列发布,总会伴随着规则、方针和很多其他方面的变动。如果你想搞清楚这些让你头疼的事情,那么你算来对地方了。这篇文章可以将你需要的东西一网打尽。

 

新机制

 

Q:传纪是传奇吗?

A:不是。一个永久物是否是传奇不是取决于它是否描绘了一个独特的故事情节,而仅仅取决于这张牌类别栏里的描述(或者通过某种其他效应获得的传奇超类别)。相应的,传纪本身不是传奇。他们不遵循传奇规则,他们也不会被检查传奇永久物的效应影响。

小贴士:如果你需要向别人解释传纪不是传奇,在史迹的分类中特别列举传记这个类别也可以佐证这个观点,如果传纪是传奇,那就没有必要在史迹的提示文字中和传奇分别出现。

 

Q:AP操控一个柯帮福音师和一个急躁的突袭。然后AP施放凯尔顿源火。在战斗阶段前,AP起动急躁的突袭,凯尔顿源火会在额外的主阶段得到一个额外的学问指示物吗?

A:不会,只有每回合的第一个行动阶段是战斗前行动阶段。所有其他行动阶段都是战斗后行动阶段,这包括回合中的战斗阶段因故被略过时的第二个行动阶段。如果一个效应使一个回合有额外的战斗阶段和额外的行动阶段,此额外的行动阶段也是战斗后行动阶段。[CR 505.1a]

 

Q:AP忘记在他的回合在传纪上放一个学问指示物,直到NAP回合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该如何处理?

A:在传纪上放一个学问指示物是一个回合动作,不是触发式异能。相应的,忘记放学问指示物应该是违反游戏规则而不是遗漏触发。这里没有适用的部分修正,所以你只能选择倒回或者保持原样继续游戏。

小贴士:传纪放学问指示物是一个回合动作而不是一个触发式异能这件事会导致其他几个比较重要的后果。首先,你不能让你的对手遗漏它们。触发式异能是个例外,不会因此出现不合法的情况。因为他们不是触发异能,如果有人忘了放学问指示物,你一定要指出。调查时要注意,只有当牌手明知有不合法的情况发生却没有指出时,才会构成作弊。很有可能牌手会误认为这是一个触发式异能,从而以为当对手遗漏该动作时可以合法地不予指出。另一种有趣的后果则是……

 

Q:AP操控倍产旺季的期间使用恶源重生。在AP的下一个回合,他开始主回合之后,在恶源重生上会有多少指示物,并且恶源重生的哪些异能会触发?

A:于恶源重生进场时,它会得到一个学问指示物[CR 714.3a]。该类动作是由一个替代性效应导致的,这意味着倍产旺季可以和这一部分互动[CR 614.1c, 614.16]。在CR中传纪具有“每当一个或更多学问指示物放置在此传纪上时,若其上的学问指示物的数量先前小于N且成为至少N,[效应]。”的异能。这清楚地表明章节I和II的异能都会触发。而不一样的部分是,当通过回合动作在传纪上放学问指示物则不被视为“效应”,所以倍产旺季不会给这部分指示物加倍[CR 609.1]。因此第三个章节异能照常触发和结算。

 

Q:AP操控蛋白石光辉杰拉尔德凯旋志然后使用谦卑,会发生什么?

A:杰拉尔德凯旋志会因为蛋白石光辉变成生物,然后因为谦卑失去所有异能。这里有个问题,因为传纪的学问指示物等于或者超过它们最终章节编号就会被牺牲[CR 714.4]。并且传纪的最终章节编号是其章节异能中的数字最大者;如果一个传纪因故没有章节异能,其最终章节编号是0 [CR 714.2d]。所以杰拉尔德凯旋志会被牺牲。

 

Q:在我牺牲传纪的时候会触发血荆灵的异能吗?

A:那必须的!这千真万确是一个牺牲动作。不像其他的状态动作,比如传奇规则看上去像是牺牲,并且我们通常也都这么说,但在CR中并不是,而传纪在CR的定义里确确实实提到了“牺牲”这个词。所以你会得到一个触发。

 

Q:AP操控时间大法师泰菲力。他又施放多明纳里亚英雄泰菲力,并且成功结算。于多明纳里亚英雄泰菲力进场时NAP说AP现在必须要牺牲一个他的鹏洛客,因为这两个都是传奇鹏洛客~泰菲力。NAP说的对吗?

A:NAP说的不对。由于新的传奇规则更改,一个牌手可以同时操控任意数量的拥有相同子类别的鹏洛客,只要他们的名字不同。正常的传奇规则对鹏洛客也是以一样的方式生效:如果一位牌手操控两个或更多具有相同名称的传奇永久物,该牌手选择它们中的一个,其余的将被置入进其拥有者的坟墓场。这称为“传奇规则”。 [CR 704.5j]。在此之前,鹏洛客们遵从“鹏洛客唯一规则”,使得一位牌手不能同时操控两个具有相同子类别的鹏洛客。现在这条规则已经被移除,并且以前印制的鹏洛客牌都已经在Oracle中被勘误具有传奇超类别。就像其他的传奇永久物一样,鹏洛客们现在遵从“传奇规则”[CR 306.4]。

 

Q:作为施放雅亚的燃焰炼狱的过程的一部分,AP牺牲他唯一一个传奇永久物乌尔博格吞蛙雅骨尔,给热腹蛞蝓产生法术力,会发生什么?

A:AP可以继续施放雅亚的燃焰炼狱并且使它正常结算。你不能施放传奇法术除非你操控一个传奇生物或者传奇鹏洛客。一旦你开始施放一个传奇法术,你不再操控传奇生物或者鹏洛客也不会影响这个咒语。


牌张相关问题

 

Q:AP于其操控玄铁殿堂期间,结算了古文明之战的III异能。玄铁殿堂还是地吗?

A: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聪明的读者一定会发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毕竟通常情况当一个效应改变物件的牌类别时,新的牌类别会取代所有原本的类别[CR 205.1a]。这就是为什么例如森林觉醒的规则描述中包含了“他们仍然是地”这句话。这种描述使得允许受影响的永久物保留它们原来的类别和子类别。由于某种原因,说一个物件是“神器生物”的效应会区别对待,此效应同样允许该物件保留所有原有的牌类别与副类别[CR 205.1b]。因此,玄铁殿堂会变成一个神器地生物。

小贴士:受森林觉醒或者古文明之战影响的地保留它们的所有异能。将地的子类别设定为某种基本地类别的效应,由于某种神秘的原因,会使受影响的地失去它们的异能。在前面的例子中,使用“额外具有类别”或者相似的效应会使地牌保留它原本具有的子类别和异能。

 

Q:AP操控华贵纵帆船,一个佩带了船长的铁钩柯帮福音师,一个有两个学问指示物的古文明之战。在AP的战斗前主阶段开始时,古文明之战的III异能触发,他的神器们会发生什么?

