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农民起义啦!

我实在搞不清,到底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的那件事才使得邻居们如此激愤。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反抗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这不仅是因为乙太之乱的发售。很显然,邻里们已经受够了我们这么多年调戏,终于揭竿而起要讲我们驱逐。他们拿着草叉,镰刀,斧头,和其它农具(这看起来很奇怪,因为他们不是农民。他们从哪弄来的这些?)在我们门前作响,要求我们出去。不幸的是,我们的门很坚固(因为我们有一只灵俑/猴子。当然了,门差点坏了),而且我们觉得如果再有一两个小时的话,他们就会累的走掉。但是,与此同时,因为我们哪也没去,所以可以趁机回答一些规则问题!

 

记住,如果你有任何规则问题,欢迎联系我们。我们可能会在将来的文章中使用你的问题。如果你有短问题可以用少于140字回答,你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或者如果你有任何长于140字的问题,你可以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

 

 

分割线

 

Q:我能从坟场里启动使命感的异能吗?

 

A:不能。使命感的异能,正如大多数异能一样,只有于使命感在战场时生效,而非在坟场或者其它区域。因为使命感没有额外的叙述,所以你只能从战场上启动异能将它移回手上,而非从坟场。

分割线

Q:我有执政院缉捕结附于一个对手的生物。我对手施放贪婪烈焰,目标我的生物和我。执政院缉捕的异能是否会触发强制他指定自己生物为目标?

 

A:不会触发。执政院缉捕只在对手施放单一目标的咒语时触发。贪婪烈焰有两个目标,而非一个,所以执政院缉捕不会触发,也不会强制你对手将目标改为他操控的生物上。

分割线

Q:我施放除役目标我的自动机衍生物。我能获得三点生命吗?

 

A:你会的。你遵循除役上的印刷顺序来执行引导。首先,你消灭目标神器或结界。然后,除役检查看到你操控的永久物离开了战场。因为自动机刚被消灭,所以你满足了除役的条件,所以你会获得3点生命。

分割线

Q:我有绿环解放者在场,而且没有激活反抗。我施放杂耍计略目标解放者。它回来的时候是否会获得两个+1/+1指示物?

 

A:它会的。计略会放逐再移回解放者。在解放者移回战场时,它会检查这回合是否有你操控的永久物离开过战场。解放者自己就算数,因为它从战场被放逐,所以当解放者回到战场时,它会带有两个+1/+1指示物。

分割线

Q:我施放耶赫尼的专才,然后其免费咒语是永生抗军耶赫尼。我的耶赫尼是否会由于对手生物死去获得+1/+1指示物?

 

A:不会。为了让耶赫尼的异能触发,当对手生物死去时它必须要在战场。但是耶赫尼现在还在堆叠中,等待结算,而状态动作会在专才结算后杀死对手的生物。所以耶赫尼不会因为对手的生物由于专才死去而得到指示物。

分割线

Q:在上个问题中,如果通过耶赫尼的专才我不是施放永生抗军耶赫尼,而是施放邪异进化。我能牺牲一个将要由于专才死去的生物来支付进化的费用吗?

 

A:可以。状态动作在耶赫尼的专才结算中不会检查。任何防御力小于等于三的生物此时还没有死去,所以在你施放进化的时候它们依然在战场上。你可以牺牲任意一个将要死去的生物给进化。

分割线

Q:我施放金工巨像,减了很多费,只用了两费施放。我对手想用异态归真消灭它。他能这样吗?

 

A:不能,这是不合法的。无论你施放巨像时实际支付了多少,它的总法术力费用保持不变——11。因为11不小于等于三,所以巨像不是归真的合法目标,即使你施放巨像时支付了三点或更少的法术力。

分割线

 

为了安全着想,请呆在暴民的后面。

Q:我有五个能量,然后施放绿地狂象。我能选择不支付两点能量,将它移回手上吗?

 

A:不能。当触发式异能结算时,如果可以,你必须要支付两点能量。支付两点能量不是可选项。因为你有至少两点能量,所以你必须要支付,让狂象留在战场上。

分割线

Q:我有扑翼机在战场,让后给它结附泰兹瑞之触。它是否还有飞行异能?

 

A:是的!泰兹瑞之触只是让神器变成生物,并将它的基础力量和防御力设定为5/5。它没有说移除神器具有的异能,所以异能会保留。将泰兹瑞之触结附给扑翼机意味着你现在得到了一个5/5飞行的神器生物。

分割线

Q:我有乙太厂奇械在战场,然后施放第二个乙太厂奇械。因为传奇规则我要牺牲掉一个奇械,那么我会因此获得多少个能量?

 

A:你会获得两个能量。留下来的奇械会看到另一个奇械进入坟场。而那个奇械也会看到自己进入坟场,所以它也会触发,这意味着你会获得总共两个能量,每个奇械给你一个。在你只有四个能量,想要再多一点点来启动器械的时候,这个小技巧还是很实用的。

分割线

Q:我用整修自行弩炮放置进场。我能启动弩炮的异能给它放一个+1/+1指示物来挽救它吗?