A:华贵纵帆船和船长的铁钩都会成为5/5神器生物直到回合结束。另外,船长的铁钩会从柯帮福音师上卸装,柯帮福音师因此会被消灭。一个已被佩带的武具成为神器生物时会卸装。它的佩带异能还可以起动,但是它不能被某个目标生物所佩戴[CR 301.5c, 701.3b, 701.3d, 704.5p]。 如果某载具成为生物,它会立即拥有其上所印制的力量和防御力。其他效应,包括使其成为生物的效应,可能会修正这些数值,或是将其设定为其他值[CR 301.7b]。

 

Q:AP操控一个结附了承撒拉之翼柯帮福音师,和一个重铸乌锋。AP起动重铸乌锋的第一个佩带异能目标柯帮福音师。作为响应,NAP对AP的承撒拉之翼施放回归自然,会发生什么?如果NAP在佩带异能结算后对承撒拉之翼施放回归自然又会发生什么?

A:如果NAP响应佩带异能施放回归自然,佩带异能不会结算,因为柯帮福音师不再是一个合法目标(因为它将不是传奇)。“佩带[特性]生物”是佩带关键字的一种变化形式。“佩带[特性] [费用]”意指“[费用]:将此永久物装备在目标由你操控的[特性]生物上。你只可以于你能施放法术的时机下起动此异能。”由于所有目标都不合法,异能会被移出堆叠。如果NAP在佩带异能结算后施放回归自然,这个武具还会佩带在柯帮福音师上。只有在重铸乌锋的第一个佩带异能起动和结算时才会检查目标生物是否是传奇。如果生物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成为非传奇(比如在这个例子中),重铸乌锋依然佩带在生物上。

 

Q:AP操控两个柯帮福音师,其中一个结附了承撒拉之翼。如果AP在另一个柯帮福音师上结附另一个承撒拉之翼,会发生什么?如果第一个柯帮福音师还结附了馆长守护,会发生什么?

A:AP不得不把其中一个柯帮福音师(和一个承撒拉之翼)置入坟墓场。如果你操控两个承撒拉之翼并结附在两个你操控的同名生物上,“传奇规则”会对被结附的生物和承撒拉之翼同时生效。你可以选择你想保留的生物及相应结附的承撒拉之翼[CR 704.5j]。要注意的是如果你操控两个同名永久物,但只有一个是传奇,那么“传奇规则”不会生效,那么AP可以保留一个传奇的飞行、警戒、系命柯帮福音师,和一个普通的2/2版本。只有第二个福音师成为传奇,传奇规则才会生效。

如果其中一个柯帮福音师还被结附了馆长守护,然后AP由于传奇规则选择将它置入坟墓场,他将会抓两张牌。这是因为离开战场异能是一类特别的改变区域触发式异能,需要根据事件发生前的游戏状态回溯来确定这些异能是否触发。在这个案例中,当柯帮福音师从场上中置入坟墓场时,它还是一个传奇史迹永久物,因此馆长守护会触发,AP会抓两张牌[CR 603.6c, 603.10a]。

 

Q:AP有20点生命,并操控宁城见证人艾芙拉。AP起动艾芙拉的异能,NAP作为响应施放困惑不已。那么当异能结算后AP的生命是多少?如果NAP改为响应施放已增幅的邪恶献祭会发生什么?

A:AP的生命会变为0,然后作为状态动作输掉本局游戏。宁城见证人艾芙拉在异能结算时的力量为0,作为结果AP的生命会变成0并且有一个20/4的生物,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如果改为使用邪恶献祭,AP最后生命还是原来的20。虽然宁城见证人艾芙拉的最后已知信息力量为-1,当一个咒语或异能结算时会指示将物件或信息进行交换时,若无法完成整个交换,则此交换的任何部分均不会发生。所以AP的生命不会发生变化[CR 107.1b, 701.10a, 701.10g]。

 

Q:AP施放已增幅的耀火扬威对NAP造成10点伤害。NAP响应使用双咒击复制耀火扬威。NAP能否对5/5生物造成5点伤害并对AP造成5点伤害?

A:不可以。虽然双咒击允许NAP可以为耀火扬威选择新目标,但其他复制的选择,比如伤害的分配,还是和原咒语相同。

小贴士:复制一个咒语复制所有在施放过程中所做出的选择,这包括是否增幅它,所以这个复制的咒语造成10点伤害而不是5点。这也是为什么几乎所有复制咒语都允许选择一个新目标,否则的话复制品的目标就会和原咒语相同。这条规则的另一个结果就是伤害的分配也会复制,所以如果AP给4个目标分别分配1、2、3、4点伤害,那么NAP复制的咒语也将具有4个目标,且分别造成1、2、3、4点伤害。

 

Q:咏火与颂日和以下牌张的互动如何?

A:闪电螺旋是一个红色瞬间,所以它具有系命。因此它造成的伤害会使你获得3点生命。另一个你获得3点生命是这个咒语结算效应中的一个独立步骤。你因此会获得两次3点生命,此外由于闪电螺旋是一个白色瞬间,所以相应地会触发咏火与颂日的异能两次。所以总共会造成9点伤害并获得6点生命!

A:咏火与颂日的异能只在一个白色瞬间或者法术咒语使你获得生命时触发。咒语特指在堆叠中的牌[CR 111.1]。因此,这并不会触发咏火与颂日的异能。

A:火热正义确实是一个白色瞬间,并且它的效应也让你获得了生命,所以你的咏火与颂日会因此触发异能。

小贴士:咏火与颂日只提到白色瞬间或法术,并没有说是你操控的白色瞬间或法术。这就是为什么对手的火热正义也会触发咏火与颂日的异能。

A:依旧谁操控这个白色瞬间或法术并不重要。但咏火与颂日的异能只在意使你获得生命的事件。所以你不会因为对手获得生命额外触发一次异能。此外,你也只会因为你获得生命触发一次异能,因为“为每个”效应只会让你获得一次生命,而不是多个独立的事件[CR 603.2c, 118.9]。

A:点穴手的一部分效应让你抓一张牌,然后崇敬箴言会替代为使你获得生命。所以是一个白色瞬间使你获得生命,这意味着会触发咏火与颂日的异能。要注意的是咏火与颂日只关心瞬间或法术是白色,而不关心替代性效应。崇敬箴言也可以是任意颜色并且结果还是一样的。

  • 悔改目标我拥有的具有系命的生物

A:悔改的效应使那个生物造成伤害,并且伤害使你获得生命,因此悔改让你获得生命,所以咏火与颂日会触发。

总的来说,任何时候白色瞬间或法术的费用或效应让你获得生命,咏火与颂日的异能都会触发。它甚至会因为一个替代性效应修改咒语的费用或者效应让你获得生命而触发。它对你的对手的咒语也有效(只要你是获得生命的那个人)。

 

Q:AP想要牺牲他的鬼怪来施放鬼怪齐射,然后对NAP造成4点伤害。但是NAP没有生物,他可以这么做吗?

A:乍一看这个问题,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因为假如你不能为一个咒语的所有目标选择合法对象的话,便不能施放该咒语[CR 601.2c, 601.2e]。但是这里有个小技巧!目标的选择是在支付费用之前,而鬼怪齐射没有指定必须是对手的生物[CR 601.2b, 601.2f, 601.2h]。所以AP可以选择自己要牺牲的那个鬼怪为目标然后施放鬼怪齐射。另外,当一个咒语结算时,只有当所有的目标都不合法时才会从堆叠置入坟墓场;只要有一个目标合法,它就会尽可能结算[CR 608.2b]。所以AP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用鬼怪齐射对NAP造成4点伤害!

 

Q:AP通过牺牲炎箭贺拉尔增幅原初成长。会发生什么?

A:直到一个咒语的所有费用都被支付完毕,它才被视为“施放”完成[CR 601.2h, 601.2i]。在这个增幅咒语的案例中,增幅也是费用的一部分。因此贺拉尔在原初成长施放完成时已经不在场上,所以它的异能不会触发。

 

Q:AP使用一个增幅咒语。然后NAP响应AP炎箭贺拉尔的触发式异能杀掉了它,会发生什么?

A:因为贺拉尔的异能没有目标,所以它会尽可能结算[CR 608.2b]。在贺拉尔上放一个指示物是不可能的,所以这部分被跳过了,但是贺拉尔对NAP造成伤害是可以的,即使它自身已经不在场上[CR 608.2g,112.7a]。在这个案例中,游戏使用最后的已知信息来确定贺拉尔上面的+1/+1指示物的数量。

小贴士:因为使用最后已知信息,原本将在贺拉尔上放的+1/+1指示物不会算在其中。

小贴士:贺拉尔的最后已知信息也被用来确定对伤害来源或其他效应的影响 [CR 112.7a]。例如,如果贺拉尔离场前结附了系命,那么它的触发式异能造成的伤害也会使AP获得等量生命。

如果这时候极黯时刻在场,反黑保护环可以防止此伤害,但反红保护环反绿保护环不行。

 

Q:AP为胡乱轰炸选择玄铁殿堂和3个灰棕熊。该异能将如何结算?

A:胡乱轰炸的异能并不是让你随机选择一个永久物,然后消灭被选择的永久物。而是让你随机消灭一个永久物。这个区别在这里是很重要的,因为消灭一个不灭的永久物是不可能的。这意味着在胡乱轰炸的消灭异能结算时,不可能随机地选到玄铁殿堂。因此每个回合灰棕熊会被消灭一个,即使是第三回合,最后一个存活的灰棕熊将被“随机地”选到。

小贴士:胡乱轰炸的进场异能明确该永久物不能是结界,并且不能是你操控的永久物,但是它在什么可以被选择上没有任何其他的限制。所以你选择在一个不灭永久物上放置瞄准指示物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因为这个异能不指目标,所以你也可以选择具有辟邪的生物比如油滑波葛

 

Q:AP的胡乱轰炸正在消灭NAP的海岛,NAP可以响应横置它产生法术力吗?

A:不行。选择一个永久物并消灭它都是在胡乱轰炸的异能结算过程中发生的。因此没有牌手会在这些动作发生时获得优先权起动异能[CR 608.2f, 116.1b, 116.1d, 116.3]。海岛具有法术力异能,这意味着它可以在某些没有优先权的情况下起动[CR 116.1d]。CR里有个这种例外的列表,大致归结为“每当游戏中有情况需要支付法术力费用的时机”[CR 116.1d]。然而这个案例中并没有这种情况,所以这海岛就直接被消灭了,NAP甚至没有机会和海岛说再见来不及握手祝它幸福。

小贴士:正如之前的问题所提到的,至少就目前的游戏规则而言,选择哪些东西被消灭和真的消灭它们不是一个分开的动作。这也进一步表明了在这两件事之间不能有其他动作发生。

小贴士:当然,NAP仍然可以响应胡乱轰炸触发的消灭异能来横置海岛产生法术力,但在这个时点,他还不知道海岛是否会被消灭。

 

Q:AP操控一个佩带了军团之盔灰棕熊。NAP响应军团之盔的触发式异能,起动了乙太精瓶的异能并将瓦许克格斗专家放进战场。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A:瓦许克格斗专家的触发式异能使得军团之盔佩带在它身上,然后军团之盔的触发式异能结算,在结算时检查将要被复制的生物是哪一个,所以这个被派出的衍生物是瓦许克格斗专家的复制品[CR 114.9, 608.2g]。因为该异能在堆叠期间AP始终操控它,所以由他派出这个衍生物。随后,这个衍生物的进场异能将会触发,军团之盔(以及所有其他武具)将被佩带在它身上。

小贴士:军团之盔的触发式异能只会在其操控者的战斗阶段触发,如果瓦许克格斗专家按照一般的方式施放,军团之盔的异能并不会在瓦许克战斗专家的操控者的战斗阶段触发。

 

Q:AP操控一个佩带了军团之盔山崎兄弟,本回合当他进入战斗阶段时,会发生什么?下个回合呢?

A:在第一个衍生物进入战场之后,有两个名为山崎兄弟的永久物在战场上,就像他们的异能描述一样,传奇规则不会对他们生效。在第二个衍生物进入战场之后,将会有三个名为山崎兄弟的生物在战场上,所以传奇规则将会对他们生效。由于只有最初的山崎兄弟是传奇,与传奇规则相关的状态动作寻找的是“两个或更多具有相同名称的传奇永久物”,所以没有山崎兄弟会被放进坟墓场。

小贴士:如果AP施放了第二张山崎兄弟,AP就将操控两个同名的传奇永久物,他需要将其中一个置入坟墓场。其中一个以实体牌存在的山崎兄弟将要死去,因为衍生物并不是传奇。

 

Q:AP操控一个佩带了军团之盔风龙兽,NAP响应军团之盔的触发式异能对风龙兽施放了闪电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A:直到这个触发式异能结算之前,将要复制的生物还没有被确定[CR 608.2g]。因为此时没有生物佩带军团之盔,所以不会派出衍生物。

小贴士:假设把NAP施放的咒语换成入蜘蛛口。因为军团之盔已经不在战场上,当这个异能结算时,将会采用它在战场上的最终已知信息来确定衍生物的特征 [CR 608.2g, 112.7a]。因为入蜘蛛口的描述只使用了一个分句,风龙兽和军团之盔同时被消灭。因此,当军团之盔最后存在于战场上时,佩带它的生物是风龙兽。再次采用最终已知信息确定风龙兽的特征,这个衍生物会照常派出。