 

A:不能。在整修结算之后,你获得优先权之前,状态动作要检查。因为弩炮上没有任何指示物,所以它的防御力为零,弩炮在你得到机会启动异能前会死去。

分割线

Q:我只有一个生物在战场,我对手使用送入虎口目标为我。我能使用防御全开挽救我的生物吗?

 

A:你不能。送入虎口目标为牌手。它不指定要被牺牲的生物或者鹏洛客。你可以任意响应送入虎口来施放防御全开,但是因为你的生物没有被指定为目标,加上避邪异能也不会挽救它。你依然要牺牲你的生物。

分割线

Q:我有启迪塑像和另外一个神器在战场。我能横置两个神器施放歪曲厉嚎吗?

 

A:你不能。拼造只能让你横置神器来支付咒语施放费用中的通用法术力。它对厉嚎中的无色法术力要求束手无策。你可以横置一个神器来拼造它,但是你依然需要一点无色法术力。

分割线

Q:我有团结呼声在战场,然后掩袭施放寇安甘族侦卫。假设这回合没有其它东西离开战场,我能堆叠我的触发,让侦卫先回到我手里,然后触发团结呼声获得指示物吗?

 

A:不能。团结呼声的异能是一个如果条件异能,这意味着它只会在条件满足时触发,也就是在结束步骤开始时,一个你操控的永久物离开战场。这是掩袭生物正要离开战场,但还没有实际离开,所以呼声的异能不会触发,它不会得到指示物。

 

分割线

暴民暴民暴民!

Q:我对手用展区守卫放逐了我的虚空塑师列施蜜。我有第二个列施蜜。我对手使用[card]奥札奇挪移体的异能闪动了守卫。在传奇规则生效前,我能知道对手打算用守卫的异能放逐哪个列施蜜吗?

 

A:不能,而且恰好相反。在挪移体的异能结算后,展区守卫异能进入堆叠前,我们要检查状态动作。因为你有两个列施蜜在战场,所以你必须要选择保留一个,然后另一个要进入坟场。在我们选择完后,我们再将守卫的触发异能放入堆叠。因为现在只有一个列施蜜在场,所以你的对手可以用守卫的异能放逐剩下的列施蜜。

分割线

Q:我施放欧祝泰的指命,用第一个模式目标我的监察长巴罗,并且用第三个模式目标我对手的生物咒语。巴罗的异能会触发吗?

 

A:它会触发!当你结算指命的时候,你遵循卡牌的印刷顺序执行引导。第一件事是当指命结算时你将巴罗移回战场。然后我们反击掉在堆叠中的生物咒语。因为在生物咒语被反击的时候巴罗在战场上,所以它的异能会触发,你可以通过以能掠夺一次。

分割线

Q:我对手有五个神器在场。我施放放出怪灵,目标五个神器。作为响应,我对手施放Retract(回撤),将他所有的神器移回手上。放出怪灵会怎么样?

 

A:当放出怪灵要试图结算的时候,它会检查来确保目标是合法的。但是,当它检查五个目标的时候,它会看到全部五个目标都是非法的,所以咒语会被反击,任何效应都不会发生。你不会得到衍生物。

分割线

Q:如果我施放放出怪灵的时候目标五个对手的神器,和一个我的神器呢?

 

A:嗯,这样的话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时候当放出怪灵结算的时候,会剩下一个合法目标:你自己的神器。因为还有至少一个合法目标,所以放出怪灵会尽可能的结算,你得到X个衍生物,这个X会基于你施放时的选择。因为X为6(五个对手的神器和一个你的神器),所以你会得到六个衍生物。

分割线

Q:我有万和琴在战场,还有一个城邦神厄芳拉。在我之前一回合,我使用了骁勇堡执法者。我能通过厄芳拉抓多少张牌?一张还是两张?

 

A:一张。万和琴的异能只会在生物或神器进战场触发时生效。看起来厄芳拉满足这个条件,但实际不是:它是一个维持开始触发,触发条件基于上回合发生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个维持触发,厄芳拉的异能只会触发一次,而不是两次,即使你有万和琴在战场也一样。

分割线

Q:我对手施放受控闪电目标我的2/2生物,然后我询问他要花费多少能量。他说他要支付两点能量。现在我再使用华饰之威拯救我的生物是否已经为时已晚?

 

A:是的。正式比赛中有一个简化过程是,如果你询问对手关于对手咒语结算的选择,那么就假设你让过优先权回到对手,并且让他的咒语结算。因为你询问了对手要支付多少点能量,而支付多少能量是在闪电结算的时候决定的,所以你已经错过了你可以响应闪电的几回。如果你想响应闪电,你要做的是闪电结算前,知道你对手要支付多少点能量之前来响应。

 

要注意的是,如果牌手在施放时宣告了要支付多少点能量(“我施放受控闪电,对你的生物造成两点伤害”),这样的话情况会有所不同。这是你的对手给了你本不需要给出的信息,这样会让他们的咒语锁定在那个数值,除非你选择响应。但是如果你响应,那么你的对手就不会被锁定在那个之前选择的数值(并可以在结算时选择支付更多或更少的能量)。

 

嗯,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我们下周再见!

 

分割线

 

原文:The Peasants are Revolting!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