小贴士:假设把NAP施放的咒语换成爆炎击。爆炎击结算时首先造成了伤害,然后在下一个分句中消灭武具,这表明这个事件在造成伤害之后发生,而不是同时[CR 608.2e]。因此,在军团之盔离开战场之后 [CR 116.2d, 116.3b, 116.5, 704.3, 704.5g],状态动作检查之前,即爆炎击结算完毕的时候,这个生物还没有被消灭。就像上一个小贴士里说的那样,军团之盔最后存在于战场时,它依然被佩带在生物上,所以AP会如常获得一个衍生物。

小贴士:假设NAP施放的是一个增幅了的湍流,将风龙兽和军团之盔回到AP的手牌。在这种情况下,二者都有可能发生。湍流有两个分句,所以这些永久物回手是两个独立的事件[CR 608.2e]。如果军团之盔被选作第一个目标并因此回手,它最后存在于战场上的时候是佩带在风龙兽上的。另一种情况下,如果军团之盔被选作第二个目标并因此回手,它最后存在于战场上的时候并没有被佩带,因为风龙兽首先被回手了。这意味着没有衍生物将被派出,就像最初的那个闪电击的例子一样。

 

Q:AP施放了一个传形妖并进入了战斗阶段,通过军团之盔的异能派出了一个灰棕熊的复制品。如果他令传形妖变成这个衍生物的复制,传形妖会具有敏捷吗?

A:不会。“该衍生物获得敏捷异能”表明这个衍生物获得敏捷是在它被派出之后通过一个持续性效应获得的,而不是对其可复制特征值的修改。因为作用于原本物件的持续性效应不会被复制,传形妖不会获得敏捷[CR 706.2]。

更进一步的小贴士:不稳定变形兽具有一个类似的异能,但是描述中的“并获得此异能”是“使其变成一个物件的复制品”这个子句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在不稳定变形兽的异能中这是一个单独的动作,但不是一个单独的句子)。这个小的语义差异改变了这个问题的答案,由于缺少一个分句,意味着这是复制动作的一部分[CR 608.2e]。因此,获得异能被认为是对复制过程的修改,而不是复制之后发生的单独的持续性效应[706.9a]。因为复制效应(以及可能包括的任何修改)作用于一个物件并是该物件可复制信息的一部分,一个不稳定变形兽的复制品将具有“成为其复制品并获得此异能”的异能 [CR 706.3, 706.9a]。

 

Q:AP控制司兽维齐尔永世大法师裘达,他能支付5来施放一个生物咒语吗?

A:可以。在施放咒语的过程中,AP宣布他支付裘达允许他支付的替代式费用 [CR 112.6c, 117.9, 117.9a, 601.2b]。在这之后,在他实际上支付这个费用的时候,司兽维齐尔让他可以将法术力视同任意类别的法术力来支付施放生物咒语。维齐尔并没有表明这个异能只能适用于正常的法力消耗,所以这样做没有问题。

小贴士:裘达涉及“法术力费用”,但是它并不能为额外费用做出贡献,就像咒语包含的增幅费用。这些费用仍需正常支付。

 

Q:AP启动玄秘灯塔的异能,他现在能用黑色咒语指定NAP的美善骑士吗?

A:可以。使一个永久物失去辟邪的效应也会导致它失去所有的反XX辟邪异能[CR 702.11e]。

 

Q:AP施放了第二个神日迫临,NAP操控巫妖掌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A:虽然NAP操控巫妖掌控,这令他不会输掉游戏,但他的对手依然能够因为某个效应来赢得游戏。因此,即使身为巫妖之躯,NAP也不能阻止神日迫临与法老神的到来。

 

Q:AP使用了费米瑞甫之傲桂恩岱,随后,他使用了骑士精神。他的灰棕熊具有先攻或者连击吗?

A:费米瑞甫之傲桂恩岱和骑士精神的异能都属于层6。因为骑士精神的异能先生效会改变费米瑞甫之傲桂恩岱的异能的生效对象。费米瑞甫之傲桂恩岱从属于骑士精神并最后生效 [CR 613.7]。因此灰棕熊会具有连击(和先攻)。

 

Q:NAP使用人鱼诈术师的异能指定AP的末日恶魔,末日恶魔的力量和防御力是多少?

A:由于失去了所有异能,末日恶魔现在无法定义它力量和防御力栏中的*,所以用0来代替[CR 208.2a]。因为它是一个0/0的生物,它将会在下一次检查状态动作时被置入拥有者的坟墓场。

小贴士:对于塔莫耶夫,这个异能以同样的方式生效,但需注意的是,塔莫耶夫的防御力是*+1。游戏仍使用0来定义不确定的*,但由于该*需要参与计算来确定防御力,因此会使用0来代替它。 所以塔莫耶夫的防御力为1,而不是0。

 

Q:迭演院长奈班与以下牌张的互动是怎样的?

A:奈班的异能并没有表明只能对法术师生物生效。如果先知魔杖进入战场令……比如说垂涎怪灵的异能触发,这个异能会额外触发一次。

A:托卡特理仪队兵的异能防止大多数(不是所有,参见上一个问题)奈班关心的触发式异能。奈班的异能只会对事实上触发了的异能生效。因为托卡特里仪队兵阻止了触发的发生,你不能获得一次额外的触发。

A:因为玄秘适境让你的所有生物都是法术师,你操控的任一永久物的触发式异能将会在任一生物在你的操控下进入战场时额外触发一次。

  • 关联异能

A:精英奥术师的异能第二次触发会导致第二张瞬间牌被放逐。如果关联异能的第二条稍后对“以此法放逐的牌”做任何动作,它对所有被放逐的牌执行这些动作。[CR 607.3]。所以你可以获得两张牌的复制品各一份。

 

Q:如果我通过某种方式(例如镜像廊),控制了两个泰菲力的誓约,我能每回合启动三次鹏洛客的异能吗?

A:不能。泰菲力的誓约让你能够起动“两次”。并不是让你能够额外起动一次。像这种情况,两个效应不会叠加,因此不管你操控多少个誓约,你最多只能起动2次鹏洛客的异能。

 

Q:AP起动多明纳里亚英雄泰菲力的+1异能。在他回合的结束步骤开始时,他并未操控任何已横置的地。会发生什么?

A:当该延迟触发式异能结算时,会指示AP重置两块地。因为该指示并非可选(类似“至多”或“可以”这样的描述)的,所以AP必须尽可能地重置两块地。由于只有已横置的地才能被重置,因此通过“重置”自己未横置的地来完成这个指示显然是不合法的[CR 701.20b]。所以,假如AP所有的地都是未横置的,而他的对手此时操控有一些已横置地的话,那他必须重置对手的这些地。

小贴士: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类似旋动这类咒语的效应采用了“你可以横置或重置”这样的描述。否则的话,假如你以对手的一块地为目标施放旋动,那他可以响应横置这块地产费,然后你就只能选择将其重置了。

小贴士:假如当时的战场上只有一块已横置的地,那么该异能将尽可能地执行,从而将其重置。这同样也是为什么,当牌手只有一张手牌而被指示“弃两张牌”时,他必须将其弃掉的原因。

小贴士:在实际游戏中,这其实很难发生。这些将要被重置的地并非异能的目标,而是在结算时作出的选择。这意味着AP可以将异能置于堆叠上之后,作为回应横置自己的两块地产费,然后在结算时重置它们。

 

Q:AP操控预见力场,牺牲五彩球去施放他的牌库顶牌。他能在决定获得何种法术力之前看到他牌库接下来的牌吗?

A:不能。因为这张牌在施放咒语的过程中被抓起来了,它被抓起时仍是牌面向下的。AP在他完成咒语施放之前不能看到这张牌。

 

Q:我能在不操控鹏洛客的情况下施放最终了断吗?

A:是的。因为最终了断并不指定一个你操控的鹏洛客为目标,操控鹏洛客并不是施放它的条件。最终了断将会尽可能结算。其他的效果是否生效并不取决于是否在一个鹏洛客上放置了忠诚指示物,所以即使这部分效应无法结算,其他效应也将照常结算。

小贴士:在哪个鹏洛客上放置指示物的选择是在结算时作出的。如果你操控不止一个鹏洛客,其中你原本想要放置指示物的那个被对手响应最终了断消灭了,你可以在另一个上放置指示物。

 

Q:AP通过森林觉醒使他的地都变成了生物并让过了回合。NAP对其中一张地使用了水结纠缠,在AP的下一个重置步骤将会发生什么?

A:AP的这个地将不能重置。因森林觉醒的效应成为生物的地在他的下一个重置步骤开始前不再是生物,这在他重置他的永久物之前。如果这适用任何状态动作,或者触发了任何异能,这些都将在维持中处理。由于结附在一个不合法的永久物上,水结纠缠将因状态动作被置入NAP的坟墓场[CR 704.5n],然而,状态动作的检查只会在一位牌手将要获得优先权时[CR 704.3],这在重置步骤中并不会发生[CR 116.3a]。因此,即使AP的地在他重置之前已经不是生物了,水结纠缠也只会在他的维持才被置入坟墓场。此时,AP的这个地将不能重置,因为在相应的时点水结纠缠依然结附在其上。

 

Q:AP使用了恶源重生的第三个章节异能,将在坟墓场的基克斯信徒罗娜移回战场。他能用罗娜的异能放逐恶源重生吗?

A:可以。在恶源重生的异能结算过程中,罗娜的异能会触发。直到将恶源重生放进坟场的状态动作执行完毕之后,该异能才被放进堆叠。在罗娜的异能被放进堆叠时才需要选择目标,而此时恶源重生在坟墓场中,所以这是可行的。

小贴士:假设AP使用受制波拉斯来获得NAP的恶源重生的操控权。在这种情况下,游戏动作的顺序如下:将罗娜移回战场,AP牺牲有三个指示物的恶源重生,AP将没有结附任何物件的受制波拉斯放进坟墓场,罗娜的异能被放进堆叠。在将触发式异能放进堆叠之前,检查状态动作,直到没有任何状态动作继续发生[CR 116.5]。这意味着AP可以通过罗娜的异能放逐受制波拉斯。也意味着,如果AP有在牺牲恶源重生或者将受制波拉斯放进坟墓场时触发的触发式异能,它们也会在触发式异能被放进堆叠之前触发,所以他可以按他想要的顺序将它们放进堆叠,而不用管它们是何时触发的。

 

Q:如果基克斯信徒罗娜离开了战场,你还能施放它放逐的牌吗?

A:不能。注意,“你可以施放被罗娜放逐的牌”这句话在罗娜的异能描述中出现在单独的段落里。这表明,这是对放逐的牌生效的一个独立的异能,而不是该放逐效应的一部分。因为异能通常只在战场上生效,如果罗娜离开了战场,你将不能施放被放逐的牌。

小贴士:对比奢华领主贡提这种可以让你施放被放逐的牌的描述。这种描述表明在异能结算之后,只要该牌持续被放逐,就可以施放之,而不用管贡提发生了什么。

小贴士:如果罗娜离开了战场并回到战场,比如通过珍珠三叉戟哨卫的异能,罗娜将是一个全新的物件,它不会记得之前所处的状态。你将不能施放由“之前的”罗娜持续放逐的牌。

 

Q:饥馑化身托迦尔的减费异能是如何运作的?我认为你必须在进行支付之前确定施放该咒语所需要的费用。那么游戏是如何知道你将要牺牲多少生物从而减少相应数量的法术力费用的呢?

A:施放咒语的过程中,确实在实际牺牲生物之前(该事件发生在CR 601.2h所描述的步骤中),会先根据牺牲的数量来减少法术力费用(该事件发生在CR 601.2f所描述的步骤中)。这是由于额外费用的声明需要发生在上述步骤之前,于601.2b步骤中。所以施放托迦尔的过程如下:声明你将要牺牲多少生物;确定费用,包括[牺牲相应数量的生物]和[计算之后仍需要支付的法术力];然后支付费用。如果你不能牺牲足够数量的生物,你并不能蒙混过关。相反,游戏将会倒回,正如你试图在法术力不足的情况下施放X=100000的创生多头龙一样。

 

Q:AP使用了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在他的坟墓场有两张腥氅死祭。他能为其中一个死祭的进场异能牺牲另一个死祭吗?

A:不能。因为死祭的异能是一个替代式效应,它在死祭将要进入战场之前生效。因此,AP只能牺牲已经在场的永久物。由于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将所有的传奇生物同时移回战场,没有任何一个死祭会先于另一个进入战场,所以他不能为其中一个牺牲另一个死祭。

 

Q:AP使用了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在他的坟墓场有拟态原生质和两张枯萎巨龙极兹锐。他能为拟态原生质的异能放逐两个极兹锐吗?

A:根据之前的答案,似乎他可以这么做。的确,两张极兹瑞在拟态原生质的异能生效之时依然在AP的坟墓场里。不幸的是,这里有一条规则表明这种事件太不合常理以致不被允许,因此AP不能为拟态原生质的异能放逐跟它同时进入战场的牌[CR 614.13a]。

 

Q:AP使用了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在他的坟墓场有墓寡妇伊什卡娜,一张地,一张瞬间和一张神器。AP能获得蜘蛛衍生物吗?

A:不能。在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的结算过程中事件的顺序如下:首先伊什卡娜返回战场,在这个时候,游戏检查是否有触发式异能触发。因为此时并不能符合伊什卡娜的异能中以“若”开头子句的条件,它的异能不会触发,然后,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被放进AP的坟墓场。

 

Q:AP使用了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在他的坟墓场有两张存护天使琳法拉。AP不操控任何生物,NAP操控两个生物。AP将获得多少个天使衍生物?

A:一个都没有。首先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将两个琳法拉移回战场。接着,游戏检查是否有触发式异能应当触发。由于AP和NAP操控相同数量的生物,并不能符合两个琳法拉异能中以“若”开头子句的条件,因此两个异能都不会触发。接着,游戏执行状态动作,AP需要将其中一个琳法拉放进他的坟墓场。最后,将所有已触发的异能放进堆叠。不幸的是,即使此时能符合AP剩下的琳法拉的触发条件,但因为在游戏检查触发时并不满足,该异能并不会被放进堆叠。

小贴士: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移回战场的生物并不是可选的。即使AP希望只从坟墓场中移回一个琳法拉,并且在实战中,很多人可能也会这样做,但实际上他也必须将两者都移回战场。

 

Q:AP使用了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在他的坟墓场里有两张荒野之心塞瓦拉和两张始饥戈厄塔。他能抓几张牌?

A:首先,太古诸龙的辉煌重生将四张生物都移回战场。与前一个问题不同,塞瓦拉的异能并不具有一个以“若”开头的子句(英文牌面上以if所处的位置来区分,中文牌面上则以“若”和“如果”来区分)。因此,每个塞瓦拉的异能会触发三次:另一个塞瓦拉触发一次,每一个戈厄塔各触发一次。然后,游戏执行状态动作,每种同名传奇生物的其中一个被置入坟墓场,在这之后,六个触发式异能被放进堆叠。

当这些异能结算时,与塞瓦拉相关的两个异能显然不会导致抓牌,因为塞瓦拉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AP将要为每个他依然控制的戈厄塔的触发抓一张牌,因为“如果其力量比每个其他生物都大”在结算检查时符合条件。与被置入AP坟墓场的戈厄塔的触发不会导致抓牌,因为它们的力量和另一个戈厄塔相同,这意味着它的力量并不比每个其他生物都大。

小贴士:如果AP能够牺牲或通过其他方式在这些触发式异能结算之前移走他剩下的戈厄塔,那他可以考虑考虑,因为如此作他可以抓更多牌。在这种情况下,依然留在场上的塞瓦拉的力量将会比其他生物的都大,所以它进入战场的触发会让AP抓一张牌。另一个塞瓦拉进场产生的触发不会导致抓牌,因为留在场上的塞瓦拉和它拥有一样的力量。另一方面,所有与戈厄塔相关的触发都会导致抓牌,因为应用戈厄塔的最终已知信息决定它的力量是否比每个其他生物大。但是这个数值比其他任何一个“生物”的力量都大,因为这个描述仅指战场上的生物。因此,AP总共能抓5张牌。


规则变动

 

Q:NAP操控圣洁地脉心灵塑师杰斯。AP是否能用闪电击打杰斯?

A:可以。本次规则更新最大的一个变动就是移除了鹏洛客伤害转移规则。之前,对对手造成的非战斗伤害可以被转移到由他操控的鹏洛客身上。现在则不再如此了,因为牌手可以直接以鹏洛客作为目标。闪电击被勘误为对“任意目标”造成3点伤害,而更新过的CR则将这个概念定义为生物、牌手或鹏洛客。这个改动带来了一项功能性的变动,比如本问题中描述的情况,可以用闪电击打自己操控的鹏洛客,以及接下来这个问题所描述的情况,但这也把这部分规则变得更通俗易懂了。

小贴士:我们有一些总体的指导原则来确定哪些牌可以用来直接伤害鹏洛客(熔岩击炙热火光),而哪些则不能(进步的代价炙热鲜血)。一些牌甚至同时具有这两方面的修正!我确实可以把它们在这里都列出来,不过从实用性的角度来讲,我推荐大家不要忘记裁判的最基本技能:遇事不明查Oracle。

 

Q:我是否能用雅亚的燃焰炼狱来同时对我的对手和他操控的两个鹏洛客造成伤害?

A:你可以。当鹏洛客伤害转移规则仍存在时,我们并不能这么做。这是因为,在那时候,对鹏洛客造成非战斗伤害只能通过转移对其操控者造成的伤害来实现,而雅亚的燃焰炼狱的描述中只出现了一次“目标”一词,因此你不能选择同一个物件作为目标超过一次,于是你无法在对牌手造成伤害的同时对他的鹏洛客也造成伤害。而现在,由于你可以直接将该牌手的鹏洛客指定为目标,因此这完全可以实现。

小贴士:同一个目标不能被咒语上的某一个“目标”一词多次选择这条规则,并没有在此次更新中发生变动。因此你并不能选择该对手三次作为同一个目标而对其造成3倍的X点伤害。

 

Q:AP1与AP2和NAP1与NAP2进行双头巨人游戏。NAP1操控阿基夫监管人贝尔德。请问AP1与AP2要支付多少点法术力才能进攻?

A:如果他们够聪明的话,完全不需要。本次规则更新的另一项重大改动,便是双头巨人赛将进攻与防守的主体从队伍改成了单一牌手。因此,AP1与AP2只需要通过进攻NAP2,便可以避免支付任何法术力了。

 

Q:AP操控的孤独猴王古恩单独攻击。NAP响应其触发,对其施放令其迷惘。会发生什么?

A:在古恩的异能结算前,他的攻防成为-2/5。在决定一个效应的效果时,如果计算得出的效果为负数,除非该效应将牌手的生命值、或生物的力量和/或防御力加倍、或设定为特定值,否则该效果改为用零代替[CR 107.1b]。因此,由于古恩的异能设计将其攻防加倍的计算,且该规则的更新正是为了处理这种情况,所以古恩的最终攻防为-4/10。

 

Q:AP操控的孤独猴王古恩单独攻击。在其异能结算后,NAP对其施放低声下气。古恩的攻防会是多少?

A:将生物的攻防加倍,是通过确定其力量为X且防御力为Y,从而创造一个+X/+Y的持续性效应来实现的。这两个数值是在加倍异能结算时确定的。古恩的攻防会受到两个持续性的影响。其中之一是将其设定为0/1,而另一个则是将其+5/+5。这两个效应在副分层中按顺序生效,因此古恩的初始攻防为5/5,接着变成0/1,最终确定为5/6。

小贴士:如果古恩在施放时被增幅,则其攻防受到三个效应的影响:低声下气使其成为0/1,加倍效应使其获得+10/+10,最后其上的5个指示物会使其获得+5/+5。因此古恩的初始攻防为5/5,低声下气的效应在层7b将其改为0/1,加倍效应在层7c中使其成为10/11,最后其上的指示物会在层7d中使其成为一个不太低声下气的15/16生物。

 

Q:AP操控一个结附了心灵羁绊夜幕掠食者。如果他起动其异能且以自己为目标,他将一次性获得8点生命,还是先后分别两次获得4点生命?

A:答案是前者。现在的互斗规则特别明确了在此情况中会发生什么。如果一个生物与自己互斗,则就像与其他生物互斗一样,该伤害会同时造成。因此整个事件仅会使心灵羁绊的异能触发一次,使AP获得8点生命。

 

Q:AP操纵的蓝曙光信使被结附了潘卓欧异变。他是否可以通过支付WUBRG来防止其被牺牲?

A:不行。一个物件上允许牌手支付替代性费用来替代其法术力费用、或以其他方式影响施放这个特定物件之费用的异能,仅在堆叠上运作[CR 112.6c]。由于蓝曙光信使并非处于堆叠上,因此该异能无法运作,所以AP必须支付其正常的法术力费用。

 

Q:AP施放边境巡林者,然后搜寻他的牌库。但由于他的牌库中已没有基本地了,所以他不能展示该牌也不能将其置入手上。那他是否还需要将牌库洗牌?

A:在最近的规则更新之前, “将牌库洗牌”的动作取决于所有前述的相关动作还是仅仅与搜寻牌库有关,并没有详细的界定。现在,CR中明确指出,该动作仅与搜寻动作相关联[CR 117.12b]。

小贴士:通常来说,选择作出一个无法实现的动作是非法的。本次更新同样也明确了一名牌手在已没有基本地的情况下仍然选择搜寻牌库的合法性(你可以这么做)[CR 701.18g]。

 

Q:AP操控穆塔尼的风采,并以NAP操控的灰棕熊为目标施放终结。作为回应,NAP以灰棕熊为目标起动了奥札奇挪移体的异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A:每当一个永久物改变区域后,他将成为一个与之前的自己毫无关联的全新物件。因此,在这之后,灰棕熊成为了一个全新的物件,而作为终结的目标的永久物已不复存在。与终结试图结算时,它会因为不再有合法目标而被置入AP的坟墓场中。在老规则中,这视为终结被游戏规则所“反击”。但现在的规则中已取消了该说法。因此终结仅仅是被“置入其操控者的坟墓场中。”因此穆塔尼的风采不会触发。


方针变动

 

Q:对于历时多日的比赛,处罚累积会在何时被清零。

A:在每次划分赛程时清零。由于多场GP同时举办的周末意味着牌手可以在同一天参加两场不同的GP赛事,因此该项规定得到了进一步的说明。这意味着在第一场GP中受到的处罚不会与第二场累积。

 

Q:AP施放了一个变身生物并让过回合。在他的结束步骤中。NAP以AP场上面朝上的粗茸象族为目标施放没入狂搅。在将生物回手后,AP暂停了比赛并呼叫裁判。在离开对局桌面后,他解释说,自己施放的面朝下的牌是一张树林,而他实际想施放的则是克洛萨巨像。你会如何处理?

A:面朝下施放一张非morph牌是一个无法通过公开信息进行修正的错误。因此,AP犯下了非公开牌张的失误。通常,牌手面朝下施放一张非morph牌的处罚将会被升级为一盘负。然而,如果是牌手自己发现的错误,且在施放错误牌张后并未将任何先前未知的牌张加入手牌,则不适用于此升级。本案例便属于这种情况,所以AP可以将战场上面朝下的树林更换为手中的克洛萨巨像。

小贴士:在上一个版本的IPG中,将任何牌张加入到该牌手的手牌,即使该牌先前是已知的,都将使得以上提到的例外情况不再适用。

小贴士:如果抠字眼的话,IPG中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即使AP手中没有克洛萨巨像,而当问题发生时他的手中只有粗茸象族的话,依然不适用升级处罚。但这应该不是方针编写者的原本意图,所以我不认为这样的理解是正确的,而在将来的执法过程中,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我会和主审商量后再作决定。

 

Q:当AP在为第一盘游戏洗牌时,他呼叫了裁判并要求其检查对手的套牌。在NAP的套牌中有一张闪卡Kess, Dissident Mage弯曲得很厉害,且可以从他的套牌中与其他牌张区分出来。你会如何处理?

A:因为这是一张有记号的牌,因此NAP不能使用它。同时,因为该盘游戏尚未开始,因此NAP仍可以通过获取一张未被定性为有标记的相同牌张来替换它。不幸地是,由于Kess并没有非闪卡的版本,因此AP能够找到的其他替代品很有可能会有相同的问题。出于对这个问题的折衷解决,MTR已被修改为,当一张不存在非闪版本的牌被认定为有记号牌张时,可由主审为其制作代牌。

小贴士:若此错误时在游戏进行过程中被发现的,则因为可能通过辨识出有记号牌张从而获得潜在优势,相应的处罚为一盘负。因此,如若真有这种情况发生,裁判应当进行调查以确定AP是否有通过故意将呼叫裁判的时机推迟到游戏开始后,以使对手遭受更为严厉处罚的嫌疑。此外,裁判应当鼓励牌手们在可能有相关影响的比赛开始前,便根据本项改动采取措施。

小贴士:如果NAP的问题牌张具有非闪卡的版本,且他不能及时获取一张无记号的替代品的话,则NAP需要选择一张基本地作为有记号牌张的替代。在另一项变动中,IPG特别将荒野排除在这些可供选择的基本地之中。我们仍不知道方针小组是否会像MTR7.2和IPG3.4中那样,明确将雪境地也排除在外。

 

Q:当AP施放沃娜血欲时,他操控有10个永久物,但在NAP牺牲自己仅有的一个生物时,AP并未宣告他获得了黄金城的祝福。几个回合后,当AP操控的永久物不足10个时,他施放第二个沃娜血欲。而当NAP只牺牲了一个生物时,AP告诉对手他应该牺牲一半生物,因为第一个沃娜血欲结算时自己已经获得了黄金城的祝福。NAP则抗议假如自己知道AP已获得黄金城的祝福的情况下,上回合便不会施放自己场上的第三个生物了。你会如何处理?

A:此次方针更新中的另一个重大变动,是我们增加了一种信息 — 状态信息。它包括生命值、与牌手相关的指示物数量,以及类似黄金城祝福这样“在一盘游戏中无特定结束时间持续影响牌手的持续性效应”。状态信息必须以可见的物理方式来记录并当其发生变化时作出宣告。由于AP并没有达到以上的要求,他犯下了违反交流原则的违规并将受到警告处罚。当有违反交流原则发生且牌手根据错误的信息作出决策,则可考虑进行倒回。倒回到的时点为牌手根据错误信息作出决定的时刻。运用你的判断力并遵循IPG1.4中列出的原则来衡量作出倒回后的游戏状态是否会比保留现状达到更接近原本正常游戏进行所实现的最终状态。

小贴士:在上述案例中,滥用规则的潜在性是很高的。NAP声称假如他知道对手已获得黄金城的祝福,就会提防着第二个沃娜血欲来进行游戏的说法虽然是合理的。但也不能排除他原本并未考虑到这个结果,但想利用对手的失误来为自己创造更多优势的可能性。仔细进行调查,不但要确定是否应当进行倒回,同时也要搞清楚每位牌手对此违规的知晓程度及各自意图。

小贴士:状态信息的变化必须以双方牌手均可见的方式进行表达。最简单的方法便是通过一个特制的衍生物来表示,例如在它们相应出现的系列中印制的代表君主和黄金城的祝福的衍生物。假如牌手并未获得这样的衍生物,或是那些并不存在相应标记物的的效应(如划疵鞭手魔判官商议历传异能等等),让牌手能够认识到裁判是他们的帮助者而非监督者很重要。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假如你因为此类事件进行介入,千万记得准备好为牌手提供一种简单易行且合法的解决方式。我曾经采用过的一种方式,是在一张和牌张大小相当的白纸上,简单画上它所代表的内容,然后发给牌手使用。

小贴士: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了,所有由牌手获得的指示物现在都属于状态信息。这意味着,经验指示物现在和中毒指示物以及能量指示物一起,进入了“不可以用骰子进行记录”的大家庭中。

 

Q:AP用迅咒法师攻击,NAP将天界柱廊变成生物并用其阻挡。战斗阶段结束后,AP起动心灵塑师杰斯的+0异能,而NAP则将天界柱廊移回到自己其他的地当中。在将两张牌放回牌库顶后,AP思考了几秒钟并让过了回合。当NAP重置自己的永久物时,AP叫停了游戏并呼叫裁判。在离开对局桌面后,AP告诉你他通过杰斯的异能抓到一张最高裁决,但因为NAP的场面上并没有生物,所以没有施放之。AP表示如果NAP当时没有把天界柱廊“藏到”其他地中间的话,他原本会施放最高裁决的。你会怎么处理?

A:作为另一项新改动,因非常规的牌张摆放导致对手决策错误的行为同样会导致违反交流原则的判罚,这项改动将之前版本中仅针对视频转播时的摆放规则运用到默认的所有比赛当中。该摆放标准的其中一条便是,“若该永久物同时也为生物(例如战场上有器械进击时的神器,树灵乔木,或当前是生物的树顶村落),则其必须摆放在非地区域。牌手不得使用其他牌来故意遮挡战场上任何区域的永久物。”因此,AP声称NAP将天界柱廊移回其他地中间的行为影响到了自己的游戏决策,在一定程度上时合理的。由于其违反了MTR第四章中的相关规定而导致对手决策错误,NAP将因为违反交流原则的违规吃到警告处罚。可以考虑通过倒回来进行修正。倒回内容为,将NAP的永久物回复横置状态,并将游戏的时点回到AP的战斗后主阶段当中。

小贴士:牌张摆放规则虽然是强制默认的,但牌手可以在达成共识的前提下,出于让游戏状态更为清晰的目的对其作出改动。举例来说,如果一名牌手操控一套发掘或是风暴套牌,从保证游戏状态清晰的角度来说,不同于默认的摆放方式可能更为合适。

小贴士:未能维护游戏状态是在牌手未能及时指出游戏行动失误时才会获得的违规判罚。违反交流原则属于比赛失误,所以在本案例中给予AP未能维护游戏状态的判罚是不合适的。

小贴士:调查技巧在执行任何倒回修正时都是十分重要的,但在涉及违反交流原则额的倒回中尤甚,这是因为这种情况的倒回,可以从事实本身令牌手注意到有关游戏状态的新信息,从而当游戏状态被倒回后继续进行时对其产生一定的破坏作用。从前述个案的角度出发,我会支持倒回的处理,但我也同样可以选择不这么做。以下是我会询问牌手(离开对局桌面)的一些问题,以帮助我确定做出何种选择:

  • 你为何要在有天界柱廊的情况下用迅咒法师进攻?
  • 你通过杰斯抓到并放回去了哪些牌?
  • 你为何要选择横置5个地并使你的天界柱廊暴露在对手可能拥有的去除咒语面前,仅仅为了少受2点伤害?

了解牌手的思考过程及游戏计划,对做出合理的倒回决定至关重要。

小贴士:也许NAP的违反交流原则违规还影响到了AP通过杰斯的异能放回去牌张的选择问题,但我不太会愿意将游戏的时点倒回到那么远。虽然并不一定有可能,但也许AP已经因此获得了原本不应获得的重要信息,并因此改变他的决定。在得知NAP并没有在自己回合结束步骤中施放瞬间咒语的意愿后,云散这类的条件性反击咒语的价值将降低,而费用更高的瞬间咒语,类似地下指命汹涌巨械这样的,价值则会变高。出于这些情况的考虑体现出一名裁判对一个赛制熟悉程度的重要性。

 

Q:桌面牌张布局摆放的规则有哪些?

A:以下为一些实用的条目,具体详见MTR4.6中的全部规则。

  • 你的地牌应当摆放在离你最近的地方,而你的非地牌则应当在相对较远处集中摆放(也就是相对更靠近你对手的方向)。
  • 对于非生物永久物而言,若其用途与地区域或非地区域有合理联系(如蛋白玛珂花之毯等),则此永久物便可放在对应区域,但此摆放以比赛工作人员判断确属清晰为限。然而,若该永久物同时也为生物(例如战场上有器械进击时的神器,树灵乔木,或当前是生物的各种变人地),则其必须摆放在非地区域。牌手不得使用其他牌来故意遮挡战场上任何区域的永久物。
  • 与其他牌永久物相结附/装备的牌(灵气、武具等)应当清晰地与其相结附/装备的牌放在一起,不论他们现在所在何处。
  • 牌手的牌库、坟墓场与放逐区应当位于战场的同一侧,且该牌手的坟墓场与放逐区应当与其牌库相邻摆放。
  • 如果某张牌遭某个永久物放逐,且该永久物有方法利用所放逐的牌执行额外动作(逐令僧侣等时权杖奢华领主贡提重获自由的卡恩等),则所放逐的牌应与该永久物保持接触。
  • 未横置的永久物都应朝向其操控者。允许牌手暂时倒转牌张协助记忆(修索林共生体被拘留的永久物等)。

在这里重复一下,以上的摆放规则均为默认原则,在牌手达成共识或是赛事组织者有所要求的前提下,可以不完全严格执行。

 

Q:AP1为了赶上自己的航班,因此需要在团队赛事4强的第一轮比赛中离去。AP2与AP3是否可以在他缺席的情况下继续比赛?

A:在最新的MTR中,特别指出了如果团队中的一名牌手自比赛中退出或被取消资格,则整支队伍都将退出比赛[MTR 8.2],因此严格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行”。但是,除非一名牌手在一整轮比赛中都未出现,否则他是不会被自动退赛的,所以AP2与AP3应该可以被允许完成他们当前这轮的比赛。


原文:Dominaria New Set Digest

作者:David Elden (发布于2018年5月4日)

翻译:吴振宇、王人可、李思扬

校对:李思扬、王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